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 第七百六十七章:一个女人

第七百六十七章:一个女人

作者:秦翎久 返回目录
        

第七百六十七章一个女人


        

蓝归云将小龙放下。


        

小龙张牙舞爪地扑过来,转眼瞧见他的模样,又蔫蔫地缩回来,缠绕到龙戚手臂上。


        

“龙戚,有人欺负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龙戚很不高兴,“你想对小龙做什么?”


        

“国主。”蓝归云拱手行礼,“很抱歉,我刚才的动作有些粗鲁。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龙大人是不是凶手。”


        

“本大爷才不是什么凶手。”小龙呲牙,“我才没有偷蛋,没有偷吃,没有吓唬人,也没有偷酒喝。”


        

龙戚听得额角抽搐,这个蠢货,自己在招供。


        

“别误会。”蓝归云说,“我只是确认一下,龙先生是不是吸走了灵魂的凶手。现在可以确定,它不是。”


        

“吸走灵魂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本大爷吃灵魂?那玩意好吃吗?”小龙说,“龙戚,你吃过么?什么味道的?”


        

龙戚摇头,“灵魂无色无味,虚无缥缈,我怎么可能吃过。”


        

他有些怀疑蓝归云脑子有毛病。


        

蓝归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最近发现,一个小姑娘的灵魂被黑龙抢走,魂魄残缺,那小姑娘命悬一线。”


        

“哦。”龙戚觉得莫名其妙,“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就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跟龙戚这十年一直在海上漂流,怎么知道什么灵魂,什么魂魄,什么小女孩的?”小龙说到这里,看了看龙戚。


        

“龙戚,你偷偷背着我偷东西去了?”


        

“别胡说。”龙戚弹了弹小龙的头,看向蓝归云,“这位先生,我们对你所说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你再对小龙做什么,我可就不客气了。”


        

蓝归云脸色微变。


        

在没见到神龙国国主之前,他无从想象可以号令天下的国主会是什么样的。


        

如今得见,完全毁灭。


        

龙戚和那条龙,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喂喂,你这一脸失望的样子是怎么回事?”龙戚说,“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黑龙,据我所知,小龙是这个世上最后一条龙,它才十几岁,还是条小龙,也不可能生出小龙来。”


        

他想了想,“小龙,这世上没有母龙,你岂不是绝后了?”


        

小龙也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蓝归云听得额角抽搐。


        

秦羲禾与夙央经受不住他们的吵闹,也起床来。


        

宿醉未醒,他们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


        

“蓝归云,我还想让人去请你来着。”秦羲禾倒了一杯柠檬水,喝下去之后,头晕的感觉缓和了不少。


        

“昨天晚上我就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气息。”蓝归云说,“那时便知道,是神龙国国主到来。”


        

所以他才一早就来到这里。


        

“龙戚。”秦羲禾蹙眉,“是溢清寒的小女儿被夺走了魂魄。蓝归云说,那个孩子跟我的体质有点相似。这让我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来。”


        

龙戚挑了挑眉,“什么事?”


        

“很早之前,我听二哥讲起黑龙的事。我有些记不清楚了,好像是瀛国所在的地方就是黑龙的躯壳,黑龙想要复活,就要夺取我的灵魂以及龙心。”秦羲禾说。


        

“当年我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去神龙国破坏龙心,也是为了阻止这件事发生。我在神龙国发生的事,你都是知道的。”


        

龙心的确被破坏了。


        

龙晶被包子吃了之后,包子力量大增,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小龙也是在那种情况下出生的。


        

按理说,龙心被破坏,那条祸害人间的黑龙也不应该出现了才是。


        

“可惜二哥现在已经不在,皎月公主也不在这里,我对当时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秦羲禾说,“但,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同寻常。”


        

“龙戚,你可不可以仔细回忆回忆,这段时间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若真是黑龙出现,你跟小龙应该有感觉吧?”


        

龙戚的脸色严肃下来。


        

若是旁人拜托,他可能会置之不理,但,秦羲禾开口,他拒绝不了。


        

他皱着眉头,回忆着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小龙也学着他的样子,认真思考,又认真摇头。


        

“魂魄是不是黑龙夺走了魂魄还是个谜团。毕竟,那只是溢清寒夫人的一个梦。”蓝归云说,“或许,我们可以扩大搜索范围。”


        

“梦?”小龙打了个激灵,“什么梦?”


