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超凡贵族 > 第689章 阴影之王的骑士

第689章 阴影之王的骑士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次日下午,金眼伯爵夫妇在夜莺庄园主卧的大阳台悠闲地享用着午后茶。


        

索菲娅披着一件宽松舒适的蛛丝睡裙,艳丽夺目的紫色秀发洒在肩头,举止优雅地品尝一块松子蛋糕,圆几下面,她双腿交叠,将雪白玲珑的纤足搭在维克多的膝盖上,时不时撩拨一下正在回味亚瑞特高原雪尔茶的丈夫。


        

激情四射的欢愉让久别重逢的陌生感迅速褪去,索菲娅又找回了和维克多亲密无间的感觉,不同的是,她现在享受被丈夫的宠爱,以前都是她宠爱自己的小丈夫。


        

毕竟,维克多现在是圣域强者。在来见他之前,索菲娅甚至担心境界的变化导致维克多不再喜爱自己。剑圣德拉文就是前车之鉴,他登临圣域之后,逐渐疏远了黄金阶以下的情人。


        

索菲娅显然是多虑了,维克多还是维克多,只不过她自然而然地把自己放在较低的位置,以取悦自己的丈夫,享受他的宠爱为乐。


        

这种感觉很新鲜,也很美好。


        

吃掉点心,粉色的舌尖轻舔晶莹红唇,索菲娅声音柔柔地问道:“亲爱的,新到的雪尔茶滋味如何?”


        

维克多放下造型精美的银杯,颔首道:“棒极了,我很喜欢。”


        

将发丝撩至肩后,索菲娅挑了下紫色的细眉,神情慵懒又娇媚地问道:“比我怎么样?”


        

不运转斗气的时候,她就是个妖精……紫眼血脉的原始种族也许具有魅惑强者的超凡能力……维克多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作为心灵主宰,他从专业的角度解读索菲娅目前的心理状态。


        

“雪尔茶的滋味怎么能和我的妻子相提并论?”维克多非常“严肃”地赞美了伯爵夫人。


        

“魔芋药剂让我避免被元素海同化,可它的味道也比不上我的小维克多。”索菲娅抿嘴一笑,手托香腮,眼睛弯弯地说:“那……安德莉娅,还有吉莉安和我比呢?谁的滋味更让你留恋?”


        

“呃……亲爱的,你是否知道紫眼血脉的源头?”


        

维克多咳嗽一声,明智地转移话题,却迎来索菲娅一个妩媚的白眼。


        

“我哪里知道紫眼血脉的源头?东部联盟是骑士贵族的流放之地,有许多许多的骑士血脉。埃莱亚诺家族早期拼命收集骑士血脉,可以用‘饥不择食’来形容。他们获得紫眼血脉纯属偶然,恐怕苏斯王国都不清楚紫眼血脉的源头在哪?何况,我又不是埃莱亚诺王族的直系后代,我只是个倔强的野骑士,运气稍微好一点,你问我,可找错人了。”索菲娅不屑地撇了撇嘴,红唇微微嘟起的样子也别具魅力。


        

维克多兴致勃勃地说道:“我猜测紫眼血脉源自某个古老的智慧种族,它们的血脉法则非常强大,以至于能够阻碍紫眼骑士晋升黄金阶。你看,埃莱亚诺王族的紫眼骑士都是女性,且从来没有出现过黄金骑士。这是因为,骑士血脉要通往元素海,而紫眼血脉是属于现实世界的法则。所以,你和埃莱亚诺的紫眼贵女一样,天生具备魅惑天赋,可是你已经共鸣了36个元素位,推开了元素海的大门,到了半黄金化的境界,而你眼睛只有运转斗气的时候才呈现碧绿色,平时都是紫眸。这和普通的怒涛骑士截然不同,说明紫眼血脉阻止你深入元素海……”


        

“西尔维娅说我有机会晋升黄金阶……我相信西尔维娅。”


        

索菲娅举起纤美的手掌挡住小嘴,打了一个哈欠,表示对这个话题毫无兴趣,却在桌子底下晃动玉足,挑逗着自己的丈夫。


        

维克多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们聊点别的……你这个大商业贵族受撒桑领主的欢迎,不像我,连安琪公主都躲的我远远的,这些天,你收到了什么新消息吗?”


