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破苍穹之水君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才”炼药师
    “你是炼药师?”

    发现江淼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石毅陡然一个激灵。

    他十分清楚,面前的江淼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人物,纵然是自家谷主,在对方面前恐怕也要保持绝对的尊敬。

    “阁下,曾经是。”

    “曾经是?什么意思?”

    “石毅曾经是一名二品炼药师,但不久之前,已经被人暗算夺去了炼药师的资质。”

    石毅的神情十分平静,仿佛鹰怡月口中被人暗算的对象,并非自己一般。

    “二品?”

    雅妃闻言,也不由多看了石毅一眼。

    这石毅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二十岁左右,这般年轻的二品炼药师,在加玛帝国内可不多见,也难怪鹰远扬也承认对方的天才了。

    不过,江淼的关注点却是在另一个方面:

    “炼药师的资质,也是可以被夺取的吗?”

    斗气大陆上炼药师的地位之尊贵,堪称有目共睹。

    然而,即便强如远古八族,也无法保证每个族人都能具备炼药师的资质,而若是炼药师的资质也能被夺取,那些弱小的炼药师岂不就成了人人垂涎的肥肉?

    石毅答道:

    “小人是火灵之体,培育出来的元灵焰,虽不及传说中的异火那般威力无穷,但在操控性上却不差多少,而且性质极为温和,纵然是被人盗取了,也不会减少多少威力……”

    “元灵焰,操控性极强的火焰?”

    江淼若有所思,继续问道:

    “本阁恰好有几个不成器的成员,需要有人传授?们一些炼药的基础,不知你可愿意?”

    “传授炼药基础?”

    石毅闻言,不免愣了一下。

    以六阶魔兽为坐骑,江淼背后的势力堪称深不可测,这般人物,又何必请他一个小小的二品炼药师去当老师呢?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但石毅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且不说对方刚刚救了自己,能与这样的强者多交流,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很好,不过在回去之前,还有一些手尾需要处理。”

    江淼目光一转,看向地面上那早已被彻底吓破了胆的飞鹰宗弟子,开口问道:

    “疾风盗的据点,在哪里?”

    鹰远扬敢毫无顾忌地承认自己疾风盗的身份,除了认定石毅已经是一个死人外,自然也是因为现场的这些飞鹰宗弟子,都是他真正的心腹。

    以江淼如今的手段,要从一个被吓破胆的飞鹰宗弟子嘴里问出点东西,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喂,放哨呢,打什么瞌睡?”

    “有什么关系?”

    被踹醒的守卫露出恼怒之色,不满道:

    “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还怕会出什么问题?”

    “少废话,三天后就是交货的日子了,若是出了什么纰漏,你丫的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

    “我呸!不就是比老子早进来几天吗?装什么大头?!”

    敷衍走巡察,对着对方趾高气昂离开的背影,守卫狠狠唾了一口,脸上满是不忿。

    然而,就在这守卫打算继续打瞌睡的时候,轰然一声巨响,恍若平地一声惊雷,将山谷的平静打破。

    “什么东西?!”

    “敌袭?!”

    “地龙翻身?!”

    ……

    轰!

    又是一声巨响。

    这一次,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乃是从山壁后传来。

    而当山谷中的所有人都抬起头,循声看向那巨响传来的山壁处时,便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被他们倚为屏障的巨大山壁,轰然破碎。

    唳!

    一头庞然大物出现在了破碎的山壁之后,昂然长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所有人。

    “终于找到了。”

    鹰远扬深谙狡兔三窟之精髓,纵然有着飞鹰宗的掩护,也在魔兽山脉附近开辟了数处据点,平日里纵然是再信任的心腹,也很难知道他们究竟会使用哪一处据点。

    然而,在云兽的速度面前,这些都是徒劳。

    “这、这是——?!”

    看着这横空出世的巨大魔兽,下方的疾风盗全都骇然失声。

    他们平日里也不过就是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最多不过是欺负一些往来的小佣兵而已,何曾与这般一看就极为可怕的魔兽对峙过?

    只是,他们愣住了,云兽却不会因此就停下。

    下一刻,云兽双翅一振,无坚不摧的风刃便如雨点般落下,化为收割生命的利器。

    片刻后,云兽停在了一处大约两人高的山洞前。

    上百人的疾风盗,如今只剩下十几人,苟延残喘地躲在了山洞之中。

    “你、你、你们是什么人?”

    亲眼目睹了云兽是如何轻而易举地,将上百名疾风盗杀得干干净净之后,这些疾风盗余孽早已被吓破了胆子,看到江淼缓缓走进山洞,手中的武器都在微微颤抖。

    江淼却摇摇头,没有回答这群渣宰的兴趣。

    抬手凝聚出一道斗气匹练,眨眼间,最后的障碍也被彻底扫清。

    江淼没有停留,继续向着山洞深处走去。

    滴答,滴答……

    在山洞的最深处,是十余间牢房,铁栅栏中关押着上百名衣不蔽体的人。

    他们都是疾风盗的“战利品”。

    很显然,在劫掠的时候,疾风盗也是有所选择的,这上百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以年轻女子为主。

    只不过,这些俘虏不仅蓬头垢面,衣不蔽体,脸上也满是麻木空洞,犹如没有活力的牵线木偶一般。

    只有极少数人,脸上还残存着几分生气,但即便是他们,看到有人走近时亦是满脸惊恐。

    他们都是疾风盗的“战利品”。

    江淼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般场景,不管看上多少次,总是无法令人高兴起来啊。

    当!

    “疾风盗已被剿灭,你们自由了。”

    将所有的铁栅栏全都切碎后,江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雅妃正指挥着云兽砍树,并将原木削成木板,拼接成一个巨大的木蓝。

    石毅则是一脸惊叹地看着雅妃,差遣堂堂的六阶魔兽去做这种杂活,整个加玛帝国恐怕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了。

    江淼从山洞里走了出来,随意地坐在石毅身边:

    “对了,还没问飞鹰宗这么处心积虑地陷害你,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