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番外(6)我会带她回来
    原来,自刘浪要亲率磐石营和炮兵连替全军断后的那一次,独闯独立团团部的柳雪原就珠胎暗结,在纪雁雪于第二年的夏天生下儿子刘纪华后的半月,于榕城产下一名女婴。

    或许是觉得愧对纪雁雪,柳雪原竟向所有人隐瞒了自己产女的真相,身怀六甲五月亦奔赴抗战前线做战地报道,直到一次病倒返回川省榕城休养。去探望诸人因其卧床不好近距离问候,除去柳大记者家人,谁也不知她竟然是生产在即。

    生下的女婴于数月后也不过对外宣称是收养战士遗孤,由柳雪原收为义女,这在战争时代,实在是太过平常了。刘浪尚有三名义子女和义母在广元小镇和刘浪父母生活在一起,那是以五千对七万的姜玉贞少将的母亲和三名幼子。

    战死的人,已经为这个国家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活着的人,就得帮他们扛起不能再担负的责任。若是没有这个,连绵数年一次又一次的大败之中,军心早就涣散了。

    柳雪原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纪雁雪也是在一年半以前才知道刘浪尚有一女就在距离广元不过数百里的榕城,如果不是柳雪原无奈向她和华商集团求助的话。

    因为,孩子丢了。而且是丢在敌占区。

    战争已经过去了足足六年,柳雪原的父亲也在位于敌占区的家乡一个人坚守了六年,年迈的老人终于扛不住了。根据一直关注他的华商集团暗探们传来的消息,老人有很大可能活不过那个秋天。

    或许,是希望给父亲最后一点慰藉,柳雪原带着幼女冒着风险通过乔装打扮在华商集团的掩护下毅然北上敌占区西平。

    很不幸的是,任何时代,有坚如磐石者就有贪生怕死之辈。或许是因为财富或许是因为生命,无耻的背弃,从来都是和英雄无畏如影随形,就犹如光明和黑暗。

    时任华商集团西平分部的最高负责人,竟然在暴露被日寇秘密捕获之后就无耻的叛变投敌了,时间已经长达数月之久。

    柳雪原北上探父之行,本身就是个诱饵。是时任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获得柳雪原父亲尚在西平城这条宝贵信息之后策划了数月之久的阴谋。

    当然了,此时日军所有的目标都在这位中国最著名的战地记者身上,没人知道,那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身具更大的价值。

    如果知道刘浪之女被日寇逮捕,不知道有多少刘浪的兄弟和属下会向飞蛾扑火一般涌向那个已经张网已待的城市。

    毕竟,此时柳雪原的身份只不过是中国最著名的战地记者和刘浪的密友。最应该出面营救的,应该是中国政府的情报部门。

    还好,柳雪原先前的保密工作使可怕的背叛没有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肖风华的保卫部提前一步发现了日寇的陷阱,在西平城边就向柳雪原发出了警报。可日军的情报部门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哪里会容忍到嘴的猎物逃掉?

    眼看有可能逃不掉,柳雪原在逃亡的路上将幼女托付于西平城边贫民区内的一户人家,那户人家正是长城一战末期独立团从承德城迁移至西平数千户中的一户,在路上接受过当时随军记者柳雪原的帮助。

    独立团团长刘浪的亲生女儿这一身份,足以让这户人家豁出性命保护她。安顿好女儿,柳雪原以此身为诱饵吸引日军追捕主力向相反的方向,堪现母爱的伟大。

    如果不出现意外,柳雪原会被日寇抓捕,幼女会侥幸逃脱,但世事无常,追出城外二十里的日军遭遇到了获得消息的红色游击队强力阻击,不过一个步兵连的红色游击队硬是阻击了日寇超过两个步兵中队的强攻半小时。

    柳雪原侥幸逃脱生天,避免了一场厄运。但因为这场背叛,刘浪的幼女被遗留在了那座城市,红色游击队损失了近百优秀战士,那个前来阻击的红色游击队最终能活着离开的,不足二十人。

    身为独立团保卫部最高负责人的肖风华在获知柳雪原义女即是刘浪亲女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调集保卫部最精锐的保卫力量并向几支部队的特战大队求援。

