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这年头新人怎么越来越BT了?

第二千一百九十九章 这年头新人怎么越来越BT了?

作者:第七重奏01 返回目录

***************************************************************************************************


“那啥,总而言之,从今天开始就让爱娃儿跟随着吧,大家平时尽量无视她就好了。”出了外面,我向大家宣布了这个残酷的现实,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可是,之前不就已经决定了吗?为什么还要特地宣布呢?”塔莫娅不解的看着我。


“咦,之前已经决定了吗?”我一脸傻样。


所有人:“……”


看来真是这样,也罢,都是爱娃儿的错,弄得我脑子都乱了,之前说了什么完全记不得了。


“咳咳,那么……这次就当做是正式宣布吧,大家知道有这回事就行了。”我朝塔莫娅,卡露洁,以及万年公主比了比身后站着的爱娃儿,如是说道。


目光所至,是一张冷漠,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精致俏脸,由端正而小巧的五官以及轮廓优美的白皙面庞所组成的华丽容貌,会让人忍不住的惊叹,就算是在从不出丑女,以圣洁,高贵,华丽而闻名的天使族里,这张脸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再加上一头微卷的纯正的金灿长发,以及同样纯正威仪的金色瞳孔,哪怕是对天使一窍不通的人,第一眼看到爱娃儿,也会意识到眼前这名女天使的血统十分纯正,高贵。绝对不是从祈祷之泉里量产出来的货色。


嗯,看来有必要让爱娃儿重新戴上她的头盔了,不然很容易吸引有心人的注意,我这边暗地里思考着,女孩们那边却在惊叹。


摆脱阴郁状态的爱娃儿,整个人的色彩无疑是鲜艳了千百倍,这也是某德鲁伊和她协商过后。双方作出一定妥协的结果,那副阴郁的表情还是去掉为好,免得影响周围人的情绪,但是因为爱娃儿不想被泰瑞尔和她爷爷接回去,所以不能露出心理康复后的正常表情。


因此折中一下,不用夸张的摆出死气沉沉表情,也不能露出正常表情,于是一张三无脸就这么诞生了,至少在其他人面前。她得这么做,正好说明心理治疗有成果,但还得继续。


拜托了,快点识破爱娃儿的演技,把她给带回去吧,表面上妥协。我心里却在暗暗祈祷,五爷,还有爱娃儿的爷爷。你们的目光一定雪亮雪亮滴,快点过来把这货给带走吧。


做完这个决定以后,我还得去拉斐尔那一趟,告知她这个消息,同时半真半假的告诉她,我已经和爱娃儿约定好了,至少在这一段时间内,她不会给我制造麻烦,至于这一段时间到底是多长时间,到时候再说。


没办法。不是我不肯说实话,我总不能对拉斐尔说,其实爱娃儿是一名疑似斯德哥尔摩患者。被我撕了一回后竟然喜欢上了圣月贤狼吧?先不说她信不信,就算信了,大概也会因此揶揄调侃我好一段时间,我才不要。


拉斐尔肯定不会轻易相信我这种错漏百出的解释,不过她也没有勉强我说实话,按照她的说法是,反正以你对亲人朋友的着紧,肯定不会拿她们的安全开玩笑,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就相信吧。


百族公主殿下偶尔也还是会有体贴人的一面,真是感激不尽。


之后又和卡洛斯以及西雅图克打了招呼,让他们不必如此防备,这两个人可就好说话多了,大家如同兄弟一般,我说的话他们毫不犹豫的相信了。


萨绮丽她们外出帮我打听小亚瑟王的消息了,都不在营地,否则身边多出这样一名显眼的天使,那群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戏弄我,幸好幸好。


带着爱娃儿转了一圈回来,家里的女孩们正在讨论战斗中的经验和技巧,卡露洁实力最强,且从上一代十二骑士中完整的继承了心得,她所缺乏的只有实战经验,而这一点塔莫娅却不缺,至于万年公主,她空有一身实力,却什么都缺,正好在讨论之中疯狂的吸收知识。


见此,我也不打算打扰她们交流,只是忽然,没想到却是万年公主把我给叫住了。


“啊,等等,笨蛋猴子。”


本来不想理会,不过想到向来不鸟我的她主动把我叫住,应该是有“因为事关紧要实在没办法只好忍辱负重降低智商主动和你这只笨蛋猴子搭话你应该好好感谢我的仁慈才对”的重要事情要说……话说够了吧,我这不羁的吐槽之魂,已经到了见个活物都想吐槽一下的境界了吗?


总之,因为事出反常,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搭理一下,回过头,疑惑的看着她。


“昨天去了一趟赫拉迪克族。”


“这个我知道,说重点。”


“在族里听到了一个消息,我们的族人,前些天在深入沙漠深处的遥远绿洲区域探索时,忽然听到一声从地底发出的刺耳恐怖惨叫,没过多久,他前方一大块沙漠区域涌出了大量浓墨色的毒液,同时开始塌陷,毒液完全将沙子腐蚀,逐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毒液潭,光是靠近毒液潭百米之内都很容易中毒。”


“哦?的确是个让人感兴趣的消息,然后呢,还有什么吗?”