        

索菲娅故作惊讶地说道:“你从风铃镇赶到夜莺庄园,沿途没有领主款待怒风剑圣?”


        

“没有。”维克多脸色臭臭地说道:“一个个都躲着我……齐格皇储和芙瑞雅长公主倒是派密使找过我,我又怎么可能搭理他们?”


        

“我可怜的小维克多……也有被人嫌弃的一天。”索菲娅同情满满,旋即咯咯娇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就是因为维克多和安德莉娅正式结为伴侣的关系,撒桑帝国的三大领主阵营都刻意避开与怒风剑圣接触,教会更是恨不得维克多早点滚蛋才好。


        

以巴塞留斯家族为首的西部领主阵营愿意亲近怒风剑圣,高贵的兰德尔殿下可以作为牵制光辉骑士团的一张底牌,防止教会对巴塞留斯家族极限施压。既然是底牌,那就不能轻动,以免激化双方的矛盾,失去回旋的余地。何况兰德尔殿下是南方王国的大领主,皇位争夺是北方领主的内部事务,请兰德尔殿下出面干预,反而显得巴塞留斯家族十分虚弱。所以,最好的应对方法是避嫌,反正有安德莉娅.温布尔顿女伯爵在,谁都知道巴塞留斯家族和怒风剑圣关系匪浅。


        

撒桑的中部领主正在观望局势的发展,盛情邀请兰德尔殿下做客,有站队巴塞留斯家族的嫌疑,大家还是不见面为妙。


        

光辉骑士团控制的东部领主集团那就更不用提了,他们和教会一样,希望怒风剑圣早走早好。皇长子和长公主稍微接触一下,见维克多没有回应,也就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说起来,岗比斯的高阶骑士受铜戟城冷遇全拜维克多所赐,戴克里安家族连怒风剑圣都不招待,那就更不能邀请岗比斯的白银骑士去铜戟城做客饮宴。


        

索菲娅开心了一阵子,一双媚眼恢复了清澈,淡淡说道:“撒桑帝国的粮食涨价了,我推测到今年的火之季,青麦价格要上涨三成。”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这是用粮价促使自由民前往西顿开拓领,接受撒桑领主的佃户整编。”


        

索菲娅接口说道:“未来三年,青麦的出口价格将居高不下,南方诸国别想储备青麦。”


        

“岗比斯现在自给自足没有问题。”维克多摇头失笑道:“撒桑西部不产青麦,粮食储备不足以招募大量佃户。光辉骑士团和血狼堡仅仅推动粮价上扬,巴塞留斯立刻居于下风。那些摇摆不定的中部领主也就偏向了腓特烈皇族。”


        

索菲娅端起银杯,抿了口碧绿的雪尔茶,说道:“据我所知,光辉骑士团到目前为止,一共增添了6位殿下,19名白银圣骑士。图尔南斯的妻子,夏洛蒂娅.贝纳迪克特也成功晋升为黄金圣骑士,是由佛利德斯牧首亲自主持了晋升仪式。”


        

相较普通的骑士家族,圣骑士有古老血脉、有光明印记、有神恩等优势,一场辉煌的胜利就增添了好几位殿下。霍华德.特斯蒂尔更是晋升为传奇阶的狂风圣骑士,他境界比维克多低,可要是论个体战斗力,维克多也不敢说自己能稳赢大团长。就凭这一点,光辉骑士团抵消了一部分,由奥萝克希娅晋升传奇带来的影响力。


        

光辉骑士团的实力突飞猛进,遥遥领先任何一个势力。


        

不过,世俗的归世俗,神权归教会。光辉骑士团再强大,作为神职者,他们不能简单粗暴地干涉撒桑帝国的皇位之争。


        

“唉,有了这么多新晋殿下,又要准备好多贺礼。”维克多唉声叹气,旋即又好笑地说道:“夏洛蒂娅晋升黄金骑士,图尔南斯今后的日子恐怕会很难过。他又不是高阶骑士,无需遵守伴侣原则,被夏洛蒂娅吃得死死的。”


        

索菲娅掩嘴笑道:“第一圣武士是出了名的惧怕夏洛蒂娅,你不知道吗?”


