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新的骑熊逛大陆的可能性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新的骑熊逛大陆的可能性

作者:第七重奏01 返回目录

***************************************************************************************************


“是的,阿卡拉奶奶英明,我也觉得她不是寻常人。”我连忙一记马后炮加马屁拍上去。


“,马屁精,那你到是说说,她哪里看起来像是身份特殊?”对于我的无脑附和,阿卡拉含笑的点了点拐杖,问道。


“这个……那个……对了,光冲着她是熊人族的使者这一点,不就可以知道了吗?数千年未曾现身的熊人族,第一次出来查探,肯定不会派一名无名小卒对吧。”我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总算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嗯,这也是其中的一点,还有就是,根据你所说的那名熊人少女的言谈举止,也能看出端倪,最重要的一点是……凯恩,你来给亲爱的吴扫扫盲吧。”


说到最后,阿卡拉却又吊起胃口,冲旁边的凯恩示意一句。


“最重要的是,那名熊人少女的名字叫塔莫娅。”


“这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吗?”我一脸呆滞的歪着脑袋,上面不断冒起问号。


“有,当然有,【塔】这个字眼,在熊人族中有特殊的意义,如果名字中带有【塔】字,那么就可以肯定,这个人在熊人族的地位不低,要么勇武过人,实力得到全族的认可,要么有着崇高的地位。”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那为熊人族的使者,要么实力过人,在个体强大的熊人族之中也备受推崇。要么地位极高,比如说像公主王女甚至是女王什么的。”


“嗯,正是这个道理。”两位老人颔首点头,似乎在我没有察觉到的瞬间,这两头老狐狸忽然交流了许多,然后露出让我浑身不舒服的古怪笑容。


有阴谋!


我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的远离了阿卡拉和凯恩几步,警惕的看着他们。


“亲爱的吴……”


“等等。别,不管你们在打什么歪主意,别打到我的头上。”我又退后几步。


“怎么会呢,我们可没有打什么歪主意。”两只老狐狸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真的?”


“要我们发誓都可以。”


“好吧……”我姑且相信他们一会,反正自己警惕点就成了。


“咳咳,说回刚才。关于那名少女的身份,吴,你和她接触最多,能想象到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有点忙于转移话题的嫌疑,阿卡拉接着刚才的话问道。


“这个嘛,虽说的确是我接触的最多,但其实也就那么片刻的时间而已,实在是不好说……”


我沉思了片刻,缓缓说道:“感觉是个意志坚定。自信十足,并且威风凛凛的女孩,从她身上的气势看来,我有九成九的把握,她肯定是一名不俗的强者。”


除了气势以外,还有一点理由我没办法向阿卡拉她们说出口,那就是——那可是光阪武帝大人呀!


继续回忆,我继续说道:“至于说身份地位,虽然没有阿尔托丽雅那种明显的威严高贵的王者之风。要说她比较像一名领导者……的确很合适。但是就我看来,她现在的气势更像是……呃。一名大姐头。”


“大姐头?”凯恩和阿卡拉面面相窥,不理解我想表达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她还不具备成熟的领导者条件?”


“不不不,其实严格来说,她连遭遇到如此离奇的被召唤时间,也能一直保持沉稳冷静的态度,这一点已经十分难能可贵,足以证明她已经符合一部分优秀领导者的条件,只不过嘛……仅仅是个人感觉而已,个人的感觉,就像那只小狐狸露西亚一样,虽然是狐人族的天狐圣女,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更像是马拉格比他们的大姐头,这是种很主观的认识,反正就我看来,她更像是某个比如说打着正义必胜,惩恶除奸旗帜的组织头领,感觉更合适一些。”


我将内心的模糊感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出来,也不管这两只老狐狸能不能理解,反正和我无关。


“这真是……该说是十分具体还是十分模糊的认识呢?”愣了一会,两人同时摇头苦笑起来。


“现在的信息太少,我们也不用在这无端猜测,吴,你不是约了她隔天见面吗?到时候再详细交流交流吧,如果对方愿意的话,不妨也来老婆子我这做做客,我无任欢迎。”


“到时候再说吧,说不定对方刚刚一出来,就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以后再也不许召唤我了再见后会无期】这样。”


我沮丧的垂下头,还在为尚未出境就胎死腹中的大灰熊默哀伤心。


“坚强点,我想对方不是这样的人,不说她的性格如何,光凭着艾鲁法西亚骑士送的这枚爪印,我想她就不至于这么做。”凯恩和阿卡拉安慰我道。


“但愿如此吧,我可怜的灰熊呀,唉~~~”带着无奈的叹息,我离开阿卡拉的小黑店,回到家中,女孩们也是对我百般温柔安慰,但一时之间,我还是没办法完全从灰熊的神秘消失案件中走出阴影。


时不时走出屋外,抬头看看太阳,算了一下时间,当那轮在寒冬之中无精打采的散发着微热的白日,升到正头顶上方的时候,我猛地一睁眼,两眼之中射出两道精光。


是时候了,得让对方知道,本德鲁伊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男人。


大步来到草坪上,我高举右手,重重的摁了下去。


出现吧,灰熊……不对,是武帝!


