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世纪孤儿 > 第八十章 巨兽惊魂
    “呜~”

    那东西发出嚎叫,似狼又似虎,威力能撼山,狼窝里的豺狼虎豹可造不出这种声势!

    悄悄抖动两下身上的树叶,海歌能从叶缝间看清外界情况了,却想“猛兽在哪儿呢?”

    他见到的,是一块直径差不多一米的树桩,敦实地“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但他清楚记得,给落叶盖住前这儿没有树,那么这树桩,难道是……

    “妈呀!!”

    稍稍抬头往上看,海歌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他哪还能淡定装死?挥舞胳膊抖开落叶,两手撑着地连连往后退。

    他想爬起来赶快跑,可两腿软绵绵的不听使唤,退出去十几步远,后背就触到真正的树桩,无路可逃了。

    距离拉开后,他已能看清楚出现在眼前的巨兽形象,但看清没用,他认不出那家伙到底是何物种……

    它足有十几米高,就比旁边的大树矮那么一点。从胸往下看像是熊,可脑袋比熊圆,还连着条粗脖子,所以又有点象巨猿……

    海歌不停祈祷,巨兽千万被低头,否则不等给吞入血盆大口,就得被它的大脑袋砸死!

    不过还好,骤见此怪时的恐惧减退,他勉强恢复了镇定,脑子里开始飞快地寻思逃生之路。到处都是树,不管往哪个方向跑也不可能及时逃出巨兽手臂可及的范围,它折下一根枝条就能轻易砸死他。

    现在的海歌,简直比松鼠更弱小,在这以“巨”为特点的原始森林里,毫无疑问他就处于生物链的最底层,不占任何物种优势,也不具备任何竞争能力!

    巨兽低头了,两只灰色的,大如足球的瞳仁,看上去象汇聚了森林里的各种光华,眼睛只是起加工作用,它们将笔直的光加工成刀,锋锐得寒气森森。

    海歌呆呆坐在泥地上,尽量避免与巨兽四目相对。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要不让巨兽误会自己要挑衅它,伤害它,说不定还有希望化险为夷!

    然而奇怪的是,发现海歌后,巨兽眼里的凶狠竟有所消退,取代以不太理解的好奇。是因为它长时间行走在原始森林里,却从未见过这样“小”的“动物”吗?

    它喉咙里发出低吼,挪过一只粗壮的,盖满又长又硬的黑毛的巨臂,看样子是想用爪子拨弄一下海歌,以研究他究竟是个啥。在那之后,它是会将他一口吞掉,还是当玩腻了的玩具扔掉,就难说了。

    那只爪子大如磨盘,指甲尖利得象钢锥。海歌要真给戳一下,准保得放血。

    身后无路可退,眼看就只能等死,然而就在兽爪要触到他的瞬间,怪事发生,巨兽再度爆发嚎叫,这次的叫声不仅凄厉还夹杂恐惧,兽爪如遭火烫般猛缩回去,然后它又怨怒地死瞪海歌一眼,便带着比来时更大的动静,朝密林深处落荒而逃……

    腥臭刺鼻的飓风平息了,巨树们又是“哗啦啦”躁动好一阵后,森林才恢复宁静。唯一能证明刚才确实有巨兽来袭的,只有再次落到海歌身上,并严严实实埋起他的硕大树叶。

    “怎么回事?那只外星狗熊为啥不敢碰我?还狼狈地抱头鼠窜,就好象它是给我打败的一样?”

    等巨兽去远了,海歌擦着冷汗飞身跳起,落叶给他大力一推,散得遍地都是,在枯萎前又发出柔柔的绿光,象征死前向世界告别。

    森林依然是光幻王国,处处流光溢彩,彰显生命在地核层释放的神奇能量。海歌感叹,不管是怎样的世界,只要存在生命,它们就拥有创造奇迹的神秘力量。

    海歌也刚经历过一场奇迹,看似由他创造,他却很清楚自己其实什么也没做。然而,那只外星巨兽到底是怎么给打跑的?难道是韦德尔?他不会如对待群狼那样,在植物王国所有野生动物的身体里,都安装了脉冲探测器吧?那可不是一般的工作量,估计他难以做到!

    脚下传来微震感,海歌低头看,这才发现,鞋底磁条一直在散发蓝光。刚才他过度紧张,并且蓝光光度远没其它物体发出的光强烈,所以给忽视了。

    “是这双鞋!”他惊叫,终于弄懂了那头巨兽怕的是什么!

    为证实这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的猜测,他试着向一只趴在树叶上安睡的毛毛虫靠拢,并脱下一只鞋朝它照过去。

    睡得正香的毛虫,立即如被针扎般惊起,它本能地意识到有危险临近,扭着肥胖的身体转眼就溜走了。

    “哈哈哈,真是这双鞋在起作用!”海歌欣喜若狂,“我说韦德尔先生怎么忍心看我在大半夜,单枪匹马地往原始森林里闯呢,原来他早就给我穿上了防护装备!这鞋实在是太有用了,它不仅能带我做磁悬浮运动,还能为我保驾护航,抵挡植物世界的野兽袭击!”

    发现了鞋上磁条的妙用,海歌顿时来了精神。现在独自呆在巨树森林里,他一点儿也不恐惧了,相反还产生出浓厚的兴趣,恨不得继续往深处走,好在植物王国深入探索一番。

    嗞~嗞嗞~

    还是拉锯的声音,隔着浓密的树冠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传进海歌耳朵里是那样清晰。

    毋庸置疑,发出声音的人是在催他快点走呢!嗞嗞声听起来象普通拉锯,其实正是具有含义的信号,意思海歌听不懂,但不能继续留在森林里玩耍,是肯定的。

    “哎~”他遗憾地叹气,放弃去往别的地方看看的打算,重新找到小径,迈开大步匆忙地向前赶去。

    这条路,应该是穿越原始森林的捷径,并且路的周围估计是添加了什么隐形防护装置,海歌仍能不时听到野兽在巨树后活动的声响,头顶树杈上还有动物在爬来爬去,但就是没见树叶落下来,小径始终洁净得一尘不染。

    除去兽吼,类似豺狼嗥叫的“嗷嗷”声也在森林中此起彼伏,让人听了觉得渗得慌。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小径就是躲避野兽攻击的平安道。

    他再也不敢大意地往树丛里跑,就这样规规矩矩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离开原始森林,跨过小河,站到了来时的山洞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