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世纪孤儿 > 第四十五章 顺利闯关
    可还没等海歌反应过来,就仿佛有两只巨掌一前一后地推向他,须臾他就好像给夹在两掌中间变成了薄片,五脏六腑与身体一起全给压平了,可他还活着……

    紧接着,又是一阵飓风吹来,但那不是太阳风,而是如同从炮膛里推出来的强劲推力,推着他瞬间远离了火海……

    于是火焰花园恢复成波澜壮阔的火焰国度,火焰国度又骤然缩小,就只剩一道接一道带光尾的金弧从头顶划过,而他自己也是金弧中的一道,短暂的艳丽过后,就分解在金红的血光中……

    “我……我死了吗?我明明见到身体与火焰合为一体,然后化作火流星划过宇宙黑海,可为什么还能保持意识?难道这是因为,即使身体消亡,意识也还能继续在宇宙中飘忽?”

    海歌昏昏沉沉地想着,睡意不停袭来,慢慢地,他睡着了。

    ……

    轰~

    咔咔啦~

    砰砰~

    ……

    又有奇怪的噪音,由远及近,趋势增大,变成连贯的击打式乐曲。

    海歌在迷梦中观赏火焰起舞,飘忽的火苗却给惊扰得从无声变有声。与重重叠叠的锦帛撕裂声不同,巨大的轰鸣声是从枪管或炮膛爆发的单音,在空中混合后形成雄浑霸气的交响乐,不知怎么就传了过来。

    就这样给吵醒了……

    睁开惺忪睡眼,海歌见到成功正站在面前。机器人仍保持驾驶蓝鲸700宇宙飞船时的形象,只是体型比那时大了一号。

    “先生,恭喜您闯过了太阳的氦闪关!欢迎来到韦德尔影幻世界的第三级台阶,逃亡者世界以及救赎之光。”

    成功的话语里洋溢喜悦之情,他真心为海歌高兴,也真心为他骄傲。只是作为机器人,他不会刻意流露感情。

    “给氦闪爆发的力量甩出来,我就登上了第三级?这么说我没死,没有化作火焰的一部分,而是战胜了它们!”海歌从未如此自豪,他想笑,挥不开的睡意却仍压在眼皮上,逼得他想闭眼。他忘了爬上第三级后要干什么,他甚至不记得笨龙这个名字,他只想接着睡。

    成功见状忙说:“先生,现在可不是午休时间。您的大脑若在这种环境中停止活动,就再也不能重启了。”

    “对,我不能睡,我还得找人呢……”

    海歌惊起,一挣之下失去的记忆全回来了。他要在北极大陆寻找狼窝的那帮禽瘦,他要为笨龙报仇!

    他以为枪炮声不过是陷入混沌时产生的幻觉,但现在明白了,那正是来自北极的战争,成功在将全息图景推上影幻三级的同时,也为他接通了所有感官的感应探头,这样他就能更加直观地体验战斗场面了!

    枪炮声合成的交响乐,与氦闪一样会在未来真实地奏响……

    海歌惆帐地想着,此时已睡意全无。

    成功说:“很抱歉,如果不开启全息图景的全方位感官体验,成功就没法唤醒您。”

    “谢谢你我的朋友!”内心冷漠孤傲,不敢轻易相信他人的海歌,再次被深深感动。在世上活了十八个春秋,他明白了除去笨龙,生活里还能找到更多的关怀,尽管关怀是来自一个机器人。被孤寂合上的心门,因温暖而重新打开,海歌很想拥抱成功,但最后只简短说了声谢谢。

    成功说:“感谢先生的评价,如果您对我的服务满意请说1,不满意请说……”

    海歌:“2!”

    成功:……

    海歌急于见到全息图景里的战斗场面,但抬头所见,依然是巨幅的太阳幻象。与第二级台阶不同的是,自己重新与那金红的火焰巨轮分离,又站在了旁观者的角度观望它。

    成功没让他直接看到氦闪发生后的地球惨景,而是给出了一个延时,此刻才有机会向他说明,在他穿越红巨星核心,亲身经历灾难发生的过程时,地球的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至于后来逃亡者世界的形态,以及救赎之光是否真的会出现,就得由海歌自己探索了。

    海歌既惊惧又期待,他想朝巨大的太阳走,却给来自下方的吸力拉扯,只能拖着石头般沉重的两腿往前爬行。

    等靠近了那幅幻象,火苗的热力加强,开始蹿出来拦阻他的去路。他使劲拨开阻挡前路的火焰,见手指接触到火苗后它们就识趣地朝两边分开,让出能供他通行的道路,便更加相信腾起又落下的火苗,是有生命会思考的太阳人,并且是太阳巨人!这样形容一点也不夸张,火苗蹿起时至少有一人高,最高的能达十几丈甚至更高,实在是一眼望不到顶。但是从眼睛到心灵,他都能感受到那些巨人的表情与思想,他们是兴奋而快乐的,似乎氦闪是他们期盼亿年的宇宙超级盛典,作为表演者,他们终于有了能在这黑暗空间里大展才华,创造光明的机会,哪怕表演结束后就将死去。

    成功脑袋上的显示屏中,两点银光闪了一闪,那是他看海歌的眼睛,但海歌没注意到。

    “先生,太阳上没有智慧生命,所以氦闪的发生不可改变。”成功忽然说。

    “嗯?”海歌一愣,停了下来。他觉得成功看穿了他的思想,但不知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你这话好像只说了一半,我想知道后面那半段。”海歌说。

    成功转动圆圆的胳膊,仿佛是在摊手,“我的意思是,尽管是对未来的预言,预言通常会发生在现实里,那只是时间问题,但只要有智慧生命干预,情况就或许会有所转变。所以氦闪无可避免,地球内战无可避免,可有了您与韦德尔先生,地球就一定能躲开毁灭的厄运。”

    “你对我,这样有信心吗?”高能射线的压迫作用似乎增强了,海歌觉得连肩头都很沉。

    成功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请恕我无礼猜测。您坚持要见到北极大陆的全息图景,不是为拯救地球,而是要找到仇人报仇,对吗?”

    海歌浑身一颤,艰难地扭头看着成功,“你这样认为,究竟是通过猜测,还是用什么高明手段读出了我内心的想法?”

    成功沉默了,这是他第二次避开海歌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