        

维克多楞了下,哑然失笑道:“我还真没听说过这样的传闻。”


        

“很少有人敢说而已……图尔南斯殿下怕老婆的事情,只在女圣骑士的圈子里流传。怎么样?金眼伯爵夫人的消息很灵通吧?”索菲娅微微扬起精致的下巴,矜持又得意地说道。


        

“那么,美丽的伯爵夫人还有什么隐秘的消息可以告诉我的?”维克多微笑问道。


        

索菲娅眨了下眼睛,沉吟片刻后,蹙起眉毛说道:“我在铜戟城听到一个非常正式的传闻……涉及到撒桑皇室的隐秘。”


        

“撒桑帝国上一代皇帝与特斯蒂尔家的一位女牧师有过短暂的伴侣关系。后来,那位女牧师调回教廷任职,与腓特烈皇帝的情人关系宣告结束,可她在艾尔教国生下了腓特烈皇帝的女儿,取名瓦莱丽.腓特烈。”


        

维克多原本听的津津有味,索菲娅说到瓦莱丽的姓氏,他心中一动,追问道:“瓦莱丽姓腓特烈?血狼堡承认她的公主身份?”


        

索菲娅微笑摇头道:“血狼堡承不承认这位公主殿下,她都姓腓特烈。”


        

维克多目光灼灼地说道:“有点意思,继续说。”


        

“瓦莱丽后来和纳赫蒂加尔国王生了一个女儿,她把腓特烈的姓氏传给了女儿,自己去修道院当了一名女牧师,并在十二年后逝世。她将女儿托付给霍华德.特斯蒂尔大团长抚养。”


        

“那个孩子现在18岁,名叫伊丽莎白.腓特烈,拥有撒桑帝国公主头衔……以及皇位继承权。”


        

维克多停止按摩妻子光滑紧致的小腿,从椅子上站起身,踱到阳台边,皱眉思索片刻,惋惜地叹道:“这下子巴塞留斯家族没有机会了。”


        

巴塞留斯家族目前不具备恢复铁山帝国的条件,其中的道理,鹰狮旗下的大小领主都懂。只不过腓特烈皇帝和大公双双陨落,依附于巴塞留斯家族的领主们必须向主君建言复国,这是忠诚的表态,与政治局势无关。巴塞留斯身为主君必须做出坚决的回应,这是铁山帝国的立场表达,和两位公爵殿下的个人想法无关。


        

有的时候,政治游戏就是这样蠢得让人发笑。


        

既然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鹰狮旗下的领主们一定要尽力而为,巴塞留斯也并非毫无机会。


        

凭撒桑西部领主集团的实力显然不足以恢复铁山帝国,除非他们能吞下整个撒桑帝国,再竖起鹰狮皇旗。条顿公国和撒桑中部领主的态度对巴塞留斯和腓特烈两大家族都至关重要。


        

光辉骑士团出手了,一套组合拳下来,巴塞留斯家族毫无还手之力。


        

特斯蒂尔的第一招:巴塞留斯有粮食吗?没有粮食就没有人口,没有人口拿什么复国?


        

第二招:西顿汗国刚刚被打下来,北方领主的军队都有损伤,光辉骑士团现在实力大增,你们是否需要教会的武装力量维持疆域,巩固战果?


        

第三招:伊丽莎白.腓特烈公主是纳赫蒂加尔的黄金血脉,她可以继承撒桑帝国的皇位!


