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醉卧河山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出发,北上

第八百八十八章 出发,北上

作者:醉朱颜 返回目录
        

第八百八十八章 出发,北上


        

“那好,我们沿着黄河一路向北,最后由贺兰山北麓直达察汗布鲁克池!”任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察汗布鲁克池位于两大沙漠的中心位置,按照他所说的路线虽然有些绕远,但是能够成避开沙漠。


        

听完这话,所有人都是吃惊的,就连暗月都不知道任宁怎会知道察汗布鲁克池的位置。


        

拓跋雅露更是用带有杀气的眸子盯着任宁,若非他还有些利用价值的话,绝对活不过下一秒钟。


        

大炎跟鲜卑族素来以灵州作为界限,察汗布鲁克池也算是鲜卑族的腹地,任宁不应该知道它的存在,更不应该描述的如此详细。


        

拓跋雅露最终还是保持了冷静,全当任宁这是在给自己加码,证明他有活下去的本事。


        

“不行,这条道路会浪费三天时间,而且秃发跟乞伏两大部族很可能在贺兰山北麓设下埋伏,到时候我们都得死在那里。”拓跋雅露一口回绝,并且说了一条更直接的道路,无非是横跨整个阿拉善沙漠。


        

任宁努力思索着,也觉得这话有些道理,多浪费三天时间倒也没什么不妥,就怕另外两大部族设下埋伏。


        

届时,就算没有被全部杀掉,也会错过大赛的时间,从而主动放弃资格,致使另外两大部族进行联合。


        

如此一来,凉凉的不仅是提拔族,还有整个大炎,就连任宁也摸不透这两大部族的实力如何。


        

“那我申请四匹骆驼!”任宁换了一种交流方式。


        

既然必须要横穿沙漠的话,那就给我活的沙漠之舟。


        

骆驼可是沙漠的征服着,天生为沙漠而生。有骆驼的帮助,穿越沙漠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拓跋雅露也知道骆驼的作用,却还是一口回绝道“骆驼速度太慢,骑马的话顶多五天就能抵达目的地,根本遇不到风沙。”


        

“这可是七月!多风多沙尘的季节,万一遇到沙尘暴怎么办?我坚持申请骆驼!”任宁解释道。


        

进入沙漠本来就是把半条腿埋进了阎王殿,更别说没有骆驼,在这多风的季节,谁也不能保证五天内不会遇到风沙。


        

“婆婆妈妈,把他们绑了!”拓跋雅露失去了耐心,直接命人把任宁绑上马背,料想他们也耍不了花招。


        

此刻,任宁突然掏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怎地?你想反抗?”拓跋雅露脸上露出一丝温怒,没想到任宁竟会选择这种最低劣的手段。


        

反抗无异于自寻死路,他都已经坚持到现在,没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前功尽弃。


        

任宁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匕首抵在自己喉咙上,大声道“若你不满足我的要求,我们几人便死在这里,也不会替你们参加大赛。”


        

这是威胁吗?没错!赤裸裸的威胁!


        

虽说他们是俘虏,根本没有一点人权,但此刻有了被利用的价值,拓跋雅露不会让他们轻而易举的死掉。


        

所以说,拓跋雅露竟然动容了,她看到任宁那拒绝的眼神,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给他们四匹骆驼!”


        

一众鲜卑士兵直接怒了,却还是乖乖的牵来四匹骆驼,要满足俘虏的要求不是?


        

见到骆驼之后,任宁立刻生出一股亲切感,就好像是阔别重逢的老友。


        

骆驼:谁特么跟你是老友,还不是看好老子的本领……


        

没错,有了骆驼任宁就有了底气。


        

最后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骆驼吃完草料后又喝了个水饱,原本干瘪的驼峰立刻坚挺起来。


        

“现在可以走了吧……”拓跋雅露直接无语,她没想到这时间还有这般不怕死的俘虏,这脸皮也忒厚了点吧。


        

“不可以!”任宁再次语出惊人,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没错,我还没准备好呢,谁说可以走的。


        

“你还想……作甚?”拓跋雅露已经被他气得浑身发抖。


        

不得不说,任宁牢牢地抓住了对方的心理。既然她一开始没杀死自己,就证明以后也不会杀死自己。


        

这就跟赌博一样,开始输了一点钱之后你肯定会下更大的本金,结果越输越多,但你扔不能放弃。


        

拓跋雅露已经容忍任宁至今,也不怕这厮再多提几次无理的要求。


        

“我要备足水源跟实物!”任宁极不要脸的说道。


        

大哥,我们这是急行军,不是去沙漠度假的,您需不需要帐篷呢?


        

索要骆驼也就罢了,毕竟骆驼也能跑起来,但是你带这些瓶瓶罐罐是认真的吗?当真不会影响行军的速度吗?


        

眼看任宁在不紧不慢的准备清水跟食物,一名鲜卑士兵气的直接自杀,临死前还不忘说道“公主殿下,您不能忍了!”


        

“这点定力没有,死了活该。”拓跋雅露撇乐那人一眼,倒也没有多少怜悯。


        

要说这任宁还真够贪婪,大大小小的水壶水带足足准备了百十来个,就这么放在骆驼身上,差点压弯了腰。


        

除了清水之外,任宁还准备了不少肉干,这也是行军打仗最好的食物。


        

单从这点来看,鲜卑族是有优势的,他们主要靠着畜牧业,牛羊肉多的吃不完,而且掌握了精良的制作肉干的技术。稍微吃上一点,就能抗饱。


        

反观大炎,虽说名义上要比鲜卑族富裕,但是大部分士兵只能吃一些饼子,甚至是喝粥,押运粮草困难不说,还不顶饱。


        

任宁有时候都在考虑,要不要也给大炎士兵配备上肉干,最后还是放弃了,毕竟大炎士兵人数众多,牛羊也比较稀缺,甚至有不得宰杀黄牛的律令。


        

准备好充足的食物跟水源之后,任宁这才有限的骑在骆驼背上,高大的骆驼顿时又矮了一头,没错,任宁该减肥了,当俘虏的这些天胖了不少,只怪鲜卑人的伙食太好,他甚至不想离开了。


        

“驾驾驾!”拓跋雅露用力挥动皮鞭,矫健的骏马飞速的在戈壁滩上进行奔跑。


        

与之同时,上千名士兵也紧随其后,唯独任宁这几人速度有些缓慢,不不不!应该说是龟速移动。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水壶撞击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