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劈天斩神 > 第三千零一章 跟上火烈鸟

第三千零一章 跟上火烈鸟

作者:江边一闲 返回目录
        

火儿所处的位置,跟金甲之间的距离,少说点还有好几百里地。


        

从这儿往凤凰山深处走,越往里温度越高,也被称之为极阳之地。


        

夏离山脉深处的极阳之地,和这儿的极阳之地没有半点关系,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


        

不过,几乎所有的极阳之地,都是炽热难当,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


        

“不会吧,你都这么厉害了,又是麒麟一族,怎么会怕热呢?”大鹏瞄了火儿一眼,诧异的问道。


        

虽然不一定是火麒麟,但麒麟一族本身就不会惧怕炽热的天气,甚至有不少还喜欢从炽热中获取自己需要的能量。


        

呆在极阳之地修炼,实力的提升要远远超过其他地方。


        

火儿不愿意跟大家一起走,在大鹏看来有点不可思议。


        

“大鹏,我们走。”


        

逸尘回头又对火儿说了一句:“你小心点,不要跟他们拼命。”


        

火儿目前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九级战皇的境界,即便是鬼车回来,也未必能对火儿产生太大威胁。


        

而且,鬼车和四眼的目的不是针对火儿,而是要寻找凤凰血脉拥有者,以及传说中的凤凰真血。


        

只要火儿心里有数,和他们周旋即可,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大鹏不知道原因,是因为先前只顾着弄明白主母的事情,压根就没听见火儿跟逸尘后面说的话。


        

火儿坚守岗位,要把那些可能对飘然不利的人物和势力引出来,免得敌暗我明不好对付。


        

等逸尘等人和大鹏离去,火儿又恢复了之前的习惯,有意无意的在这一带溜跶。


        

而鬼车和四眼二位,则通过孔二公子了解,关于守护神鸟的一些情况。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四眼的脖子上,少了一大块羽毛。


        

被一坨黄灿灿的鸟粪沾上,即使早已清理干净,四眼还是忍不住隔三差五的搓揉一把。


        

愣是把原本羽毛丰厚的脖子给揉秃噜了,连脖子上的皮都搓掉了一层,弄得血糊糊的很难看。


        

“应该没事了。”鬼车忍住笑,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当然没事,那个猥琐的猴头鸟,就只针对我一个人,哼!”


        

就此罢手自然不甘心,可要是一进去又碰见了猴头鸟,四眼岂不是要再恶心一回。


        

要是明刀名枪的干一场,别管输赢四眼都不在乎。


        

关键猴头鸟根本就不和他靠近,弄出一些乌七八糟的玩意儿恶心人,实在让四眼接受不了。


        

“二公子说了,守护神鸟很懒,一般的时候除了睡觉还是睡觉,白天夜里都一样,所以有人叫他白夜鸟……”


        

鬼车可以跟孔二公子单独联系,把四眼的意思转告给对方,并从二公子那儿获得消息。


        

孔二公子没见过守护神鸟,但孔雀一族有不少老一辈的首领,对守护神鸟比较了解。


        

连兽禽两族大战都没现身,据说就是睡过头了没赶上。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干扰,把沉睡的守护神鸟给吵醒了,这家伙基本不会露面,更别说发动攻击了。


        

“白夜鸟……怪不得那家伙话都懒得多说,就弄出一帮子鸟类,连鸟粪都用上了。”


        

四眼虽然还觉得反胃想吐,但孔二公子的话说的蛮有道理。


        

若是守护神鸟跟其他的强者一样,至少也得施展出自己的实力,将不速之客驱赶。


        

或许正如孔二公子所说,猴头鸟睡得迷迷瞪瞪的被吵醒,一怒之下来不及拿趁手的兵器,便将周边的所有物事都利用起来。


        

这还不算,他没的睡也不能让别人睡得香,一番鼓捣之后,附近的几乎所有的鸟类都被他给轰了出来。


        

就连那些孵出小鸟不久,还要找食物喂小鸟的母鸟,也一个个的折腾出来参与到驱赶四眼的战斗中。


        

“就是,二公子知道的就这些了,反正不会再遇上……”鬼车还是第一次看见,四眼有如此狼狈的形象。


        

不是被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是被猴头鸟给折腾得恼羞成怒。


        

不管怎样,既然守护神鸟不会经常现身,晚点再查探一下若是没动静,四眼再进去应该没有问题。


        

“你确定?”四眼将信将疑,皱起眉头苦着个脸。


        

“大不了我多看几次。”鬼车不想让四眼为难,就只能辛苦一点了。


        

好不容易放下心来,四眼和鬼车重新深入之后,倒是没再遇到猴头鸟,可逸尘等人的行踪也无从查探。


        

呼呼~~


        

山峦某处,一片红光闪烁,一个巨大的身影在光芒中移动。


        

“麒麟?!”鬼车一看,兴奋得大叫一声。


        