        

光辉骑士团切中问题的关键,撒桑西部领主和中部领主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黄金血脉的扩散有极限,帝国的疆域自然有极限。西顿汗国加上撒桑帝国广袤无边,可以容得下两个北方大帝国,巴塞留斯托庇于光辉骑士团的羽翼之下,埋头发展几十年,铁山帝国必然复兴。奥萝克希娅和乌瑞恩象征性地挣扎一下,顺势就妥协了,北方领主团结一致,皆大欢喜。


        

当然,光辉骑士团公然干涉一个帝国皇位继承权犯了大忌。但这个问题要看两面,撒桑东部领主原本就是圣骑士家族的世俗力量,光辉骑士团对自己人动手,谁也不好说什么。


        

另一方面,撒桑领主想不想从腓特烈皇族那里汲取黄金血脉?撒桑领主默许伊丽莎白登上帝国皇座,外部势力只能干瞪眼,哪怕有人跳出来指责光辉骑士团,也会被撒桑领主嗤之以鼻,说他出于嫉妒心在那胡言乱语。


        

关键在于所有人都愿意耐心观望伊丽莎白.腓特烈女皇的血脉品质。光辉教会保全古老的骑士血脉近万年,圣骑士现在能拿出第一个黄金血脉,就能拿出第二个。如果纳赫蒂加尔的黄金血脉足够稳定,哪怕世俗领主不能通过联姻把家族血脉提升到黄金阶的层次,晋升为白银血脉家族也非常不错,能够在开拓战争中巩固一大块新领土。


        

而且,光辉骑士团允许铁山帝国复国标志着圣骑士家族往中立阵营偏移,反之,才算干涉世俗政治,到那个时候,领主们集体抵制光辉骑士团也不迟。


        

维克多摇头叹道:“我终于知道佛利德斯牧首为什么要请纳赫蒂加尔出手对付半人马大可汗了……这是为伊丽莎白女皇造势。我还想乘着光辉骑士团和巴塞留斯家族角力的时候,搞点事情,看来是不成了。”


        

索菲娅从后面抱住维克多,柔软的胸部紧贴他的后背,低笑道:“亲爱的,这些都无关紧要……西尔维娅的礼物已经在路上了,由野蛮人长老哈拉尔德阁下亲自押送…….你们瞒着我干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你准备怎么奖赏我?”


        

维克多转身搂住索菲娅的纤腰,调笑道:“亲爱的,你想要什么?”


        

索菲娅咬了下红唇,吃吃笑道:“一个孩子……继承我们的黄金团。”


        

“好!我们努力努力,说不定就有了。”


        

*******************************


        

阴影议会,梦境殿堂。


        

有如黑影凝聚的骑士单膝跪在空旷的殿堂中央,沉声说道:“主人,我们失败了。阴影主教陨落在蝎尾狮的手中,暗中支持他的罗恩圣武士也销声匿迹,特里戈瓦尔奉命清洗了忠于阴影主教的阴影牧师,还有阴影议会所有的诱饵野巫师。现在,没有新的阴影主教能够进入梦境殿堂,我们同阴影议会的议员们失去了联系。相信几年以后,您控制的阴影议员都将自谋出路,投靠世俗领主。”


        

“.…..守秘人一脉进入了黑暗期,我们只能沉寂,等候新的阴影主教进入梦境殿堂,重组阴影议会。”


        

黑暗期……沉寂……守秘人议长以普通成年人的样貌出现在阴影骑士的面前,他的神色沉重,在梦境殿堂的法术维持下,居然栩栩如生,由此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


        

梦境殿堂记录过多个黑暗期,最短的13年,最长的142年,在这段期间,守秘人一脉只能沉寂,除了阴影骑士,他们和外界的阴影牧师失去了联系,必须等到有人把阴影主教的冥想法练到第六级,再次进入梦境殿堂,双方才能继续推动阴影议会的传承。


        

这一代的守秘人议长岁数已经不小了,作为传奇阶的施法者应当享有权力,而不是默默无闻地伪装自己。就像阴沟里的老鼠,无论它有多大的本领,死在阴沟里还是一只无人关注的臭老鼠。事实上,到了传奇阶,没有命运的眷顾是不可能更进一步的,而命运的眷顾必然来自肩上。


