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怕
    “你是狼头佣兵团的团长?”

    “正是,不知阁下是——?”

    穆蛇打量着江淼,神情颇有几分客气。

    原本,作为狼头佣兵团的团长,以及青山镇的顶尖高手,穆蛇可是凶名在外,很少会对一个不认识的少年如此郑重。

    更何况,这个少年身上的斗气波动还很微弱,几近于无,很可能连中级斗之气都没有达到。

    但很显然,穆蛇也不是傻瓜,他虽然看不破“小修罗旗”的伪装,但既然江淼能如此大大咧咧地坐在雅妃的面前,明显也非同凡响。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不过——”

    江淼拍了拍岚鹰的大脑袋,道:

    “我和流火佣兵团的关系,还算不错。”

    流火佣兵团?!

    穆蛇一惊。

    流火佣兵团,这个名字他可一点都不陌生,甚至称得上咬牙切齿。

    六年前,在江淼的建议下,元气大伤的流火佣兵团选择暂时离开乌坦城,到青山镇休养生息。

    对于流火佣兵团这类的外来势力,身为地头蛇的狼头佣兵团,态度可想而知。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随着流火佣兵团的元气逐渐恢复,并且在青山镇正式站稳脚跟,因为截然不同的行事观念,两个佣兵团间的冲突更可谓是家常便饭。

    直到一年之前,加列家族被解散,流火佣兵团离开青山镇,重返乌坦城,这水火不容的趋势才缓和了下来。

    然而,不久前,穆蛇的独子,狼头佣兵团的少团长,穆力忽然失踪了。

    虽然穆力消失得十分彻底,无论穆蛇如何搜索,都找不到半点痕迹,但条条蛛丝马迹,却都指向了流火佣兵团。

    只不过,如今的流火佣兵团早已并非吴下阿蒙,即便不把莉亚算进去,也有三位斗师坐镇,令穆蛇不得不选择了忍耐。

    但现在,江淼却说自己与流火佣兵团关系匪浅,这意味着什么?

    “唳!”

    不等穆蛇细想,原本站在江淼身边的岚鹰便长鸣一声,右翅一挥,带起凌厉的劲风向着穆蛇的位置扫了过来。

    众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岚鹰会忽然攻击穆蛇。

    “这畜生是在找死吗?”

    姚先生心中冷笑连连。

    这开在对面的“万毒斋”,他自然不可能没有派人来试探过,只不过,全都被这一阶魔兽岚鹰给弄得灰头土脸,根本没弄到多少有用的讯息。

    但穆蛇可不是他的那些斗者手下,这可是斗师强者,青山镇排名前三的高手,要对付一头一阶魔兽,还不是手到擒来。

    果然,发现岚鹰的动作后,穆蛇面色一变,怒喝一声“好胆”后,电光火石间,一层薄薄的青色斗气纱衣便已浮现在他的身体表面。

    穆蛇冷哼一声,阴冷地眯起双眼,右掌上亮起碧青色的斗气光华,迅速在右掌表面凝聚成一道刀光残影,不闪不避地对着岚鹰的翅膀劈去。

    玄阶低级斗技,风刃刀舞!

    一出手,穆蛇便用出了自己掌握的最高级斗技,虽然因为没来得及抽出武器的缘故,这凝结出来的风刃威力有所下降,但也绝对能将这畜生的翅膀给卸下来!

    但下一刻,穆蛇眸子中的阴冷,姚先生的冷笑,就全都凝固了。

    轰!

    风刃与岚鹰的右翅狠狠撞在一处,然而,被穆蛇视为得意之技的风刃,不仅没能伤到岚鹰翅膀表面的一根羽毛,反而是自身被瞬间拍散。

    “不可能!”

    不仅如此,在拍散了风刃之后,巨大的鹰翅完全没有半分颓势,在穆蛇惊骇的目光中,直接轰在了他的胸膛上。

    砰!

    斗气纱衣,就像是真正的薄纱一般,眨眼就被撕碎,而穆力,则是直接从门帘处飞了出去,再没了动静。

    “唳!”

    岚鹰收回翅膀,得意地轻鸣一声,锐利的鹰眸自姚先生、马丁、凯蒂三人身上扫过,好似是在问“还有谁”一般,一幅睥睨天下的姿态。

    三人都被吓了一跳,生怕岚鹰也会对他们暴起发难,全都本能的低下了目光。

    一时间,小小的万毒斋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小家伙,干得不错。”

    终于,江淼赞善的声音,将这片诡异的寂静打破。

    “唳~~唳!唳!”

    听到江淼的声音,岚鹰也立即收回那副睥睨天下的霸气姿态,屁颠屁颠地蹦回江淼面前不断用翅膀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幅邀功的模样。

    “记住了,这狼头佣兵团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下一次遇到了,不用客气,知道吗?”

    “唳。”

    看到岚鹰乖巧地点头,江淼也满意地摸了摸它的大脑袋,笑道:

    “真乖,等你主人出关,我就帮你真正地脱胎换骨。”

    “唳。”

    岚鹰兴奋地鸣叫一声,随即在江淼的手掌下,舒服地眯起了双眼。

    看着一人一鹰这幅和谐无比的姿态,仿佛刚才那暴力无比的一幕只是幻觉,凯蒂的神情有些呆滞。

    她虽然不清楚,江淼为什么会忽然如此针对那个什么狼头佣兵团的团长,并让岚鹰暴起发难。

    但无论如何,穆蛇身上一闪而逝的斗气纱衣,她好歹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斗师,就算比雅妃要低上一两星,但雅妃要拿下对方,也绝非三两下就能办到的。

    可是刚才,这位斗师强者却是被这头岚鹰给一翅膀拍飞了?

    而且整个过程毫无花哨,没有半点投机取巧的地方……

    反应过来的凯蒂,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有些庆幸自己刚才十分明智地道了歉,而不是仗着身份,直接硬抗下去。

    不然,就算雅妃肯护住她,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话又说回来,明明是二阶,乃至三阶魔兽,却偏偏要伪装成“人畜无害”的一阶魔兽,这“万毒斋”的主人实在是太阴险狡猾了!

    只是,为了不步入那悲催佣兵团团长的后尘,这点腹诽,凯蒂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直接表现出来的,只能是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当然,如果说凯蒂只是后怕的话,那么与穆蛇一同前来的马丁跟姚先生,那就是惊慌了。

    尤其是姚先生,背后已经是冷汗涔涔。

    当初这“万毒斋”开张的时候,他可不是没打过歪脑筋,若非有一头岚鹰坐镇,他怕是直接找人来踢馆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暗中搞了许多小动作。

    别的不说,这“万毒斋”虽然形式古怪了一些,但只要有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出现,体会到“血河真水”祛毒的效果究竟有多么变态之后,那就绝对不会冷清。

    可现在,却是门可罗雀。

    其中,自然并非因为至今为止,这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还没有出现。

    而是,这数日来,这位姚先生在暗地里散播谣言,推波助澜,大肆抹黑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