失去了逸尘等人的踪迹,二人正在懊恼不已,就见麒麟的身形出现。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老天也不是特别无情,好歹有了一个线索。


        

“小点声,跟过去看看。”四眼做了个手势,便和鬼车一起朝着闪光的地方飞去。


        

麒麟的精神力非常强大,强大到鬼车都没办法吸走他的魂气。


        

鬼车最拿手,也是为让人恐惧的手段,就是能够将别人的魂气吸走。


        

没了魂气,就算实力再强,也如同水中浮萍随波逐流,根本就稳不下来,也失去了根基。


        

便是仗着这个手段,鬼车在禽族领地内,也算是威风凛凛的存在。


        

跟麒麟交手好几次,哪怕有四眼暗中相助,鬼车也只能获得些许优势,却不能对麒麟构成重大威胁。


        

当然,四眼并不希望鬼车顺利得手,否则自己的存在感就会减弱。


        

一旦双方解除合作关系,四眼想要实施自己的计划,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四眼既要帮助鬼车,又不能帮的太多,如何掌握好分寸,让他大费脑筋。


        

如今麒麟就在山峦之中,四眼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便拉着鬼车悄悄靠近。


        

哗嚓哗嚓……


        

鬼车经过的地方,总有刺耳的声音响起。


        

四眼回头瞪眼,恼怒的问道:“又不是晚上,你怎么鼓捣出老牛拉破车的声音了?”


        

鬼车又叫九头鸟,实际上曾经有过十个脑袋,其中一只出了意外,只剩下目前的九颗脑袋。


        

九头鸟的称呼比较形象,却不如鬼车让人铭记在心。


        

每到夜晚,九头鸟出行的时候,都会发出类似于拉车的声音哗嚓哗嚓的,弄得人心惶惶。


        

由于九头鸟最让人忌惮的,就是深更半夜到处溜跶,并趁着不如不注意,悄悄的吸走人家的魂气。


        

出于对九头鸟的恐惧,人们晚上紧闭门户,防止九头鸟闯入。


        

好在有拉车的声音,能让人提前获知对方的行踪,这才有了防范的可能。


        

本身就是半夜,自然不会有人吃饱了没事干拉车遛弯儿,于是人们便把九头鸟当成了鬼,鬼车鬼车就是由此而来。


        

不仅是在禽族领地,就算是人类居住的地区,也有鬼车的恶名传扬。


        

久而久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鬼车的拉车声,四眼当然不会不懂。


        

“可我一旦进入小心谨慎的状态,就会不自禁的当成了夜里……”鬼车有点小委屈,撇着嘴说道。


        

白天大大方方的出行,鬼车基本属于正常,也只有在晚上心怀鬼胎,才会鼓捣出动静。


        

怕麒麟发现被跟踪,从而四下逃窜,鬼车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某种状态,倒也不是故意为之。


        

“调整,忍住,别再瞎鼓捣了。”四眼不耐烦的呵斥。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让麒麟跑了,不然的话,又得花费力气寻找。


        

被猴头鸟袭击之后,四眼不敢再次启动白光搜索,即使能查探出逸尘的行踪,也只好暂时放弃。


        

四眼越是呵斥,鬼车就越是紧张,拉车声就越来越大。


        

还没靠近麒麟,二人就看见山峦中的麒麟腾空而起,飞向另外一个方向。


        

鬼车和四眼彼此瞪了瞪眼,赶紧调整速度,悄悄跟了上去。


        

嗖嗖~~


        

空中偶尔有鸟类飞过,大鹏的飞行高度明显降低。


        

火儿给出的大致方位,并不是某一个固定的存在,而是根据周边环境做出的判断。


        

逸尘等人离开火儿没多长时间,就进入一片云山雾罩的空间。


        

除了温度上升以外,还时常看见有红光闪现。


        

山峦逐渐增加了高度,在顶部会有一撮撮的火焰腾起。


        

只不过,由于距离的缘故,逸尘没法确定,这是真的窜出了火焰,还是某种虚幻。


        

“老大,我看到火烈鸟了……”小蝶从高空中降落到大鹏背上,向逸尘汇报周边情况。


        

火儿告诉过逸尘,前方有数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却不能具体到金甲和飘然所处的位置。


        

主要原因是环境复杂,烈焰肆虐,即便是才经过不久,也很难留下可供查探的气息。


        

炽热的温度,以及可能喷出的岩浆,都能弱化各种气息的残留,使得寻找变得困难。


        

这也是禽族领地凤凰山深处,极少有人顺利到达的原因之一。


        

无数想进入的禽族成员,往往只能在外围一带绕圈子,几次三番的走冤枉路之后,信心渐渐消失。


        

尽管都认为凤凰山深处的鼎天柱附近,或许有重大机缘,但几乎没有成功踏入的记录,这也给众多有实力的禽族成员巨大诱.惑。


        

“大鹏,跟着火烈鸟,但不要惊动他们。”逸尘看了看上方的虚空,对大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