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背后的影子安达利尔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背后的影子安达利尔

作者:第七重奏01 返回目录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暂时来说,这些就是我们现在的全部力量了,当然,如果遇到危急情况的话,可以紧急召回在外的冒险者们,我想战斗力还能增加个一成左右。”


“在外的冒险者那么少吗?”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如果是在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在城镇的冒险者和在外历练的冒险者,这两者之间的比例一般是在一半一半之间,也就是说,假设能够将历练冒险者全部召回的话,城镇区域的冒险者战斗力瞬间就能增加一倍甚至以上。


“凡长老刚来这里,可能有所不知,第三世界外出历练的方式,不再是以冒险小队的方式,而是以冒险团体的方式。”伊兰雅不慌不忙的给我说明道。


“嗯,这个我略知道一点,就是几个冒险者小队之间组合起来,共同历练对吧。”我点了点头,心里立刻想到图拉科夫,萨绮丽,以及达迦三人为首的组合。


在第三世界,冒险者小队的存在并不是直接被抹除了,怎么说也是共同历练了几十年,好不容易到达第三世界,曾经生死与共,曾经性命相托,队友彼此之间的亲密和信任,甚至胜过亲兄弟姐妹,哪可能说拆伙就拆伙。


所以在第三世界,冒险者仍然是以冒险者小队为单位而活动着,组成类似一个小家庭的存在,只不过冒险者小队不再适合第三世界的战斗,所以在此之上,又组合成了新的冒险者团体。


一个冒险者团体,通常是由三到五个冒险者小队组成,并且这个团体并不是固定的,可能这一次和甲乙两个冒险者小队组合,下一次和丙丁两个冒险者小队组合,这样的机制,使得冒险者的战斗力结构更加灵活多变。


也不用担心这样频繁更换,所产生的小队之间的配合问题,因为地狱势力时不时都会来侵扰一番,大家早就在这样的集体防御战之中,磨练出了一定的战斗默契,所以我一开始就曾经说过,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更像是一个大集体,大家庭。


图拉科夫,萨绮丽和达迦的十多人组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应该就是由三个冒险者小队组成的冒险者团体,而且这个冒险者团体比较稳固。


“是的,因为第三世界的怪物实体,一旦数量组合起来,便具有【势】的恐怖效果,单独一个冒险者小队的话,很难抵抗得了大量怪物所形成的【势】。”


伊兰雅也提到【势】这个熟悉的字眼,而且它居然还是使得联盟放弃冒险者小队的传统历练方式,改为以冒险者团体为单位的罪魁祸首。


如果有机会的话,还真想感受一下那些怪物散发出来的势,究竟有多么强大,虽然曾经在神诞日士兵集结的时候感受过,数万名士兵散发出来的势,就算如我和卡


洛斯他们的领域强者,也感受到了一定的压迫力。


而那些士兵的实力,大部分还不如第三世界的一只普通沉沦魔,所以可以稍微想象一下,如果是同等数量的沉沦魔大军,散发出来的势将是何等恐怖,恐怕就算变身地狱格斗熊都难以抵抗。


这个不寒而栗的结论,让我立刻就放弃了到达第三世界以后,去一睹给自己爆落了人生之中第一件金色装备的大土豪毕须博须的真容的打算。


不说毕须博须很有可能也是世界之力境界实力,并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就是它身边的沉沦魔大军所形成的势,恐怕不等我看到毕须博须的模样,就已经被这股势给压趴下了。


总结以上对于【势】的想法,可以汇集成一句话——论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重要性,只有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才能削弱【势】对自己的压迫,才能真正到达于万军之中取首级,如同探囊取物的最基本条件。


“对了,这和刚才的问题有什么联系?”我终于发现已经严重跑题了,于是杀了一记回马枪。


“是的,凡长老,正因为是以冒险者团体为单位外出历练,所以统计起来也更加方便,到目前为止,备案上登记的外出冒险者团体,一共有九个,一百六十二名。”伊兰雅说着,将一个本子递给了我。


“因为最近地狱势力的异动,在重重包围圈之下,外出历练的冒险者团体只剩下这几个,在昨晚的欢迎会上,您所见到的冒险者,已经是营地的九成以上。”


一边倾听着,我快速的翻了翻本子,在名单上扫了一眼,便递回给伊兰雅。


反正上面的人一个也不认识,看多无用。


“那些独来独往的强者,虽然数量可能不是很多,但是拥有绝对的实力,不能指望一下吗?”我又问道。


“话是这样说,我猜那些大人们,恐怕大部分也察觉到了现在的异况,如果营地真的出现危机,很有可能会回来援助,但这些都是不可预知因素,所以可以期待,但不能依赖。”