听到动静的女孩们走出屋外,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大人,你在做什么呢?”可爱淳朴的小狗狗维拉丝,一脸娇憨的样子歪头问道。


“履行作为一个男人的约定。”我神色肃然的抬头望着天空。


“约定?”女孩们更加困惑了。


“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我和那位熊人少女越好了隔天再将她召唤回来。”我反倒是困惑的看着她们,按道理来说。女孩们的记忆不会那么差才对。


然后,大家一起呆住了,只剩下阵阵风声,带着落叶草絮从身边吹过,显得异常喧嚣。


“大……大哥哥,你知道【隔天】是什么意思吗?”莎拉勉强的露出笑容。


“当然知道,不就是【第二天】的意思吗?”


女孩们:“……”


我:“……”


“等……等等,莫非我理解有错。”


“如果是按照一般人理解的话。隔天应该的第三天才对。”三无公主用毫不带感情的声音和神色,给了我一法利箭穿心。


“竟……竟然是这样算?!”我震惊了。


“不妙,得赶快取消召唤,取消掉……”我手忙脚乱,刚强行打断召唤魔法阵,可就在这时。光芒忽地爆闪,魔法阵已经完成。


白光之中,一道人影从无到有,出现在魔法阵的中央。


保持着坐的姿势,两只小手捧着一口碗的武帝大人,轻合双目,咝咝的喝了一口汤,举止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好看,忽然察觉到了点什么。她四处望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到我身上,头轻轻一歪,露出困惑之色。


对此,我只能说一句。


“真!的!非!常!对!不!起!”几乎以五体投地的气势,我欲哭无泪的不断弯腰道歉。


不过……


穿着一身家居便服,衣服外面系着围裙,一头齐腰的银灰色长发简单的束着扎在背后,如此人妻打扮式的武帝大人。简称人妻武帝。我还是第一次亲眼亲身看到,万岁。万岁,洒家这辈子值了,就算被打肿脸也无所谓了。


“无需道歉,我觉得这更像是一场误会,或许你们对隔天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武帝大人微微一笑,慈悲为怀的宽恕了我的错误。


不不不,每个人对隔天的理解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咳咳,怎么说呢?百密一疏吧,就算是再厉害的科学家,也会在一点小细节上犯下错误,说的大概就这个道理。


“其实正好节约了时间,昨晚的事情,我已经想通了。”顿了顿,塔莫娅露出严肃的神色,害我也没办法傻乎乎的问上一句……啥问题?


“失礼了,再次打扰了。”朝女孩们微微颔首致意,她回过头,重新露出严肃的表情,似乎有重要的事情和我说。


“能否……我们两个继续谈一谈?”


“当然,这边请。”


将塔莫娅再次请进家中,这一次是在我的房间坐下,由三无公主奉上茶以后,为了表示诚意,我打开了隔音结界,才比了一个请的动作。


轻轻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塔莫娅露出了经过一番十分艰难的考虑,才最后做出决定的举止神色,忽地抬起头,深蓝色的美丽眸子紧紧盯着我,深吸了一口,出声道。


“艾鲁法西亚大人,是我们熊人一族的恩人,关于这一点,大人应该告诉过你才对吧。”“嗯,说过,是无意中挽救了你们一次的那回事吧。”我点点头。


“其实,并不仅仅是这样,如果是这件事情,还无法让我们族人如此感恩,还有一件事,艾鲁法西亚大人大概未曾告诉过你,或许以那位大人的性格,她自己也忘记了这份对我们而言十分重要的恩情。”


“什么事?”我一听,顿时来神了,好个艾鲁法西亚萝莉,竟然还敢隐瞒实情。


“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熊灵融合的力量。”塔莫娅忽然换了一个话题,看着我的目光变得锐利了几分。


微微一愣,我露出惊讶之色:“这也能发现?”


