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夜牧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在出去之前,他头也不回的道“我去其他房间睡。”

    他不是不想看月绵,而是有点不敢看现在的她。

    虽然夜牧已经用被子遮住了她的身体,但她此刻的表情,却诱人极了,多看一眼,夜牧就会多一分把持不住的冲动。

    而且,不是夜牧不想继续,而是不能继续,他也没想到月绵会这般引诱他,虽然他们交往了,但夜牧没想这么早就碰月绵,所以,什么东西也没有准备。

    继续下去,她会怀孕的……

    所以夜牧才不得不停下来。

    他好不容易才收住手,今晚自然不能再和月绵睡在一起,即便去其他房间睡,今晚对夜牧来说,也注定是难以入眠的一夜了。

    夜牧出去后,月绵还一直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坐起来。

    她十分恼火的捶了捶被子,简直要气死她了!都做到这种程度了!夜牧竟然停下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月绵噘着小嘴,有点想哭,心里面也有点委屈,怎么说她都是女孩子,对夜牧百般主动,已经是放下了颜面,夜牧既然接受了她,就说明是在乎她的,也是对她有感觉的,可又为什么一直拒绝她的触碰?

    难道夜牧真的根本就不想碰她吗?

    说起来,夜牧会答应她,会不会只是因为不希望她随便和一些轻浮的男人交往?

    说不定只是因为他身为兄长,不希望月绵因为他而放纵,所以才会答应她。

    不是发自内心的想和她在一起,而是以兄长保护妹妹的角度。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月绵如今和他交往了,又有什么意义?他根本不想碰她。

    月绵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错了,就算交往了,又能如何?夜牧不喜欢她,一切都是白搭。

    既然如此,她还缠着他不放做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里。

    墨荒却陷入了为难的处境之中,虽然他把卿行拐到了家中,但是……

    他的房间里,似乎都是男人的用品,墨荒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希望不要露馅为好。

    墨荒主动解释道“这是我哥的家,这个房间,也是我哥的……所以这个房间里基本上都是他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啊……”卿行点了点头,她还觉得奇怪,进了房间,看到里面的装饰和布局,不像是女孩子的房间,但也有可能是墨荒的喜好比较偏向于男孩子。

    再加上,墨荒的床上放着一个玩偶,很大的玩偶,而且是粉红色的,很明显是女孩子的东西,所以卿行也没有多想什么,听了墨荒的解释,她就明白了,原来这里是他哥的家,至于那个玩偶,应该是墨荒带来的东西。

    卿行笑着道“墨墨,没想到你喜欢粉红色……”她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个玩偶。

    “……”那不是他的,是墨忧的。

    墨荒是个妹控嘛,墨忧又不能时刻都待在他的视线里,所以他就把墨忧的一些东西放在了房间里,当做念想,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帮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