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魁 > 二百二十三:淬炼剑意(下)
    “好。”

    李不琢一答应,方泰柯点点头,取剑于手中,用另一只手轻轻一弹剑身。

    铛的一声,李不琢只觉心旌摇曳,气血震荡不已。

    方泰柯又连弹三下,清声吟道:“斩或黄泉六鬼锋,洞开冥域跨蛟龙。晓开金鼎飞神剑,天下都游半日功!”

    方泰柯声音不大,李不琢耳边却如闻惊雷,似乎耳膜都要被冲破,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一晃神,耳中的吟声再度清晰起来,但声音已经不同。

    恍惚中,他看见一人一剑斩杀万鬼,荡涤阴冥,拨云见日,御剑而行,朝游北越暮至苍梧,口中高歌长吟的,便是方泰柯所吟的诗歌。

    那一剑荡涤阴冥的气势另李不琢心神激荡,李不琢心知若能得这一剑的一成剑意,便能让自己的剑道境界脱胎换骨。

    “这便是陈蜇龙。”

    李不琢心中明了,忽又想到在梨山石壁上参悟的业火燔身相。

    陈蜇龙的剑意是斩却无视恶鬼磨练出来,那位佛家圣尊也是身入鬼道,身化恶鬼,两者虽截然相反,却都与鬼道有关,这是因为百年前,大夏龙庭衰落,民生凋敝,死人无数,人道一弱下来,鬼道便兴,于是该时的炼气士多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也造就了无数英雄。最终七天宫立鼎人道根基,将鬼道镇压下去,再复人道昌隆,

    “我若能领悟这一剑的剑意,便是大有收获,不过那歌诀所指的,却不单单是斩鬼……”

    李不琢心中一动,一晃神,方泰柯弹剑的三声已经过去,而李不琢脑海里见到的剑意幻象也消弭无踪。

    李不琢睁开眼,方泰柯问道:“如何?”

    李不琢摇摇头:“是我愚钝,虽然有了一些领悟,但只是皮毛。”

    “哦?”方泰柯顿了顿,“你领悟了什么,那句口诀,你可听懂了?”

    李不琢点点头,他博览群书,自然立刻就听明白,方泰柯吟诵的诗歌,乃是一篇炼气法门。

    便隔着五尺距离,在昏暗的剑冢中与方泰柯对坐解释道:“所谓斩或六鬼锋,所斩的六鬼既是妖鬼,也是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识六欲。”

    方泰柯点点头:“不错,继续说下去。”

    李不琢顿了顿,斟酌了一下,又说:“玉炉霭霭腾云气,金鼎??鞒ぷ现ァI袼?笔鼻诟裙啵?袅?闶够鹆?伞4四诵〉啦刂械牧镀?诰鳎?衤?俗陨砭?纾?破?闶悄?牛蛔现ナ腔蒲浚?鸲ψ匀槐闶鞘逗!V劣谒?降南??鸲Γ?鞘逗M?髦?猓??降目珧粤??灿搿盎鹆?倍杂Γ?橇镀?蹦?判律??胁晃裙痰淖刺?!

    李不琢说着,想到小道藏中教导炼气士用“神水”代指的“诚意”,小心提防,不使内?畔?ⅲ?缏谋”??买亓?囊桓觥翱纭弊郑?锤呦铝⒓??榔?稍疲?闹胁唤?锌?

    但他也知道这并不是说陈蜇龙的境界便远超编纂小道藏的无数前贤,只是小道藏乃传世法门,宜求稳而不宜求快。

    不过,李不琢眼下已过了初学的阶段,这口诀却是正适合他。这份剑意,对他的剑道再契合不过,之前的那一道圣言剑字也比不了,那圣道剑意浩则浩矣,却不够勇猛精进。

    方泰柯听李不琢解释了一番,面色一缓,只是他转生为人,尚未学会喜怒哀乐,不然这时候的表情就该是微微一笑了。

    他说道:“炼气法门玄奥晦涩,你能解释得这么通透,看来是真的懂了。”

    “只是懂了口诀含义,但对那剑意,我还是一头雾水……”

    李不琢轻声说道,这话也不是谦虚,他自知虽然有些悟性,但之所以能修行到如今的地步,多半还靠着梦里春秋的天赋,刚才方泰柯只让他参悟了一瞬,又能看出些什么来。

    “无妨,若你能一眼就领悟真君的剑意,便是以天纵之才都不能形容了。”

    方泰柯说着又一弹剑身。

    铛!

    石壁上灰尘都被震落几丝,若说之前的力度像是将士倚马无聊时弹剑放歌,这回却像是结结实实的兵刃碰撞,激越、高亢、震耳欲聋!

    李不琢这才知道方泰柯之前所说的霸道的含义,有内?呕び釉喔?攵?ぃ?馍?舯旧聿⒉荒苡跋炖畈蛔粒???舴⒊龅耐?保?畈蛔列纳袢缡苤鼗鳎?袷卤磺О俳7娲铀拿姘朔铰至骺沉艘槐椋

    紧接着李不琢又见到了之前荡开阴冥的剑,但这回比之前清晰许多,更有甚者,他一时间觉得自己便是陈蜇龙,又化身为妖鬼,被陈蜇龙一剑斩杀,强烈的挫败感让他险些开始怀疑自己的剑道。

    咔嚓!黄芽乍然现出一道裂纹。

    “嗯?”方泰柯眉头一动,看向李不琢,微微摇头。看来李不琢果然承受不了升邪剑的剑意,自身剑道要被毁了。

    其实这口诀之中共有两式剑道杀招,一式洞开阴冥,斩灭邪妄可称顶尖,另一式,却是便是所谓的“天下都游半日功”中,包含的咫尺天涯的神通。当年时人皆谓陈蜇龙剑道通神,身为升邪剑的剑灵,方泰柯却知道他的遁术更为出色。

    眼下李不琢领悟洞开阴冥时,便黄芽开裂,可见连剑意都已经受损,恐怕许久才能恢复,更重要的事,习剑之人,一旦没了锐气,便要废掉一半了。

    而与此同时,李不琢的识海中,黄芽微微一颤,又光泽如新,裂纹消失不见。

    “不易乃不变之常,我的剑道,怎会随便动摇。”

    李不琢心念一动,黄芽复原如初,又继续观摩陈蜇龙的剑意。

    方泰柯眉毛轻轻一挑,没出声打断李不琢,心中却有些惊讶,最坚定的剑道并非坚不可摧,而是破而能立,李不琢的剑意坚定,倒是超乎他意料之外。

    此时,李不琢已催动恶鬼相的识印,身化恶鬼,迎面与那一剑相抗。

    每一剑过后,李不琢的黄芽便被劈开一道裂痕,但剑道一转,又复原如初。

    如此直面相对,李不琢对这洞开阴冥的一剑领悟渐深,渐渐的,每一剑过后,黄芽上产生的裂痕愈发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