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世纪孤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悟出真凶
    阿汉暴怒,弩一心里七上八下的,但没瘦熊那么恐惧,他用力扳开阿汉的手,将自己解救出来。

    阿汉也知道自己太冲动了,象没头苍蝇似的闷头乱撞无济于事,只好黑着脸站直身,盯着弩一说:“就算真狼首秀是压轴戏,我们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抓几条狼,驯服了送上表演场!你要有好法子就赶快说出来,没空听你磨嘴皮子了!”

    “是是是,”弩一擦擦额头冷汗说:“刚才我从楼上朝下看,发现剧院大门口坐着个挺健壮的中年男人,牵了七只狗。他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那些根本就不是狗,而是给驯服了的野狼!并且怎么看,他那几条狼都比咱们抓的质量高,如果能用来表演……”

    “放屁!”阿汉怒得险些一脚踹向弩一,如果面前站的是瘦熊,铁定他就那么做了。

    “就算要把招牌砸了,也得等老子赚够了钱,能买得起导弹甚至核武器再说,否则这场演出有什么意义?不买武器的话老子根本就不缺钱了!”

    “是是是,”弩一点头哈腰,连连说是,再想不出新词儿。

    丑丸比赤乌的脑子好使多了,白着张脸孔也看不出他在寻思啥,眼看弩一败下阵来,阿汉也没刚才那样凶恶了,便不失时机地凑过去说:“我说头儿,您也不想想,地球都快没了,面子还有什么用?再说了,马戏团用外借的野兽表演也不是啥丑事,大不了咱们把那人招进来,让他成为狼窝一员,这样不就名正言顺了?要是嫌他事后会碍事,就等表演完后,把他卡……”

    说到最后,丑丸抬起一只手又重重落下,做出个“斩”的动作。

    “是啊,头儿,您得想清楚咱们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呀!有能用来救急的狼资源,白白放过以后您会后悔的!”赤乌瓮声瓮气地说,难得的,他竟有一次与死对头丑丸同声同气!

    经手下这一劝解,阿汉的脑子渐渐转过弯来,暗想:“这帮混蛋言之有理呀,只要观众们买账,能顺顺利利把今晚的演出收入全装进口袋,谁还管那些狼是不是来自狼窝呢?

    自我开解最有效,他很快转变了心意,但仍没放下架子,冷森森对弩一说:“你,既然主意是你出的,任务就也交给你。去把那个男人,还有他的狼都找过来,要再出岔子,你们全都给老子去死!”

    阿汉提到要谁死,肯定不是随便说来吓唬人的,最后要没完成任务,执行任务的人必死无疑!

    弩一战战兢兢,点点头就往外走,却给丑丸叫住了。

    那位比狐狸更狡猾的白面书生,语出惊人,冷不丁说出了一个震惊所有人的观点:“咱们狼窝今晚做驯狼的首秀演出,剧院门口就出现了七条狼,这事儿是不是太凑巧了点啊?”

    “嗯?”阿汉心里咯噔一下,立即警觉起来。其他人刚刚松开的眉头也顿时拧紧,从丑丸的话里觉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回阿汉没再命令手下人干活,而是亲自钻进关狼的笼子,蹲在一条狼的尸体边细细检查,用手在蜷缩成一团的尸身上摸来摸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起身,目露凶光地死瞪围着他的人:“这些狼,根本就不是毒死的,而是给自己的大脑电死的!”

    “啊?”众人闻言大惊,丑丸赶紧追问:“头儿,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阿汉狰狞地冷笑:“哼哼,老子就算没文化,对于下毒这种小伎俩,也有点研究,如果是给毒死的,这些狼吐的唾沫肯定没这么白,至少会带点血丝。再者,要是中毒的话,它们皮毛下的皮肤和眼睛都会变色,但你们看这些畜牲,死相多么完整,除去吐白沫不正常,简直就像是睡着了!”

    “可是,这儿又有谁能懂这么高深的技术,从狼的颅内电死它?”弩一呆呆地问。

    “这个嘛,大概就得问坐在剧院台阶上,那个牵七条狼的男人了!”说到这儿,阿汉竟从嘴角挤出一丝笑。笑容之可怖,如三道疤痕裂开后露出了红肉,随便瞥一眼就觉得恶心。

    弩一准备迈出门的脚收回来,暗想这下可好了,唯一的解决办法也没用了,胸中好生郁闷。谁知就在失望时,阿汉令人生厌的声音又响起,站他旁边的人直缩脖子,就象大冬天里有人往脖子里塞冰块。

    “弩一,去,用最快的速度,把咱们今晚的救星请进来!”

    “啊?!”

    围着铁笼的人们又大吃一惊,全都以陌生的眼光看阿汉,就像他是打外面闯进来的陌生人。

    “头儿,您这是在说笑吧?咱们都看出破绽了,还拉那混帐东西进来,不成了引狼入室吗?”

    “叫你干活你就干,说那么多屁话做什么?”阿汉怒气冲冲地咆哮。但见每个人眼中的疑问都一样,才不得不多解释了一句:“当一只野兽冲到你面前威胁你,是把它抓进来关进笼子里安全,还是放养在外面安全,这道理需要我多解释吗?”

    “哦,头儿言之有理,头儿不愧是狼窝的领头人!”丑丸抓住机会就大拍马屁,其他人也如醍醐灌顶,纷纷点头赞同。

    但弩一才刚跨出门槛,就又被阿汉叫住:“等一下。”

    “头儿,您还有啥吩咐?”弩一诚惶诚恐。

    阿汉继续阴森森地笑着,“对老子要请进来的贵客客气点,别像平时那样横冲直撞。”

    ……

    头顶的天,始终如一张半透明的蓝色薄膜,似有金色液体在薄膜后缓缓流动,能勉强看清从后面透出的金光,却又琢磨不透金光里藏着什么。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还能偶尔见到天空中密布的阴云,那是夏日风暴来临的前兆,可连续下过几个月暴雨,造成的水灾淹死了一些人后,雨就停了,从此就又开始了持续的干旱。旱情愈演愈烈,这时地球可能即将毁灭的流言四起,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已偷偷在家里收拾行李,准备往地球北半球逃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