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期待
    九凤等人的面色,都是无比的凝重。

    凤清儿的实力,没人能比他们更加了解了,至少在单挑方面,他们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然而,作为领军人物的凤清却被同样年轻紫妍给轻松打趴下,这怎能不令他们惊惧?

    “阁下的实力,九凤佩服。”

    九凤的语气稍稍软化,道:

    “相信阁下也知道,这次菩提古树现身之处,乃是在蛮荒古域的深处,要在众多的魔兽阻拦下,抵挡古树所在之处,我想我们应当还需要合作才是。”

    九凤的话,当即就在众人之中引起了一片嘘声。

    他们先前驱逐其它势力的时候,可没有讲什么合作。

    “如果我说不呢?”

    紫妍的金色双眸之中,也闪过一丝嘲弄。

    太虚古龙跟天妖凰族合作?

    这种念头就从来没有在她脑海里出现过。

    “阁下可不要欺人太甚!”

    言罢,九凤的目光却是疏忽一转,看向正在消无声息,向后退却的紫袍人:

    “柳苍副宗主,我们合作这驱逐其它势力,本就是你的提议,你现在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怎么可能?”

    被九凤抓了个正着,紫袍人也不由得讪笑一声:

    “我当然是站在少族长这边。”

    虽然紫妍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但九凤背后的天妖凰族,可也不是好惹的。

    这一族不仅实力强劲,一直以来又都以睚眦必报而闻名,只要惹上一个,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绝对会受到无穷无尽的报复。

    若是九凤等人最后赢了也就罢了,但若是输了,甚至有族人陨落于此,而他临阵退缩的事情又传了出去……

    柳苍保证,别说他了,整个天冥宗只怕都吃不了兜着走。

    “柳苍?那不是天冥宗的副宗主吗?”

    “天冥宗?难怪如此霸道……”

    ……

    听到九凤的声音,柳苍的身份也被众人认了出来。

    如今,中州的势力,被人提得最多的还是一殿一塔二宗三谷四方阁。

    当然,这些势力只是最出名的,并不是最有实力的,尤其是四方阁,实在是有滥竽充数之嫌疑。

    不过,随着丹塔魂殿这段时间的低调,焚炎谷被灭,剩下的这几方势力陡然发现自己往日里的劲敌,竟是一下子少了大半。

    横行霸道了一段时间,自然也越发的嚣张霸道起来了。

    其中,又以天冥宗跟冰河谷为最。

    因此,作为中州明面上数得着的大势力,众人提起天冥宗时,居然都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态度,如此声明,几乎能与魂殿相媲美了。

    “竟是跟天冥宗这种家伙混在一起,你们天妖凰族,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江淼默默摇摇头,几年不见,紫妍的嘲讽功力翻了好几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烛坤那头老龙的功劳。

    “我族行事,哪里是你能置喙的?”

    九凤的目光也是一阴,紫妍这副神态,摆明了是不打算跟他们好好说话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凭拳头来说话了。

    紫妍实力再强,一行也不过四人罢了,而他们这边加上天冥宗的长老们,足足有着近二十人!

    “上!”

    爆喝一声中,九凤以及身后的七八名族人,背后尽皆探出硕大的翅膀,双翼一震间,已然化作道道残影,向着紫妍的方向掠来。

    在这七八名斗尊级的天妖凰族,向着紫妍扑来时,九凤也没有闲着。

    “圣像妖凰钟!”

    七彩的能量,当即从九凤以及他身后的两名男子身上暴涌而出,迅速凝聚成一座表面雕刻着七彩凤凰的巨钟。

    嘎啦嘎啦!

    一道道能量涟漪,自巨钟的表面不断散播而出,将附近的空间震得动荡不安,黑色的空间裂缝,如蛛网一般向外蔓延。

    “天妖凰之翼跟妖凰钟吗?”

