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纯白之骑士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纯白之骑士

作者:第七重奏01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纯白之骑士


“啊,是吗?已经走了。”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艾鲁法西亚离开的第二天了。


那小萝莉,下手还真不留情啊,足足让我昏i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莫非是临走时的愤怒一击?


靠坐冰墙上,好长一段时间,我抬头望着眼前的光芒,久久不语。


身旁陪着我的是黄段子hi女,也是她告诉我后面发生的事情。


至于眼前这片……我还是先说说我们现的处境吧。


这里依然是那出冰之山谷,据洁u卡说,艾鲁法西亚解开封印的时候,曾经以为会崩塌掉,可是事实上,这里数十万年的冰层,很好的经受住了考验,虽然已经到处都是裂缝,却依旧耸立。


离我们数千米远,冰之山谷的中心,那个封印神器残片所的祭坛上,冰柱已经被艾鲁法西亚打破,只剩下一片茫茫的,和天地连接的白e光柱。


阿尔托莉雅昨天进入了光柱之中,到现还没有出来,到是出乎我们意料,原来神器传承不是“咻~”一下就能完成的呀。


阿尔托莉雅还光柱里接受传承,我和洁u卡自然只能这里扎好帐篷,做好等待十天半个月的准备,食物经过四个月的消耗,尤其是完全属于多余的贪吃食客——艾鲁法西亚小萝莉的存,已经快没了。


如果阿尔托莉雅晚个几天完成传承,可能将有幸看到我和黄段子hi女饿的天昏地暗,神志不清,架着锅子煮皮甲和皮带的犀利景象。


其实德鲁伊还有一个好处,实饿的没办法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弄锅乌鸦肉汤什么的……


我可不会担保味道怎么样。


无聊啊。


呆呆的抬起头,瞭望者光柱头,偶尔有时候会想,这里说的好听一点是山谷,但仔细想想的话,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高高竖起来的长方体纸盒子空间罢了。


呆里头,四面冰崖高的连天空都看不见,比青蛙还不如,至少它坐井观天还能看到一片蓝天,如果一辈子这里生活,怕是天空是什么模样都不会知道。


明明昨天还是把这里当做世外桃源的,一下子就腻味了么?


还是说,仅仅是因为某个小萝莉不了?


叹了一口气,我再次托着下巴,神游物外,陷入蛋蛋的忧伤之中。


结果,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什么都无法阻挡。


或许人妻骑士和熊灵小萝莉说的对,我只是个任ing的家伙罢了,雪莉尔离去时也好,艾鲁法西亚离去时也好,我都无法放开,以至于让她们离去的时候,还带着些许的操心,无法完全绽放出解脱的笑容。


不过爱撒jia什么的,我可绝对不会承认,我只不过是比正常的救世主任ing些罢了,这是经常自称伪救世主的原因之一。


纤细温润的小手,轻轻落我头上,温柔抚着。


是坐旁边的洁u卡。


正向这边投过来好不加掩饰的温柔和担忧目光。


真是的,这时候别管我就好了,让我一个人这里怨念画圈圈就好了。


这么温柔的对待我,不是会让我加想要任ing吗?加想要不顾一切的哭出来吗?慈母多败儿听说过没有,惯坏了我这个救世主,你可就是暗黑大陆的罪人了。


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这笨蛋hi女,流u出变本加厉的温柔,甚至再也不顾光柱里面接受传承的阿尔托莉雅,很有可能是清醒状态,并且留神到我们的一举一动。


这背着主人偷情的小hi女,就这么凑过上半身,干脆利落的将我一拉,搂入了她那温柔乡之中。


搂后面的小手,我的背上轻轻拍打着,宛如母亲安慰自己的孩子一般。


啊,多么柔软,多么温香的感觉啊。


仅仅瞬间,冰冷的身心就温暖起来了。


反手搂住洁u卡,我蹭着脸,加深陷的埋入她的温柔ing怀之中。


“抱歉了,洁u卡……”


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不好,果然是被她们惯坏了,又想任ing了。


“殿下说什么呀?”


洁u卡轻轻叹了一口气,温柔的轻抚拍打着我的后背,不知为何,明明看不见,我却能想象到,她的脸上,此时一定是满含着包容一切的笑意。


“我可是……你的贴身hi女哦。”


可恶,明明是个小家子气的hi女,明明平时就没过除了暖huang以外的贴身hi女义务,反而是一个劲的吐槽我这个主人。


却偏偏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又是想让我出丑吗?这笨蛋hi女。


但是……


“知道就好,你可是我的贴身hi女,这是优先的身份,可前往不要忘记了。”顿了顿,我坚决无比的说道。


“所以,以后,绝对不许离开我,知道吗?”