        

“说是临盆前夕做了一个梦,梦境的内容是黑龙出现,化为一阵黑烟。第二天那孩子就出生了。我检查过,那孩子天生魂魄残缺,应该是在临盆前夕被夺走的。”


        

小龙从龙戚身上转移到秦羲禾身上,两只角晃动着。


        

“说起梦,我好像也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我可是龙,是真正的神龙族,是不做梦的。”它说,“但某一天做了一个梦。”


        

“什么内容?”蓝归云忙问。


        

“……”小龙想了想,挠头,“我忘了。”


        

“忘了?”蓝归云额角抽得厉害,“能想起来了吗?”


        

小龙点点头,“我饿了,想吃一大堆好吃的,吃饱了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了。”


        

“好吃的。”包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哪里有好吃的?”


        

它跳到蓝归云头上来,“对了小篮子,你好像说过要请我吃饭来着?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小龙也猛点头。


        

蓝归云脸色漆黑,他叹了口气,“也好,我们去卧云城最有名的酒楼。也当是我的赔罪。”


        

秦羲禾看着他们离开,“我就不去了,你们有什么结果告诉我就好,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龙戚有些失望。


        

转眼看到千千跟了来,又欣喜起来。


        

秦羲禾看着他们远离,转身在黑脸夙央的脸上亲了一口。


        

夙央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你别一直阴气沉沉的。”她说,“你明知道我跟龙戚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的。”


        

“他看你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夙央冷声道。


        

“龙戚的身份特殊,用高高在上来形容也不为过。他原本的性子就是那种霸道的,有这种气质正常。倒是你,明知道我不会跑,一直沉着脸,我快压抑死了。”她捏着夙央的脸颊,“快,笑一个。”


        

夙央有些无奈地揉着她的头,“你啊。”


        

昨天夜里吃了太多,早晨也不饿。


        

他们随便做了些粥,喂饱小奶包之后,一道去了涉风家里。


        

涉风家还在秦羲禾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购买的小院。


        

她万万没想到,当时为了逃离夙央身边购买下的小院子,她没能居住,反而成了涉风和飞廉居住的家。


        

马车在门口停下来。


        

秦羲禾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她推开门,院子里也静悄悄的,只有花草树木迎风摇曳。


        

“他们不会是没在家吧?”秦羲禾转向夙央,“或者,搬家了?”


        

“不可能。”夙央说,“这里的花木都是刚刚修剪过的,地面清扫过,很明显是有人居住的。我们去里面看看。”


        

秦羲禾心里忐忑。


        

小奶包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寻常,十分乖巧。


        

他们穿过走廊,来到内院,依然没见人影。


        

“飞廉?涉风?”秦羲禾喊了两声。


        

“嘘。”黑炭如一阵风般飞过来,稳稳当当地落在她跟前,“别喊。”


        

“黑炭。”秦羲禾惊喜,“我们来了半天,可算见到个活人。涉风和飞廉呢?”


        

黑炭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一言难尽是什么意思?”秦羲禾挑眉,“他们吵架了?”


        

“如果是吵架那么简单就好了。”黑炭摇头,“涉风出轨了。”


        

“……”秦羲禾瞪大眼睛,“啥?”


        

涉风出轨?


        

她三哥,那个呆子,那个不解风情的呆子,出轨了?


        

涉风与飞廉费劲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才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段感情有多么不容易,她可是亲眼见证的。


        

涉风,会出轨?


        

秦羲禾一万个不信。


        

“原本我也不信的。”黑炭叹着气,“但,过了十年,呆子已经不是呆子了,飞廉很生气,他们怕是要和离了。”


        

“和离?”秦羲禾挑眉。


        

事情已经闹到这么大了?


        

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黑炭,带我去见见飞廉。”


        

“飞廉跟孩子们不在这里。”黑炭说,“飞廉已经离开这里了,孩子们自然选择跟着她走。这里只有涉风那个呆子和涉风的出轨对象。”


        

秦羲禾额角一直在抽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涉风出轨,飞廉离家出走,涉风跟出轨对象住在这个家里?


        

这么狗血的事,会发生在对感情一窍不通的涉风身上?


        

“带我去见见涉风。”秦羲禾说,“我总觉得情况不太对劲。”


        

黑炭摇着头,进了房间。


        

房间里,涉风正坐在椅子上,表情凝重。


        

一旁,坐着一个怀了孕的女人。


        

那女人长得极美。


        

那种美,有些妖娆,有些勾人,像是经历过风尘的女人。


        

她捂着肚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娘。”小奶包在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突然哭起来。


        

他毫无征兆,在秦羲禾怀里哭得死去活来。


        

秦羲禾没办法,只能将小奶包递给夙央,让夙央先到院子里去。


        

夙央则呆愣愣的,像是魔怔了一般,直直地盯着那女人。


        

“夙央。”秦羲禾一怒,用力拧了他一把。


        

夙央反应过来,深知自己失态,忙抱着小奶包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