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58章 紫竹七星阵

第58章 紫竹七星阵

作者:滚键盘吧 返回目录
        

“又是在做无用功。”


        

半晌后,萧炎颓然睁开双眼,他原本就强大的灵魂,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强大,而且吸收斗之气的速度比成为斗者时也要更快,可那些进入体内的斗之气,却都是无一例外的消失得干干净净。


        

不过,看到站在他身后的江淼后,萧炎的眼中当即闪过一丝期待:


        

“如何,发现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


        

江淼凝眉沉思了一会儿,方才摇头道:


        

“你的经脉,还有修炼的方法,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饶是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听到这熟悉的回答,萧炎的心底还是有失望之情抑制不住地涌出。


        

看来,就是眼前这位神秘少年,也解决不了他的怪病。


        

“咦?你这是什么表情?”


        

不过,江淼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萧炎重新燃起希望:


        

“虽然直接用斗气看不出什么,但要说我束手无策还太早了一些。”


        

“还有别的办法?”


        

萧炎期待地看着江淼,询问道:


        

“是什么?”


        

江淼微微一笑,看着萧炎,吐出一个字来:


        

“脱!”


        

“哈?”


        

萧炎与萧薰儿都愣住了,不确定道:


        

“你说啥?托?托什么?”


        

“你们没有听错,我说得就是脱,脱衣服的脱。”


        

江淼十分淡定的补充道:


        

“而且最好还是全部脱光,一件不剩的那种。”


        

“你想干什么?”


        

萧炎目光一寒,还没来得及说话,萧薰儿就跳到了江淼面前,无比警惕地看着他。


        

“放心,我对你萧炎哥哥的身体没什么兴趣。”


        

江淼笑了笑,解释道:


        

“既然知道你的萧炎哥哥的经脉很正常,那么根本问题还是那斗之气诡异消失的缘由上。


        

虽然我的斗气没能发现什么端倪,但无论怎么说,会产生这种诡异的情况,无非就是外因跟内因这两种可能。”


        

萧炎轻吁了一口气,接口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先确定是内因还是外因。”


        

江淼点点头:


        

“孺子可教,要是你自身的体质原因可能麻烦一些,但如果是外因的话,就很简单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不必了。”


        

萧炎叹了一口气,道:


        

“之前已经有炼药师做过实验了,就算什么都不穿,斗之气也同样会消失,应该是我自己的体质原因。”


        

“是吗?”


        

江淼摇摇头,平静道:


        

“不过,别人的结论我可信不过,所以,我需要重新测试一遍。”


        

“这——好吧。”


        

萧炎迟疑了一下,但江淼平静的语气中却有着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令他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好,薰儿小姐需要回避一下吗?


        

顺带一提,竹林西南角有一处缺口,应该是可以偷看的哦?”


        

虽然后面那句,江淼特意压低了声音,但在场三人却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才不需要呢。”


        

饶是以萧薰儿清冷的性格,听到江淼这略带揶揄的声音,也不免俏脸微红,丢下一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竹林。


        

“呐,小炎子,你觉得这小妮子会不会偷看呢?”


        

“应该——不会吧?”


        

萧炎先是挠挠头,但随即反应过来: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原来这就是你的小名啊。”


        

江淼摆摆手,道:


        

“好了,不要继续耽误时间了,脱吧。”


        

“嗯。”


        

萧炎三下五除二,就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只是剩下最后一件内裤的时候,却有些迟疑:


        

“那个,真的要全部脱光吗?”


        

倒不是因为江淼,而是想到萧薰儿很可能在暗中看着,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总归令萧炎有些不自在。


        

“罢了,就给你留个遮羞布吧,如果找不到病因,到时候再脱也不迟。”


        

看着被萧炎摘下,小心放在衣服边上的古朴戒指,江淼也没有继续坚持。


        

“那我就只能祈祷能尽快找出病因了。”


        

萧炎无奈一笑,就要盘膝坐下,准备开始提炼斗之气。


        

“等等。”


        

听到江淼的声音,萧炎诧异地抬起头,疑问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


        

说着,江淼也举步走到竹林空地的另一边,这是一条穿越了整片竹林的蜿蜒小溪。


        

溪水不深,最多只能勉强没过人的膝盖,再加上溪水本身极为清澈,让溪底的景象几乎是一览无遗。


        

而在江淼所站的位置上,还立着一株紫竹。


        

原本,在竹林中长着紫竹,完全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但江淼所倚着的这一株,却是特别葱郁粗壮。


        

无论是笔挺的竹身还是青翠的竹叶,都比普通的竹子闪耀着一种特别的光泽,在这竹林中恍若鹤立鸡群一般,令人一见就知道绝非凡品。


        

“看到那几根紫竹了没有?”


        

萧炎顺着江淼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在溪水中央,居然也长着六株紫竹。


        

这六株紫竹上,不仅闪烁着同样特别的光泽,而且似乎还遵循着某种特别的方位顺序。


        

“下水,坐到那六株紫竹的中央去。”


        

萧炎点点头,照着江淼的吩咐走到水里。


        

“嘶——”


        

虽然此时还只是秋天,但溪水已经足够冰冷,萧炎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他也没有犹豫,很快就淌着水,来到江淼指着的位置坐好,方才问道:


        

“江大哥,这是打算做什么?”


        

“很简单,确保排除一些干扰而已。”


        

江淼轻轻在身边的紫竹上轻轻一敲,当即,一道淡紫色的半透明光幕就忽然从溪水之中升起,以七株紫竹为边界,将萧炎轻轻罩住。


        

“这是——?”


        

萧炎惊异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半透明光柱,好奇地伸手戳了戳,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直接透过光幕穿了出去。


        

在萧炎好奇的目光中,江淼悠悠解释道:


        

“这七株紫竹是我五年前亲手种下,在我的引导下已然是一套天然的阵法,而这道光幕,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与防御的效果。


        

不过,除非是有斗尊层次的强者施展出空间手段,否则,若有东西通过光幕进出,就必然不可能瞒过我的感知。”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如果是外物影响,就能一目了然了。”


        

萧炎也恍然大悟。


        

“事不宜迟,你再开始修炼吧。”


        

看着再次开始提炼斗之气的萧炎,江淼的目光也不着痕迹地扫过桌上的纳戒,暗道:


        

就让我看看,是我的阵法犀利,还是堂堂药尊者的手段更高一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