“那族人说,除了忽然发出的尖锐恐怖叫声,以及涌出的毒液潭以外,他似乎还看到一道十分小的身影从沙地里冲天而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因为太快了,他也分不清是不是幻象,你也知道,在沙漠里因为高温而出现幻象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十分小的身影,难道说是……”这一趟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小不点王,万年公主这样一说,自然会让我往小不点王身上联想。


“我可没这样说,只是提供这样一个消息给你罢了。找不到可别怪我。”万年公主无责任的把脸一撇。


“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觉得不能忽视这个信息,于是详细问道。


“约莫半个月之前吧。”


半个月之前,也蛮久了,即便真的是小不点王,她估计也走远了,不过还是得重视一下。


“总而言之谢了。”我随随便便的道了一声谢,本来想回帐篷的脚步一转。又打算外出一趟了。


“殿下……”卡露洁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去拉斐尔大人那一趟,你就和塔莫娅她们多多交流吧,大家实力强了,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助力。”


“遵命。”卡露洁一想也是,微微行礼,目送我离开之后才重新坐落,真是个找不到一丝挑剔之处的完美侍女,和她的不肖姐姐相比……算了。我已经懒得说了。


爱娃儿却一丝不苟的跟在身后,按照我的吩咐,穿上了一身她身上所携带的最低调的轻甲,纵使如此还是给我一种银闪闪二代的感觉,天使喜欢华丽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习惯就好。


头盔也戴上了。自带的面罩完美的将她那张耀眼的天使脸蛋遮住,只露出鼻子以下部分,这样就不用担心过高的回头率了。只是这身战斗装一穿,似随从护卫一样紧跟在我身后,如此组合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目了,我只能满肚子苦水泪水的祈祷营地里的冒险者和居民快点习惯这一幕。


就当身后多了一颗移动的石头般,我完全无视爱娃儿的存在,也无视周围的人的围观目光,一路赶向拉斐尔的帐篷,爱娃儿似乎也颇为满意这种节奏,能看出来,她现在还无法接受我的德鲁伊形态。将之与圣月贤狼联系到一起,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这副形态,内心想必颇为尴尬。我无视她,她乐得自在。


“咦,小小吴,怎么刚走又来了,该不会是想和我炫耀你的天使随从吧。”拉斐尔见我没过一会又杀了个回马枪,不由的小声揶揄道。


“咳咳,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想向你汇报,希望能听取一下拉斐尔大人的分析。”


“哦?说吧。”听到正经事,拉斐尔也露出了正经表情,比了一个坐下的手势,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做倾听状。


“是这样的……”我将刚才在万年公主那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如此说来,声音发在地下……而且形成如此剧毒的毒液潭……”拉斐尔轻闭双眸,仿佛内心已经有了答案般的惊叹一声。


“如果是真的,恐怕蛆虫巢穴里的沙虫女王,已经被干掉了。”


“你也是这么想吗?可是没办法确认。”我挠了挠头,困扰说道。


“想要确认很简单。”拉斐尔打了一个响指,露出明媚耀目的笑容:“终于可以差遣阿卡拉一次了,老是她让我做这做那。”


“你的意思是……”


“去第一世界确认不就得了?第三世界的沙虫女王如果真的死了,那么第一世界的投影,干掉之后就不会再复活了,从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来。”


“说的也是,还是拉斐尔大人您高明。”我一记马屁拍了过去,拍的百族公主舒舒服服的眯上眼睛。


“哼哼哼,这下知道了吧,小小吴,我可是很厉害的,所以平时别老是和萨绮丽掺和在一起对付我,应该站在我这边,我这边。”拉斐尔乘机拉拢阵营。


“这个……我再看看,我再看看。”我干笑起来,内心一点也不想掺和她们的魔女之争,是你们老把无辜的我拖下水好不好?


“真是的,到现在还举棋不定,想要脚踏两只船吗?小小吴果然是个花心的家伙。”拉斐尔见我敷衍,不禁气呼呼道。


“这和脚踏两只船以及花心有什么关系?”我无语的看着她,幸好没有别人听到,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误会这番话呢。


“那么我和萨绮丽,你选哪个?”拉斐尔步步紧逼。


“我选琳娅。”机智的百族面首……哦不,是联盟长老脱口而出。


“切,看不出。区区一个小小吴,还挺机灵的嘛。”拉斐尔唯一没办法对付的就只有她最疼爱的亲孙女琳娅了,见我抬出琳娅,她只好偃旗息鼓,愤愤嘀咕了一句。


“小小吴果然喜欢胸部大的。”


我:“……”


咱别在这个危险的话题上继续讨论了行不?