    紫妍见状,也不禁低笑一声。

    回到龙岛之后,她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接受了太虚古龙一族的传承,自然知道天妖凰能跟太虚古龙互殴了这么久,靠的是什么。

    天妖凰羽翼赋予的速度,以及那层出不穷的种种秘法。

    同级别之下,天妖凰双翼赋予的速度,堪称当世无双;

    而各种只有高浓度方能施展的强大秘术,威力也是极其恐怖,在同层次中鲜有对手。

    这一点,纵使是紫妍也不得不承认。

    若非如此,天妖凰族,也不可能在面对烛坤这尊九星斗圣的情况下,还没有被吃得绝种。

    可惜现在,一切却又另当别论。

    嗡!

    紫妍的背后,也陡然伸出了一对紫金色的羽翼。

    “这、这、这是我族的羽翼!怎么可能?”

    即便是在专注施展斗技的九凤,手掌也是不禁一抖。

    虽然紫妍背后的翅膀,在外表跟颜色上,跟他们有些区别,但源自血脉深处的本能却令得他们一眼认出,这就是他们天妖凰一族的羽翼!

    而且,紫妍的羽翼,竟是比他们这些年轻一代中的精英还要纯粹,自其它人身上夺取来的,绝无可能如此纯粹?!

    怎么回事?

    这位,难道是族内的某位前辈不成?

    九凤等人,虽然是天妖凰一族年轻一代的代表性人物,但对于族内某些常年闭关的太上长老们,却也未必都能认全。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跟你们天妖凰族,可没有任何关系。”

    紫妍冷笑一声,背后的双翼挥动间,恐怖风压,便已经如同无坚不摧的利刃,向他们席卷而来。

    嗤!嗤!嗤……

    坚固的斗气防护,在这利刃面前就像是不存在一般,那七八名斗尊级的天妖凰族人,当即遍体鳞伤地倒飞了出去。

    九凤见状,也不再迟疑,咬牙间,巨大的妖凰钟猛地一荡——

    “不好!”

    围在附近的斗尊们,尽皆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不由得面色大变。

    当!

    下一刻,高昂的钟声,如惊雷一般骤然响起。

    实质的音波,便如浪潮一般暴涌而出,瞬间就充斥了巨钟方圆千丈内的空间。

    在这股恐怖的音波之下,不管是空间,还是森林,都在顷刻之间化为了虚无。

    天空之上,陡然就出现了一个绵延千丈的巨大空洞。

    九凤双眼注视着漆黑的空洞之中,微微喘息着。

    纵使是联合了另外两位斗尊,要将这妖凰钟给完整地施展出来,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了,那恐怖的威力,也对得起如此消耗。

    恐怖的音波,直接将方圆千丈内的一切都震成了虚无,即便是斗圣层次的强者,不小心之下也会陨落于此。

    可惜,下一刻,九凤的目光就凝固了。

    “咦?我居然还没死?”

    “是啊,我也是!”

    ……

    一道道声音,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正是之前,没来得及逃出妖凰钟笼罩范围的那些倒霉斗尊跟斗宗们。

    对于自己居然毫发无损的事情,他们也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之前那恐怖的攻击,他们实在是没有任何自信能够撑下去。

    “妖凰钟?”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江淼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这点威力,实在是有些名不副实啊。”

    九凤瞳孔骤然一缩,就看到自虚空中走出来的江淼手中,还握着一只精致无比的七彩小钟。

    虽然江淼手里的小钟,比起他们的要小了千万倍,但九凤还是一眼认出,这分明就是妖凰钟!

    “感谢阁下出手相救。”

    当然,众人都没有在意九凤的失态,而是纷纷对着江淼表达了感激之情。

    毫无疑问,没有江淼,他们已经全都是个死人了,而且还是尸骨都留不下来的那种。

    “不可能,没有天妖凰血脉,是不可能施展出妖凰钟的!”

    “你就只会说‘不可能’这三个字吗?”

    紫妍也拎着凤清儿,走到江淼身边,好奇地拨弄了两下江淼手里的小钟:

    “这真的是妖凰钟吗?”

