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安德烈
    “不不不。”

    江淼打断了防火女的叙述,强调道:

    “我问的是,你知道螺旋剑为什么要锻造成这个模样吗?”

    这螺旋剑有什么功能,他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并不需要防火女多费口舌。

    防火女愣住了。

    螺旋剑为什么是这个样式,这个问题,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加一为什么会等于二一样,也很少会有人回去探究其中的含义。

    最终,她只能歉疚道:

    “英雄大人,这螺旋剑是铁匠大师的杰作,他或许能解答大人的疑惑。”

    铁匠?

    或许是江淼成功点燃了篝火的缘故,这一次,安德烈并没有再无视他的邀请。

    “我是这个祭祀场的奴仆,名叫安德烈,如你所见,是一位打造武器的铁匠……”

    听着这位头发跟胡须都已然花白,但赤裸着的上半身仍旧布满虬结肌肉的老者的自我介绍,江淼的神情逐渐变得怪异起来:

    “你叫安德烈,还是一个铁匠?”

    安德烈抚摸了一下手中的铁锤,疑惑道:

    “是的,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是有问题?

    “你认识阿尔特留斯吗?”

    安德烈的动作猛地一滞,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也陡然一变:

    “英雄大人怎么会这么问呢?”

    江淼道:

    “很简单,因为我认识的阿尔特留斯,也有一位铁匠大师仆从,名字叫安德烈,最常使用的标记,就是螺旋剑……”

    当!

    安德烈手中的锤子直接砸到了地上,但他本人却是浑然不觉,健壮的身躯微微颤抖,道:

    “您难道是,江淼大人?”

    江淼挑了挑眉,暗道果然。

    这个世界里,能叫出自己名字的人,除了阿尔特留斯之外,还能有谁呢?

    “不错。”

    在江淼表明身份之后,安德烈当即“噗通”一声,跪伏了下来:

    “很久之前,狼骑士大人拯救了还是奴隶的我,不仅赐予了我安德烈这个名字,还将锻造的技术传授于我,赐予我自由,让我代替他,帮助传火者完成自己的使命。”

    说到这里,安德烈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取出一卷羊皮纸出来:

    “啊,差点忘了,狼骑士大人还嘱托过我,若有一天,您能循着螺旋剑的踪迹追迹而来,就将这封信交给您,原本我以为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了,却没想到会在今天见到您……”

    安德烈的神情中,满是恭敬与好奇。

    要知道,虽然当初的阿尔特留斯,很少提及这位老朋友,但语气中的推崇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甚至比之对“太阳王”葛温还要更高一筹。

    对于一位忠诚的骑士来说,这已经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消灭深渊吗?果然是你的风格啊。”

    阿尔特留斯留下的信件并不长,江淼很快就看完了,摇头轻笑道:

    “不过,遗愿这个词语,我不是很喜欢,所以消灭深渊这种事情,还是等到将来,你自己去完成吧。”

    江淼再次看向安德烈,既然是阿尔特留斯的仆从,那么想必会比法兰不死队,更加了解这位老朋友的下落吧。

    轰!

    江淼挥手之间,一头小山般的魔兽,已经重重砸在了篝火旁边。

    “这是?!”

    江淼的动作,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食材。”

    江淼瞥了紫妍一眼,直觉告诉他,要是再不喂饱她,这只小萝莉只怕就要咬人了。

    不过,即便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但那极具压迫感的体型,以及遮掩不住的凶悍气息,都无不说明这所谓的“食材”,是何等强大的生物。

    “哇,居然是烈风狮,听说烈风狮的双掌可是难得的美味。”

    紫妍吸了吸口水,旋即有些怀疑地看着江淼:

    “不过,貌似处理起来有些复杂,你这家伙,行吗?”

    “有本事你待会儿不要吃。”

    江淼伸出手指,在永灵刀上轻轻一弹:

    “诸位,应该没有什么不能吃肉的忌讳吧?”

    “这……”

    安德烈跟古达犹豫了一下,还是防火女躬身道:

    “英雄大人,我们都受到了不死人的诅咒,无需进食也能继续活下去,再美味的食物,对我们来说也是味同嚼蜡……”

    “还有这种说法吗?”

    江淼轻笑一声:

    “放心吧,我的作品,可是截然不同呢,你们就等着享受吧。”

    “原来如此。”

    若是旁人,防火女或许还会迟疑,但既然是江淼这位英雄大人的保证,她自然是不会质疑:

    “需要我的帮助吗,大人?”

    “不必了。”

    江淼摇摇头,目光一转,就跟台阶上,之前发出了冷笑声的那名男子对上了视线:

    “你呢?想要说什么?”

    自从刚才开始,对方就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不过江淼倒是没有感受到什么敌意。

    “深渊,当真是可以消灭的吗?”

    男子,名为霍克·伍德,曾经深渊监视者的一员,发誓要监视深渊,将深渊的扩散扼杀在萌芽之中。

    然而,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长久的监视,令得深渊对监视者的侵蚀,远比常人更加严重。

    即便是分食了狼血,意志坚定的不死队,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被深渊侵蚀的堕落者。

    作为一个整体,不死队固然获得远超常人的抗性,但相互之间,联系也是异常的密切。

    一点崩溃,也为整个不死队敲响了消亡的丧钟。

    队友一个接一个堕入深渊,绝望的霍克伍德,精神近乎崩溃,他最终选择了背弃誓约,成为了一个逃脱者。

    当然,无论如何,也并不影响他继续将阿尔特留斯视为他们的精神偶像。

    相应的,作为狼骑士的朋友,江淼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

    江淼挥舞着手中的刀刃,随口答道。

    他虽然并不清楚霍克伍德的经历,但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绝望跟颓然的气息,显然与深渊的侵蚀脱不了关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所谓的深渊,乃是人性黑暗的沉淀聚集,或许难缠,但要说无法战胜,却也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