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世纪孤儿 > 第三十一章 真挚关怀
    “笨龙”没看海歌,两眼直直地朝前盯着,像是在望着从面前经过的难民。他低声说出,或者说吟出一句话:“就算太阳火烧尽地球万物,也烧不灭人性,它与灵魂一样能够永恒,并成为所有诞生出智慧生物的星球的共性。”

    “你……你在嘀咕啥?”海歌不确信自己听到的是否正确,吃惊地问。纳米机器人要真能从“复仇”联想到人性,并将它与“灵魂”进行类比,从中探索出永恒的涵义,说明他不仅懂得情感,还具有深奥的哲学思维方式!

    成功对海歌的问题避而不答,恢复他的服务生腔调问:“先生,对于成功变化成笨龙的效果,您还满意吗?满意请说1,不满意请说2。”

    又是这句!

    海歌含混地道声“2”,提步往前走。矮胖小子撅起厚厚的嘴唇,跟上他又赶到他前面,继续充当向导。

    就这样,海歌望着已经逝去的好友的背影,踩着他踏过的地方,向全息图景里的北极进发。笨龙的“出现”,给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力量,特别这股力量中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仇恨。

    破败如惨遭希腊人洗劫后的特洛伊城的西津市消失了,海歌的头顶像给拉上一道糊白窗纸的天窗,隔离开了刺眼的阳光。他知道,太阳展开与U星黑洞的拉锯战已久,内部核燃料的消耗速度正大大加快,很快就将向红巨星转变。如果是在现实世界,氦闪随时可能发生,比地球科学家的预测提早了几十亿年。

    成功请海歌止步,告诉他马上就要转换图景,转换过程中不要再挪动位置。海歌点头遵守,却感到荒原上的酷热侵袭而来,眨眼的功夫,他就仿佛变成了一只被泥巴裹得严严实实的鸡,用木棍串着架上了炭火。

    海歌的真实意愿,并不想见到北极大陆,等待图景转换的间隙,他感觉极不自在,就好像这段行程是给逼着走的,是成功强迫他去见并不想见的场景。请成功变成笨龙的要求很突兀,他也说不清为何一定要选在这种时候这么做。或许是源于他内心深处的一个想法:北极大陆上,一定有他要找的那帮人,他要把他们的丑恶嘴脸看清楚,并想方设法阻止现实中的他们,真在灾难来临时通过海路逃去地球上唯一的安全之地!

    成功转换全息图景,不是只需要搓搓手那么简单吗?这次的时间为什么延长了?并且荒原的炎热感渗透进来,说明激发触觉的感应探头在发生作用!这是极为奇怪的现象,海歌猜不出成功的意图,也不敢随便开口问。

    咦?!

    成功没给提示,海歌也没抬脚,怎么好像就又开始走路了?脚下地面在往后移,两脚自动与地面反向运动,他就象站上了一台跑步机。跑步机逐渐加速,并且增加了坡度,他飞快地往上跑,身体前倾,膝盖越来越弯曲,竟然快顶着胸了。

    他猛然领悟—难道成功在为他转换全息图景的同时,也带他走上了影幻中的第二级台阶?

    难怪这次换景时间要比以前长,原来机器人不声不响地来了个事半功倍,海歌感叹成功想得如此周到,欲向他表示感谢,但再看他时,惊诧地发现他变小了,原来的小胖子,如漏气的皮球般缩小一号,腰背也有些弯曲,卷得像只大虾。

    “笨龙,你这是怎么了?”海歌忙问。他不相信机器人也会象有机生命那样,身体产生不适反应。

    成功说话时有点喘:“先生,储备在我脑核里的光能已经不足,但请您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陪伴您直到影幻之旅结束的。”

    “你的能量,快消耗完了?但这怎么可能?”海歌一凛,这才想起机器人确实不会生病,但他们会有零部件出问题的时候。成功作为纳米机器人,或许能省略这方面的烦恼,但依靠能量维持活动,是必须的……

    “笨龙”回过头,微笑地望着海歌。那笑容海歌实在太熟悉,目光接触的刹那,他仿佛回到了狼窝。

    见他担心,成功忙安慰道:“先生,我是机器人,脑核能量耗尽后还能重新补充,可您的大脑若是被高能射线损伤,就很难恢复如初了。为保证您平安走完全程,我将全息图景推送上了影幻第二级,这样就能为您节省很多时间。只是这么做,我需要花很大力气。”

    “你是因为要为我着想,才过度使用了脑核光能?”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海歌又差点去握成功的手。此时与他同行的若是笨龙本人,他也一定会做同样的事,可成功就是成功,他能模仿笨龙的外表,却不能模仿内心,所以此时为自己着想的,是纳米机器人!

    海歌很是困窘,说“谢谢”显得多余,唯一能对成功有实际用处的,是另外两个字:满意。可这一次,成功没对他说出长挂嘴上的标准用语,只是提醒他往上走时注意保持平衡。

    这地方,看起来不是黑暗一片,光线却好像给装进了一个大薄膜袋,模模糊糊的照不出来,只是一点点从封口处往外挤。

    海歌知道荒原上裂纹遍布,却也尽力加快脚步往上攀爬。途中数次踩进裂缝,他强压着惊恐不喊叫出声,他不想再给成功添麻烦。

    笨龙的模样逐渐走形,成功在靠不停缩小体型来节省能量。走了一段路后他转回头,海歌在他脸上已找不出笨龙的五官,那圆脑袋正面,很像戴着一副黑黑的玻璃面罩。

    “先生,相信您很快就会发现,悬挂中天一动不动的太阳,终于要落山了。这不是因为它在动,而是由于我们正走向它的侧面。覆盖地球的海洋,面积已缩减三分之二,蒸发的海水有一部分来不及排出大气,就跟随洋流飘去北半球,在北极上空凝结成雪花。受南半球影响,北极大陆目前的温度相比过去更低了,北冰洋几乎彻底封冻,这种状况大概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而等北极也开始化冰时,就说明氦闪爆发的时刻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