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听话,你先起来……”夜牧浑身不自在。

    “不要。”月绵一口回绝,下一秒,她直接低下头,吻住了夜牧,同时,她伸手掀开了男人的上衣,抚上了他的腹肌。

    夜牧整个人顿时一僵……

    他知道自己应该推开她的,但……他却没有那么做。

    也许就像月绵所想的那样,他表面上抗拒,却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拒绝。

    夜牧的喉结动了动,接着,他就搂着月绵的腰,回应起了这一吻。

    没过多久,夜牧突然感觉到,月绵的手似乎正在往下探去……

    “绵绵……”他连忙抓住了月绵纤细的手腕,阻止了她的动作。

    “怎么了?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想停下吗?”月绵双眸微眯,眼神勾人的看着身下的男人,她凑近过去,轻声诱惑道“哥,人家已经这么勾引你了,你还无动于衷?不,不对……你不是无动于衷,我知道的……既然如此,你还忍着做什么?你再不动手,我真的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了。”

    “……”夜牧轻蹙起眉,他知道月绵这是在用激将法,可即便知道,被她这样怀疑身为男人的能力,还是让他觉得有点不爽。

    但夜牧若是真的对她做了什么,那就上当了,可是……如果什么也不做,这小丫头怕是也不会轻易罢休。

    这般想着,夜牧直接按住了月绵的后脑勺,压下了她的脑袋,堵住了她的小嘴,一边亲吻,夜牧一边抱着她的腰,翻了个身,二人的位置立刻互换,变为了月绵被他压在下面。

    月绵的眸中闪过了一抹笑意,总算被她说动了……

    要是夜牧再不开窍,月绵甚至想对他用强了。

    正当夜牧想伸手去解她的衣服时,却停了下来,他声音低沉磁性的开了口,“绵绵……你确定吗?”

    “确定,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确定过,哥……我想要你。”说着,月绵在夜牧的脸上亲了一口,“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千万别对人家手下留情啊……”

    话一落,夜牧就把月绵紧紧的压住了,同时,大手也解开了她连衣裙的拉链……

    夜牧的手顺着拉链的开口处探入,稍微停顿了一下,似有些迟疑,这时,月绵却抓住了他的手腕,带到了……

    这一刻,夜牧脑海中理智的一根弦,似乎崩断了,他不再客气……

    (~老规矩~拉灯啦~)

    就在月绵以为,夜牧差不多是时候,换别的东西上阵了时,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收回了手,并起了身。

    “哥……怎么了?”月绵红着小脸,气息不稳的询问道。

    “到此为止。”夜牧的声线异常低沉嘶哑。

    不能再继续了。

    “你……你不想继续吗?”月绵心里一紧,到了这种时候,夜牧竟然还能停下来,是她的魅力不能让他心动吗?她对他来说,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睡吧。”夜牧没有回答月绵的问题,他俯身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就拿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