    “当然。”

    江淼笑了笑,对着莉亚跟江漓道:

    “这门斗技其实并不复杂,只要拥有血脉之力,就算不是天妖凰族也能轻松施展,只不过威力会因为血脉之力的强弱产生变化罢了……”

    众人全都竖起了耳朵,毕竟,天妖凰族的高深斗技,可不是轻易能够窥探到的。

    可惜,接下来他们虽然还能看到江淼嘴巴的开合,但具体的声音,却是完全无法听到一丝半点。

    “居然真的这么简单?!”

    就在众人失望之际,紫妍一声惊呼,洁白如玉的巴掌中,也凝聚出了一只紫金色的小钟。

    九凤见状,已经开始怀疑鸟生了。

    他宁愿相信,江淼跟紫妍是族内的哪位太上长老,特意来跟他们开玩笑的,也不愿意相信,他们天妖凰一族的专属斗技,会如此轻易地被他人破解学会。

    “这门斗技,配合天龙八音一起施展,效果肯定极好。”

    紫妍伸出手指,轻轻在小钟上一弹。

    当!

    九凤等人刚要做出防御的姿态,恐怖的音波就直接跨越空间,轰在了他们身上。

    轰!

    他们三人凝聚出来的巨钟,连一息都没能撑下来,就直接崩溃开来,而他们也是面色一白,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显然是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切,这也太不禁打了吧?”

    紫妍有些失望,九凤等人的实力也太差了吧,她才刚刚试了一下,就全都跪了,亏得他们还自诩为太虚古龙一族的死对头呢。

    不过,紫妍很快就眼前一亮,轻喝道:

    “还想逃?”

    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不知何时,柳苍的身影又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数千米之外。

    在听到紫妍的声音后,他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这就是斗尊强者,在整座大陆上也能被占据一席之地的缘故。

    除非是双方的差距大到了不讲道理的地步,否则,掌握了空间之力的他们,想要逃遁,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可惜,一口气瞬移到二十公里之外的柳苍,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可怕的音波就自虚空中传出,将他震成了虚无。

    紫妍将柳苍直接灭杀,江淼表示十分理解。

    毕竟,虽然因为血脉的缘故,紫妍本能的敌视天妖凰一族,但严格来说,除了行事霸道了一些,天妖凰族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劣迹。

    相比之下,天冥宗才是真的无恶不作。

    甚至,从某方面上说,这是一个比魂殿更加惹人厌的宗门。

    至少,绝大多数时候,魂殿的目标不过只是灵魂体而已,虽然一直以来,江淼都称之为搅屎棍,但终归,算得上是有理想的恶人,若非必要,也不会折磨敌人。

    相比之下,天冥宗就低端多了,虽然实力不弱,但行事手段,就跟街边的混混流氓差不多。

    奸淫掳掠,几乎无所不为。

    对于这种人,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而在紫妍解决了那几只漏网之鱼的时候,九凤的身前,忽然有一股极度强悍的空间之力,扭了一条通道出来。

    “空间玉简?”

    扫了一眼九凤手里的玉简,紫妍没有丝毫的意外。

    毕竟,这里可是聚集了整个天妖凰一族年轻一代的精英,若是全都陨落于此,对天妖凰一族而言,绝对是难以承受的惨痛损失。

    轰!

    通道刚一成形,一股磅礴的威压,便已经自通道的另一端传出。

    “斗圣!真正的斗圣!”

    感受到这股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怖威压,那些围观的强者们面上纷纷涌出骇然之色。

    这就是斗圣,这方天地最为巅峰的强者,光凭气势,便足以生不出丝毫挑战之心的存在。

    当然,在一众骇然的神情中,江淼一行却是平静得异常。

    “哼!装神弄鬼!”

    紫妍冷哼一声,手中的小钟猛然对着空间通道掷出。

    “这是?!”

    砰!

    在不可思议的惊呼声后,空间通道之中,又响起了一道痛呼,原本排山倒海般的气势,也是猛然一滞。

    众人亦是满目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紫妍。

    那声痛呼声是源自何人,不问可知,但正是猜到对方的身份,众人才如此骇异。

    这可是斗圣啊!

    可惜,紫妍却是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而是略带几分兴奋地望着空间通道之中:

    “终于来了一个稍微能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