“当然,熊灵融合是我们熊人一族的绝密,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们和艾鲁法西亚大人共同拥有的绝密。”


“愿闻其详。”


于是,塔莫娅用敬仰崇拜的口吻,缓缓说起了当年那段历史。


艾鲁法西亚酱为什么被称为德鲁伊始祖,为什么她身上会有对我而言如此强烈的亲近和吸引力?那是因为熊人变身,就是艾鲁法西亚酱创造出来的能力。


艾鲁法西亚创造熊人变身以及熊灵融合的灵感。来自熊人一族,自然的,这两个种技能也被她和熊人族共同拥有,熊人变身因为普及意义重大,很快就融入到了现在世人所熟知的德鲁伊职业之中。


而熊灵融合,作为艾鲁法西亚酱的招牌能力,可想而知有多强大,自然不能轻易外传。当然,有资格学到的人也不超过几个,根据塔莫娅说,就是她们熊人一族,有资质学熊灵融合的,也不超过百数。


按道理来说。熊人族应该是世间最合适学习熊灵融合的种族,就连她们能学会的也不超过三位数,这些重重的限制,注定了熊灵融合只能作为熊人一族的绝密传世之宝。


至于为什么我能学会嘛……应该是归功于艾鲁法西亚酱的亲自调教,毕竟她可是熊灵融合的创造者,她的亲自引导,肯定比其他人看着秘籍学习效果要强上百倍千倍,所以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学会了,一定是这样。嗯嗯。


回归正题,话说到这里,塔莫娅刚才提到的另外一份艾利法西亚没有告诉我的恩情,也不言而喻了,艾鲁法西亚酱创造出的熊人变身以及熊灵融合,都是最合适熊人一族的能力,两种能力让熊人族的实力强大了一倍不止,这份恩情不可估量。


“当然,根据流传下来的说法。艾利法西亚大人并没有承认这份恩情。在她看来,她在我们熊人身上得到了熊人变身和熊灵融合的灵感。那么投桃报李,将这两种能力教导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后,塔莫娅更是面带崇拜的给艾鲁法西亚酱的光辉无私形象,添加了浓重一笔。


不不不,其实艾鲁法西亚萝莉真不是什么风高亮节,才说出这种话,只是单纯的不想计较太多,或者说是被你们熊人一族当救世主般的膜拜,觉得很麻烦,仅此而已。


和那位熊灵萝莉相处过一段时间,已经了解了不少她的性格,我在心里不断摇头晃脑的吐槽道,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否则武帝大人肯定当场和我翻脸。


“正因为如此,你们才送出这块爪印,以代表对艾鲁法西亚酱……咳咳,艾鲁法西亚大人永不忘记的恩情吗?”


“正是如此。”塔莫娅庄严的点了点头,说道。


“这块爪印,已经是代表着我们至高族规一般的存在,祖先当初就立下誓言,如果是艾鲁法西亚大人,或者是艾鲁法西亚大人认同的后人,她的传承者,拿着这块爪印来我们熊人一族求助,那么,哪怕是凭着灭族的危险,我们也要鼎力帮助。”


“是……是这样吗?真是可惜,我并不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传承者,只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相处过一段时间而已。”


听塔莫娅一说,我顿时觉得手中的爪印变得烫手起来了,这玩意……可真不简单呀,那可恶的熊灵萝莉,竟然将如此烫手的东西随手扔给我,还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我真的以为这只不过是熊人族送给她的纪念品。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去商店里买普通的开关,结果买到了米国总统阁下随身携带的核弹按钮一样,感到亚历山大。


是不是要快点将它交给艾鲁法西亚酱的真正传承者,让精灵族去头疼比较好点呢?


“不对,既然艾鲁法西亚大人教了你熊灵融合,又将这块爪印送给了你,那么等于已经承认了你是她的继承者,至少是这块爪印的继承者,你已经拥有了充分的资格。”


此时,塔莫娅却固执的将我的幻想打破,满满一副【你可要承担起所有责任】的认真神色。


拜托,我只是在联盟打杂的而已,真承受不起呀武帝大人。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塔莫娅,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回到那个冰洞,回到艾鲁法西亚酱随手将爪印扔给我的那一刻,我一定会掏出一根棒球棍,对着爪印来个全垒打,让它永远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得厚着脸皮再求艾鲁法西亚酱给点纪念品什么的。


“这……这个……好吧,不管怎么说,我想知道你现在到底打算怎么办?”唉声叹气了许久,我认命的硬着头皮问道。


“这正是我考虑了一个晚上,做出的决定!”塔莫娅挪了挪身子,巍然正坐的面对着我,似乎有重大的消息要宣布,她按着胸口,发自内心,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之意说道。


“我决定了,既然这是命运的安排,你又是艾鲁法西亚大人所承认的继承者,那么,便由我,熊人族的塔莫娅,代替你的召唤宠物,成为你的宠物,你的战斗伙伴吧!”


“哈?”我歪头看着塔莫娅,大脑当机了好一会儿,没能转过弯来,理解这番话的意思。


然后……


“噗————————!!!”


一口茶水混合着我的老血,壮烈的喷了出去……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