    已经升任独立团特战大队大队长的山鹰亲自带着四个特战小队从南方赶赴西平;已经升任广元警备旅特战大队大队长的蔡大刀亲自带着五个特战小队从晋北赶赴西平;已经晋升为太行军分区司令员的未来大将派出麾下最精锐侦察排赶赴西平。。。。。。

    一众精锐士兵潜入偌大的西平城清除叛徒并对日军高官定点刺杀差点儿没把那位著名的日军大将的脑袋搞爆炸,他当然知道这是中国军队对他前一阵诱捕中国记者的报复,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但他并不知道这是独立团秘密寻找刘浪幼女的掩盖。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次数年来极少有的大动干戈,会让西平城内华北日军高层焦头烂额的同时也会将刘浪幼女营救出城。但偏偏在此之前的十数日,西平城外居住区发生一起疫病传染事件,数十人因传染病死亡。

    面对这样历朝历代都束手无策的疫病传染,日军的应对简单而粗暴,高达数万人被赶离家园到日寇集中营居住,所有居住地被付之一炬,死在集中营内的平民不知凡几。

    等到特种兵们冒死潜入集中营花费许多时日打探到那户人家的消息,却只得到该户人家一家数口皆已经死亡的信息,至于说有没有扎着羊角辫四五岁的小女孩,谁家没有一两个?这种时候谁又能记得那么清楚?倒是有熟悉的邻居依稀记得是有这样一个,好像在进入集中营之前就再无人看到过她,消息至此而断。

    这可能也是给柳雪原最后希望的一个消息了,至少,她躲过了疫病和日军残酷的处置。

    到纪雁雪给刘浪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保卫部依旧没有放弃,还在西平城中寻找这名可怜的小女孩,哪怕大家都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一个失去成人照料的不到五岁的小女孩,哪怕没有传染上疫病,她又怎么在这个被敌人占领的城市活下去?

    而且,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半的时间了,还是没有找到她。

    她还能继续生存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一。

    “对不起!”这是刘浪沉默着听完纪雁雪说话之后,两人四目相对,同时说的三个字。

    没有多余解释,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心意。

    纪雁雪沉默已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没人愿意专属于自己的丈夫的爱被抢走,哪怕是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接受新思想的纪雁雪更希望自己的丈夫和自己两人同心,携手走完人生之路。

    但那,注定是和平时期的期许,就如同期许没有战争一样,该死的战争改变了这一切。乱世中人的思维终究会改变,这是生物与生俱来的本性,强者一定会在这种残酷的纷争中展现光芒,而他的光芒注定不会只被一人凝视,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人,终究不是圣人,哪怕是如此英雄人物。

    刘浪诚恳道歉,向自己的妻道歉。

    将爱分为几份,虽非他本意,但事实确实如此。

    纪雁雪轻轻将头靠在丈夫肩头,数年来所有的委屈随着泪水肆意奔流,用只有刘浪才能听得到声音道:

    “带她回家!”

    “嗯!我会带她回来!”

    刘浪点点头,轻轻抚上了久违的军刺,目光晶莹。

    上一次,用它的时候,他是为了这个国家。

    而这一次,不为国也不为民,只为了守护她,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小姑娘。

    虽然情报已经显示她存活的可能性不会大于百分之一,但刘浪深信自己一定能带她回家,冥冥中的血脉仿佛在那个城市的角落正在苦苦等待。

    。。。。。。。

    飞机的发动机太平洋的上空轰鸣。

    怀中的蔚蓝大眼的女婴伸出小手调皮的摩挲着刘浪满是胡子茬儿的下巴,或许胡子扎得她手心有些痒,咯咯笑出声。

    刘浪咧开嘴有些艰难的笑了,凝视着婴儿的笑脸:“你这么开心,是因为也知道要回家了吗?或者是,因为要见到姐姐了吗?”

    “相信我,我会把你姐姐找回来的,她会陪你长大,陪你一起玩耍。”刘浪轻轻将亲吻送上茫然无知女婴的额头,目光却是透过飞机的舷窗,凝视着机翼下万里碧波柔声并坚定的说道。

    那是对这个小女儿的承诺,更是,对万里之外杳无音讯的女儿的承诺。

    哪怕万里之遥,为她,星夜可返。

    纵使,那里日寇陈兵百万又如何,为她,可破之。

    因为,这是父亲对女儿的承诺。

    这世上,再无任何一名男子,比他更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