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王者之神级辅助系统 > 第48章 有些人赢在了起跑线,可有些人出生在了终点
    王洋自然不会接手见义勇的奖,带着程处默离开了。

    两个人来到了江边,吹着风,王洋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忧伤,随后,消散而去。

    随着这一抹忧伤消散的还有心态,王洋开始变化了。

    “师父,你怎么了?”程处默在旁边开口问道。

    王洋看了他一眼,笑了。

    “没事,我只是在感慨这世界还真有意思。”

    “怎么了?”

    “如今很多人拼命的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各种繁重的补习班,兴趣班,目的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好。可殊不知,这样的拔苗助长,只会毁了孩子。”王洋现在有些理解了那些孩子的感受。

    当初他是穷人来的,所以一直都是很听话,只知道努力学习,不理解那些人的感受,有书读,不好吗?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书呆子。

    “我爹也说这样不好,只会让孩子叛逆,与其限制,不如给其自由,释放天性,压制只会造成逼迫的感觉。”程处默这番话说出来,倒是让王洋对程咬金有了别样的看法,看起来那家伙还没蠢到家。

    现如今,有意思的是,小时候无限的放纵,要什么给什么,不给就哭,哭了就哄,哄了就给。这样循环造成的结果,不叛逆,开玩笑。家长们总觉得什么都是孩子的错,不听话,不懂事,不体谅大人,殊不知,从他们教育孩子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埋下的祸根。

    “呼呼,有些人赢在了起跑线,有些人出生在了终点呀。”王洋看向江面,大喊了一句。

    很多人穷其一生,也许会过的不错。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努力的一辈子,才仅仅达到了别人出生就能够享受的待遇。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公平,如果真要说公平的话,大概就是存在于这世间的不公平便是最大的公平。

    努力才能跳入公平的圈子,不努力后果很简单。

    “师父,你这么变态?”就在王洋情绪蓬勃,氛围到账准备诗兴大发的时候,程处默的一句话彻底毁坏了所有的氛围。

    王洋的嘴皮子抽搐了几下,随后他看向了程处默。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说完之后,眼里冒出了精光,很明显,这是在威胁对方了。

    然而,程处默是谁?程咬金的儿子呀。完全就是一个二愣子,他要是能理解王洋的话,恐怕也不会傻啦吧唧的喊他师父了。

    “师父,你眼睛怎么了?咋还红了,想哭吗?徒弟虽然不搞基,但是肩膀还是可以借给你的,但是,说好,师父你不能对我有非分之想,我的性取向可是很正常的。”程处默看着王洋的眼睛,有些犹豫的说道,仿佛是真的害怕王洋会对他干啥一般。

    王洋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哭你大爷,你才搞基,全世界的男人性取向都不正常,我的性取向也不会不正常的。

    “师父,你可不能因为自己变态就想投江自杀呀,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师父,乖,忘掉吧。”看着王洋露出了悲愤的神色,程处默下意识的以为,王洋要投江自杀。

    如果这个时候有刀的话,王洋真想给这个家伙来那么一下子,然后送他下去。王洋觉得再和这个家伙待在一起,自己的心脏迟早要做搭桥手术,经不起刺激。

    王洋立马伸出了手挡住了对方:“你和我保持距离,我不愿意搭理你。”

    “来人呀,有人跳江啦,师父,师父,你不能去呀。你要跳江,起码得把一身本事留下来呀,徒弟替你传承下去。你那些金银珠宝,武功秘籍,还有媳妇……额,这个就算了。”程处默见到王洋推开自己,立马着急了,一把抱住了王洋,开始大喊起来。

    这弄得王洋是一脸懵逼,what are you dog?一言不合就搂抱?咱俩谁性取向有问题?还有,你大爷的,你想继承我的财产,秘籍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继承我媳妇?

    你这是一不小心要给我弄成隔壁老程?防火防盗防徒弟?

    看着周围不少好心人都是跑了过来,王洋尴尬了。

    “那个,你们别听他不说,我活得好好的,怎么会自杀。我今天刚买了别墅,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才不会自杀呢。”似乎是为了增加说服力,王洋特意加上了自己买别墅的事情。

    只是这话,却成为了导火索。

    “小伙子,我知道在魔都生活很不容易,但是你也不能有轻生的想法呀,活着还是很美好的,你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没体验过呢。”

    “这小伙子看起来病的不轻,都觉得自己有别墅了,要不,送医院?”

    “我看行,这魔都的精神病医院还是不错的,先稳住他,等医生的到来。”

    说完,那人就要报警。

    王洋急了,卧槽,别呀,兄弟,你真报警了。精神病院的人来了,就算是我没病也给弄出病了,你不是搞笑吗?

    “松开我,松开我。”王洋冲着程处默说道。

    “不,师父,我是坚决不会让你自杀的。”程处默十分坚定的说道,说完之后,滑落了下去,死死地抱住了王洋的双腿。

    王洋真想一脚踹死这个zz,我是造了什么孽,遇到了你这么一个沙雕?

    “你再不松开,精神病院的医生来了,我先送你进去。”

    “好呀,反正我爹也不是没送我进去过。”程处默毫不在意的说道。

    王洋懵逼了,这家伙连精神病院都去过?医生怎么没留住这个傻子,这摆明就是一个二傻子呀?卧槽,这二傻子不会收买医生,让他们开了没病的证明吧?只是,这傻子的智商能想出来?

    “你咋出来的?”

    程处默听到后则是显得有些无奈和茫然:“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进去了没几天,他们好像就特别怕我,然后特别希望我离开,我走的时候舍不得我,都哭了,还说千万别回来看我们的话。可能觉得我太聪明了吧,不适合哪里。”

    说实话,听到这里,王洋是有点傻眼了,这是什么操作?

    就在这个时候,丁欧丁欧的铃声响了起来,精神病院的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