“总之我立刻联系阿卡拉,让她派人去侦查一下就知道了。”


“大概要多少天?”


“这个嘛……沙虫女王作为知名的魔王强者,它的投影想要重生。至少也需要三五天,运气不好的话得等个十天。”


“这日子就一天一天消磨没了。”我一听还要等那么久,顿时就拉起了一张苦脸。


“知道你着紧你的精灵女王娇妻,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家都在努力,可没有人偷懒,所以乖乖的静候消息吧。”拉斐尔这样说着,打发走我以后,就忙乎起来。


我这一趟的运气似乎不错。本来以为至少要等个五天八天,没想到在第二天,拉斐尔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小小吴,阿卡拉那边有消息了。”把我叫来的拉斐尔精神奕奕说道。


“哦,那么快?”我瞪大眼,表示不可思议。


“阿卡拉派去侦查的人员。在蛆虫巢穴三层没有找到沙虫女王,说来也凑巧,因为这不是半个月以前发生的事情嘛。根据阿卡拉的打听,正好在那之后,有一队冒险小队去了蛆虫巢穴,干掉了一次沙虫女王的投影,为了保险起见,阿卡拉还特地询问了整个鲁高因区域的冒险者,确认自那个小队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去刷过沙虫女王了。”


“运气真好。”听了之后,我也不禁感叹,正好在事发之后。有人去刷了沙虫女王的投影,而之后没有人去过,这样一来。如果第三世界的沙虫女王没有被干掉的话,有半个月时间,它的投影怎么也得重生了,现在却没有看到,足以证明我们之前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


“没想到,沙虫女王就这么被干掉了。”确认消息以后,我颇为唏嘘。


为何?因为想当年,在赫拉迪克族被解救之前,通关鲁高因区域的任务是干掉鲁高因区域六大boss之中的其三。


这六大boss,其中一个就是沙虫女王,在它身上,承载了无数冒险者的酸甜苦辣,有大爆收获的笑脸,有痛失队员的悲哀,更有队伍团灭的绝望。


在我到达鲁高因,并且解救了赫拉迪克族,发现了藏身于赫拉迪克古墓之中的督瑞尔投影,那之后,经过联盟的开发,确认安全以后,通关鲁高因区域的任务才变成了打败督瑞尔的投影,六大boss斩杀任务从此成为历史,作为最大受益者的赫拉迪克族乐得如此,因为这样一来,冒险者就必然要在他们族里逗留历练,间接的带动起了赫拉迪克族城市的繁荣。


想必在我之前的冒险者前辈们,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表情会更加唏嘘,因为沙虫女王是他们曾经做梦都会梦到的一头难以对付的大猎物。


“说来最近的新人冒险者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我正感慨着,拉斐尔却冒出这样一句。


“怎么了?”


“你说现在通关鲁高因的任务都已经变了,这些人竟然还有兴致去蛆虫巢穴那种地方刷沙虫女王,这嗜好,不是正常人能够拥有的。”百族公主啧啧的摇头道。


何以她也会有这种感叹?我心里略为一想就知道了,因为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歌舞双姬大人,在年轻的时候,还是一个第一世界鲁高因级别的新人冒险者时,也经历过一模一样的通关考验。


“沙虫女王,可是只排在牙皮之下,第二难啃下的家伙,不是因为它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蛆虫巢穴的地形太恶心,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忍受的,就算当年的六大领主斩杀任务还在,一般也鲜有冒险者会选择去刷它,没想到现在任务变了,竟然还有冒险者去找它的麻烦,你说这样的家伙是不是变态?”拉斐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么了这么了,忽然情绪那么激动,莫非……


“难道说……当年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蛆虫巢穴给拉斐尔大人留下了什么不好的阴影?”


“胡说八道。”百族公主殿下一拍桌子,娇斥一声。


“我怎么可能会被蛆虫巢穴那种滑腻腻黑漆漆恶心至极的鬼地方所吓倒,你可以侮辱我的队友,但是不能侮辱我!”


我:“……”


好吧,十有八九可以确认了,我们的歌舞双姬大人,曾经的确作死挑战过蛆虫巢穴,并在那里留下了阴影。


眼看拉斐尔因为黑历史泄露,快要暴走了,我连忙附和“听你这样一说,这队冒险队伍的确挺变态的,竟然会选择去那种地方。”


“是吧是吧。”


“不过作为联盟长老,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大合适,或许可以用越来越有特色,越来越喜欢迎难而上,实力越来越强大,诸如此类的正能量词句来形容。”


“我不管,他们就是变态。”百族公主开始像小孩子一样撒泼耍赖了。


好好好,能赢过你的都是变态,这样总行了吧。


***************************************************************************************************


呃……离月底还有最后三天,七十二小时,差一百多张月票,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还要恳请诸位加把劲,尽量攒点月票投给小七,小七先在这里拜谢大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