“这些家伙……**独行也就罢了,好歹偶尔回来营地来露个脸,让我们安心一下,真是的。”我叹了一口气,摇头晃脑道。


这些家伙啊,翅膀硬了,飞得高了,就忘记组织了,当初真应该给他们的脖子套上狗项圈。


“感谢你的说明,伊兰雅统领,现在能说一说敌方的情况吗?”顿了顿,目光重新落到了地图上面,那些赤红色的小叉叉显得格外让人不爽,真想一口气抹掉。


如果有这个实力的话……


“是的长老阁下。”伊兰雅应了一声,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棒,继续在地图上比划起来。


“凡长老请看,这就是地狱势力的包围圈,其中离营地最近


的点只有不到一百里,这个包围圈中以冰冷之原方向的最为密集,反之则是比较稀薄……”


伊兰雅显然是在这上面下足了功夫,一番话说的条条有理,层层深入,听的我不断点头,心中逐渐构建出了一个包围圈的大致模型。


“敌人的类型和数量怎么样?”我关注到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包围圈之中的怪物种类,以沉沦魔和腐尸这两种低级的怪物为主,参杂着一部分的硬皮老鼠还有堕落罗格,这两种稍微难缠的敌人。”


“也就是说,这次的怪物控制在了冰冷之原,莫非是毕须博须在背后作乱,或许还有尸体发火?”


我沉思片刻,不大确定的猜测到,如果自己的记忆没弄错的话,沉沦魔,腐尸和硬皮老鼠,这些怪物在鲜血荒野就有,而堕落罗格以及堕落罗格弓箭手,则是成群出没在冰冷之原,以那里为主要据点。


冰冷之原是毕须博须的领地,同时,毕须博须也是这些沉沦魔的控制者,而尸体发火则是鲜血荒野的领主,腐尸都听它的命令,所以,我才做出这样的猜测。


在第三世界,每个小boss都有自己的领地,互相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从属关系,谁也别想命令谁,它们的上司只有一个,那就是霸占了大教堂,位于里面墓穴四层宫殿的大魔王安达利尔。


“观其怪物类型,的确可以这样判断,是很少见的两位领主联合攻击。”伊兰雅点点头,赞同我的判断,但是接着,她脸上的担忧之色一闪而过。


“本来以为是这样,可是就在今天早上,根据侦查人员带回来的消息,在包围圈外层,开始出现了零星的骷髅兵。”


“什么?”


怎么消息不但让我吓了一跳,连拉斐尔她们也露出惊色,因为是今天早上才传来的消息,她们估计也是现在才知道。


“骷髅兵……莫非是又有另外一个势力插手了?”拉斐尔喃喃自语着,谈及这次怪物异动时,总是自信满满的神色,现在也浮现出了一股微弱的不安。


虽然在冰冷之原的洞穴里面就能遇到零星的骷髅兵这种怪物,并不能十分肯定判断包围圈之中骷髅兵的身影的出现,是有第三个领主势力参与进来,但是这种状况,并不容我们如此乐观的想象。


“如果第三方势力参加的话,那就难办了。”拉斐尔叹了一口气,眉头微微蹙起。


“拉斐尔大人,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有点不明白,虽然出现了新的敌人,但老实说,骷髅兵的战斗力不比沉沦魔强多少,在罗格营地区域也是属于炮灰角色,即使这表明了有第三个势力参与进来,也不必如此忧虑吧。


就算把最坏的情况算上,参与这次包围的有三大势力


,三大领主,而且这三大领主都是世界之力境界,各自率领着它们的小弟同时向营地进攻,我们也不是束手无策,大不了就向天使族发出求助,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厚着脸皮这样做了,三个世界之力境界的领主,对于营地来说的确是不小的冲击,但是对于天使族而言却算不上大问题。


“小小吴,你有所不知。”拉斐尔轻轻摇头,神色前前所未有的凝重。


“的确,就算是有第三势力掺入,对营地来说也并不是太大的威胁,但是必须要看到三个势力的背后,刚才伊兰雅也说过吧,两位领主联合攻击已经十分少见了,如果有第三位领主加入,那么很可能说明一件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这次的异动,有安达利尔在背后搞鬼?”我很快反应过来,骇然道。


“没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样,也只有安达利尔的命令,才能让三位领主联合起来。”拉斐尔一脸不安的点着头,下意识的又咬起了拇指。


“如果只是安达利尔的一次心血来潮之举还好,如果不是,如果她亲自压阵的话,到时候,别说我们联盟,恐怕对天使族都会手忙脚乱。”


“安达利尔以前干过这种事吗?亲自率领大军进攻营地。”我好奇问道。


“嗯,不过最近一次是上百年前,根据记载,那一次,我们联盟和天使族都付出了不少的伤亡,才算堪堪抵挡下来。”


“也就是说,如果这一次安达利尔也亲临战场,再加上大魔神巴尔在哈洛加斯牵制的话,我们可能面临着很大的危机?”