想起洁u卡曾经说过,等阿尔托莉雅成熟起来,再也无需她们守护后,第二代十二骑士,也将会效仿第一代般,用自己的生命,继续将十二骑士传承下去,我心里就不由的一紧。


“……”


“……”


良久的沉默。


“我的决心……”终,洁u卡缓缓开口。


“我们的决心,是不会改变。”


“但是……”


顿了顿,她背上轻轻抚的小手停下来。


“如果殿下能阻止的话,就管来吧,我可不认为我们会输,哪怕加上女王陛下。”


“当然会的,笨蛋,到时候就将你绑怀里,看你们怎么yin谋得逞。”对于洁u卡她们的固执,我回以恶狠狠的回答。


“哼哼,有意思,我们十二骑士,和笨蛋亲王加女王陛下的对抗吗?或许会变得非常有趣也说不定。”这笨蛋hi女,竟然这种严肃话题上没心没肺的兴奋起来。


“别叫我笨蛋你这笨蛋hi女,还有,我和阿尔托莉雅,绝对会把你们打的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我也顾不得斯文用语,十分霸气的就放出话来,虽然完全无法想象十二名国e天香的美丽女孩,落花流水,屁滚尿流的模样。


“嗯哼,区区一个笨蛋亲王。”洁u卡鼻子里发出不屑,举止却十分温柔的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我。


“如果……我是说如果,虽然连亿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如果亲王殿下真的能够做到的话,到时候,我就嫁给殿下吧。”


“什么?”我从怀里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洁u卡。


这是真的?一直连我们的关系都不愿意公开,只能冠以偷情前缀的洁u卡,愿意堂堂正正的嫁过来。


“买一送一,和卡u洁一起哦。”


“哦哦哦——!”


鼻孔喷着气,突然感觉动力增加了三成。


“果然对卡u洁抱有觊觎之心,想要玩……想要玩双胞胎的羞耻游戏吧,你这禽兽亲王!”


冷不防原来是个陷阱,只见洁u卡气呼呼的搂住我的脖子,刚才温柔的动作也不温柔了,直接就给我一个十字锁颈,勒得我死去活来。


差点就渡过了那条河,和不断向我招手的奶奶见面了。


天大的误会啊,我和卡u洁只不过是泛泛之交,真的只是男人正常反应而已。


好不容易从游了一半的位置游回来,我大口喘着气,目光略认真的看着这黄段子hi女。


大概是因为雪莉尔和艾鲁法西亚的关系,我现格外迫切希望和她建立一种不会随意离去的羁绊。


“卡u洁我不管,但是那句话我可记住了,到时候你可要履行。”


“想的倒霉,你这笨蛋,变态,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这可恶的hi女,朝我做着鬼脸。


但是接着,泛红着的俏脸,又凑了上来,我的额头上轻轻抵着,低声jia羞的道。


“就算真的到了那种时候,大不了,也就给你这大笨蛋,大禽兽做一辈子的偷情hi女,好不?”


“也好。”


我沉思片刻,眼看这hi女的确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种设定。


莫非这笨蛋hi女,偷情偷上瘾了?


“和卡u洁一起的偷情hi奉怎么样?别看她那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其实加害怕寂寞,如果撇下她一个人的话,说不定会躲房间角落里哭鼻子,怎~么~样,我~的~好~殿~下?”


洁u卡笑意盈盈的看着我,神e之间,流u出u媚入骨的jia艳妩媚。


“抱歉,我不是那种人。”我大义凛然的发出一声轻哼。


上了一次当我还会上第二次当吗?太小看我的智商了混蛋!


“是吗?真是太可惜了。”


“一点也不可惜,我不是那么yin乱的人。”


“莫非我以前误会亲王殿下了?”


“一直误会,从未被理解。”


“我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沉默片刻……


“呐,亲王殿下,我和卡u洁生下来的孩子很有可能也会长得一模一样,到时候该怎么办好?”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一个留长发,一个留短发,一个叫沙u莎,一个叫利特丝好了。”我脱口而出。


“诶~~还真是个好办法。”


“是吧,哼哼。”


“是呢,呵呵呵~~~”


“哈……啊哈哈,那个……今天天气真好啊……”


“禽兽!”


冰之山谷内,响彻着咔嚓一声,什么断裂掉的声音……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自艾鲁法西亚消失,阿尔托莉雅进入光柱以后的第三天。


正中央那条巨大的光柱,依然没有消停的迹象,一如既往的散发出强烈b动,让我怀疑这次传承,该不会真的要持续了十天半月。


食物还有一点,到不用太担心,再说了,冒险者还能真的被饿死不成?


就是这里等的慌,而且不知道身处光柱里面的阿尔托莉雅的状态,也不敢和眼前似乎唾手可得的jia媚动人的黄段子hi女,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哪怕夜晚睡帐篷的时候,我们也是规矩无比,大不了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发现这爱粘人的笨蛋hi女,钻到了自己怀里罢了。


雪莉尔和艾鲁法西亚留下的悲伤,经过洁u卡这三天的治愈,也都差不多压了内心一角。


路还得继续走下去,正因为已经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人,所以不能再失去多,所以才要加坚强和努力的活下去,将微笑留给想要保护的人。


话说回来,这真的是治愈吗?我真的被这黄段子hi女治愈了吗?


我的记忆力,怎么只记得一些被无穷无的吐槽以及黄段子淹没的片段?


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打了一个哈欠。


“别动。”


近眼前,连呼吸出来的,气息都打彼此脸上距离,我和洁u卡两个面对着面。


别误会,可没干什么不正经的事情。


只不过是这黄段子hi女,看我的胡渣长了,一时人妻属ing爆发,非要帮我刮掉不可。


家里人生日,要准备,要一起吃蛋糕祝福,花了不少时间,小七稍后会继续补完,请大家见谅。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