        

阴影牧师、阴影主教、阴影议员无法忍受沉寂,守秘人议长同样不甘心寂寂无名。他和同伴们筹谋已久,甚至动用守秘人一脉的特有法术,推动大预言术的余波,让未来的变化朝有利的一面发展。


        

但他们还是失败了,一败涂地。阴影主教抛给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外壳遭到清洗,这无关紧要,但阴影主教死了,守秘人议长的信使就死了,真正的阴影议会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最糟糕的是,阴影主教的好友,高阶圣武士罗恩销声匿迹,再没有人能够庇护阴影牧师,特里戈瓦尔可以随意处置其余的阴影牧师,破坏阴影主教的各种安排,包括处决他所看重的继承人。


        

下一位阴影主教的出现遥遥无期,守秘人议长甚至无法确定后面的阴影牧师是否会苦练冥想法。


        

就算有人能成功构建梦境殿堂的法术模型又能怎样?要不了十年,阴影议会将土崩瓦解,守秘人议长必须重新组建一个阴影议会,这或许又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又或者再没有机会了。


        

佃户制的推广将让新生的小巫师轻易地落入领主和教会的手里。


        

守秘人议长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失败?纳赫蒂加尔为什么不愿意斩杀半人马大可汗?他如果获得荣誉与声望,再出面斡旋,巴塞留斯家族和岗比斯大领主肯定会回心转意,支持阴影牧师走上前台。难道,纳赫蒂加尔也靠不住吗?”


        

“纳赫蒂加尔的回应是,半人马大可汗没有去条顿公国,而是去沃顿大草原,这与当初的计划不符。”阴影骑士低着头说道。


        

“那是意外!命运线的变化难以捉摸,总有意外发生!”守秘人议长低吼,梦境殿堂一阵波动,十二座阴翼天使雕像齐齐转头,仿佛活了过来。


        

等守秘人平息了怒气,梦境殿堂恢复如常,阴影骑士恭敬地说道:“尊敬的主人,我有建言。”


        

“说!”


        

阴影骑士抬起头,黑雾组成的面容上那双白金色的眼眸闪耀着光辉,“主人,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因为我们没有名声。在大领主和高阶神职者看来,无名者的成果可以随意剥夺。”


        

不要说领主,就连领民都会剥夺流民的财产,只要他没有主人,又没有向边境岗哨缴纳入境费,统统可以视作不怀好意的盗匪。实际上,这些人也确实会干出盗猎、盗采的非法勾当。


        

无主人则无权利,无名声则无势力,人类国度的普遍认知一直如此。


        

“主人,就因为我们没有合法的名声,金眼伯爵一见到我,就向我下杀手,根本不屑听我的话语;巴塞留斯家族也只是在利用我们,获取血卫士和影战士的秘法,他们同样不会真心与我们合作。至于纳赫蒂加尔……没有区别。”


        

“没有区别?”


        

“纳赫蒂加尔和兰德尔殿下、和巴塞留斯家族、和圣骑士家族没有区别!光明卫士即便在教会内部获得话语权,纳赫蒂加尔也会想特里戈瓦尔那样对待阴影牧师。主人,不会有区别的……”


        

“哈哈,我们渴望获得合法的名声,所以找巴塞留斯、纳赫蒂加尔、金眼伯爵合作。因为我们没有合法的名声,他们要么想杀死我们,要么只是在欺骗我们……这个问题根本无解,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守秘人议长大笑不止,摇头道:“费了这么大劲,才搞清楚这么简单的问题。”


        

阴影骑士深深地低头,额头几乎贴到地板上,沉声说道:“主人,我们只有唯一的出路。”


        

“什么出路?”守秘人议长神情落寞地问道。


        

“……唤醒阴影之王……”


        

话音刚落,空旷的大厅内,十二座影翼天使雕像齐齐转身,十二双淡漠的白金色眼眸盯着跪伏在地上的阴影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