我的神色也在顷刻之间骤变,心底发慌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第一次来到第三世界,就要面对一个魔王和一个魔神这样的敌人了吗?任务难度调的太高了吧,相比之下,疯狂死亡模式都弱爆了。


“如果大魔神巴尔出手了,那到还好。”拉斐尔出奇的这样说道。


“为什么?”


“不是还有那位大人吗?三魔神出手的话,它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拉斐尔指了指头顶。


“五……咳咳,你是说泰瑞尔大人吗?”


好险,差点就将泰瑞尔的外号给爆出来了,私底下说说没关系,但是在重要场合,还是管着点嘴巴比较好,毕竟对方也拯救过联盟好几回了。


拉斐尔显然是看出来了我的小口误,喊着笑意的美目轻轻瞪了一眼,然后点头,神色复又沉重起来。


“既然不担心大魔神巴尔出手的话,只有安达利尔一个,我们加上天使族,也不用太过担心吧,现在的联盟,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联盟了。”


“的确,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还不至于那么担心,但是小小吴,你似乎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我一时困惑……


“忘记了,比起一百年前,现在的安达利尔背后,站着贝利尔的身影,安达利尔的力量,的确还不足以让我们畏惧万分,但是贝利尔……说句难听的,就算它什么都不做,只是窝在那里睡觉,对我们,乃至对天使族而言也是巨大的威胁,阴谋魔王的名声可不是白给的。”


“贝利尔……”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内心的杀意多过于恐惧。


这混蛋,对我做了绝对无法饶恕的事情,现在它就在第三世界,和自己同处一片天空之下,感觉是如此的接近,如果有这个能力的话,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操上一把剑,将它给圈圈叉叉了。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将这股不理智的情绪埋藏在内心深处,然后,把前前后后获得的信息,都放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


“话说回来,这次怪物异动的原因……大家还记得吗?”我忽然出声问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忽然问这样的问题,但拉斐尔还是很有耐心的解释起来:“消息并不是十分确定,根据最初的异动现象判断,好像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


“也就是说,现在找不到了,或者已经找到了,于是安达利尔干脆因势导利,将矛头转一个弯对准我们营地?”


“暂时只能这样猜测了。”


“看来,似乎可以以这个信息为切入点,大家认为怎么样?”想了想,我一拍手心。


阿卡拉这次让我过来,说的难听点,就是充当搅屎棍的角色,打破现状迷雾笼罩的现状,无论地狱势力想做什么都好,总之将它们的目的手段逼出来,这样才能打破僵局。


但是阿卡拉并没有告诉我,也不可能告诉我该怎么做,现状,【地狱势力在寻找着什么】这个线索,让我眼前为之一亮,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如干脆以这个线索为切入点,顺藤摸瓜,说不定以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以及准悲剧帝光环的威力,能够摸到点什么。


“这到是个好主意。”大家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赞同之意,目前为止,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在行动之前,小小吴,你还是得先熟悉一下第三世界的战斗。”“其实我一个人也行……”察觉到拉斐尔的打算,我小声抗议道。


“不行~~~”拉斐尔拉长声音,想都没多想就拒绝了。


“你可是阿卡拉和小琳娅的心肝宝贝,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所以就老老实实的接受安排吧。”


我还想说什么,却察觉到了琳娅委屈担忧的目光,似乎在说,吴大哥,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怎么能这样。


其他人意见我可以无视,但是宝贝琳娅却不能,我也只好把嘴巴闭上了。


“关于你的带领者的安排,小小吴,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但凭拉斐尔大人安排。”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反正谁都一样。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图拉科夫,沙希克,萨绮丽,这三个人怎么样?”拉斐尔显然是早就有了想法,一口气就给我点了三个。


“为什么是他们三个。”虽然无所谓但我还是想听一听原因。


“图拉科夫,身为野蛮人,他的战斗能力一流,沙希克,圣骑士,性格沉稳冷静,轻易不出手,出手则必定是雷霆一击,这两个人,分别可以让你领略到攻击和防御这两个最根本的战斗要素。”


“绮丽阿姨呢?”


“萨绮丽是死灵法师,擅长召唤系和诅咒系,想必小小吴你也十分清楚,身为一个召唤系的死灵法师,能够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是多么的不容易,寻常人早就精神分裂,疯癫痴狂了,她的战斗力虽然较低,但却拥有着优秀的判断力,以及战术思维。”


“了解,就这三个吧。”我感激的看着拉斐尔,没想到她已经为自己考虑安排的如此周全,冲着这个,前面的性骚扰行为就既往不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