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透视邪医在山村 > 第707章 荷塘剑诛血和尚

第707章 荷塘剑诛血和尚

作者:司徒小二 返回目录
        

第707章 荷塘剑诛血和尚


        

马小虎看到血和尚伤了一只手之后,依旧如此凶悍,知道不能久敌,看到前方有个荷塘。


        

此刻已经快过年了,寒冬腊月,荷叶早已枯败,马小虎一头扎进水里。


        

血和尚哈哈一笑:“你以为躲进水里,洒家就看不到你了吗?你太天真了!”纵身扑向荷塘,左手探进水里,不料水里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电场。


        

电流从他手臂蹿了上去,血和尚浑身发抖,此刻他是自上往下扑来,双脚离地,手又在水里,根本无从借力,已经没法挣脱,电流像是一双双无形的手把他抓住,让他无法离开。


        

吴三思震惊的看着血和尚,问道:“血大师,您这是……这是干嘛呢?”


        

“快……快拉洒家上来……”


        

“快,快去拉人!”吴三思急忙吩咐手下,同时心里疑惑,荷塘又不是沼泽,大师不可能深陷其中的,这是什么情况?


        

两个保镖先跳进了水里,紧接着浑身就开始发抖了,头发渐渐竖了起来。


        

吴三思莫名其妙:“你们干嘛呢?”


        

话音一落,两个保镖倒在水里,血和尚因为功力支持,还在颤抖不已。


        

吴三思越来越觉得诡异,不敢下水,跳上荷塘的边沿,伸手抓住血和尚伸向半空的右脚,不料手便被右脚粘住,甩也甩不掉,跟着浑身颤动。


        

一会儿工夫,便被血和尚一起带入水里。


        

马小虎发起狠来,抓住血和尚,一刀扎入血和尚的心口,紧接着一刀划开了吴三思的咽喉,能杀一个是一个,不然这些人会成为他下次行动的阻碍。


        

荷塘被搅动的一片浑浊,看不见两个死者冒出来的血水。


        

马小虎湿漉漉的爬出荷塘,仍旧隐身,但脚下滴落的水泄露了他的行踪。


        

吴智叫道:“他往那儿跑了,快去弄死他,看地面的水!”他指着滴水的方向,歇斯底里,马小虎害他泡不到钱芜蘼不说,现在还把他的爱犬弄死,把他恨得牙根痒痒。


        

持刀者抓着朴刀扑向了马小虎,一刀砍下,马小虎慌忙拿着鱼肠剑一挡,火星四溅,朴刀立即出现一个缺口。


        

但是马小虎的鱼肠剑差点脱手而出,可见此人功力之深,如果不是隐身,他连逃脱的可能都没有。


        

巴蛇血的作用下,马小虎加快脚步,翻越出了围墙。


        

持刀者一刀划破空际,围墙被他劈开一个缺口,砖块崩了出来,马小虎狂奔跳入车里,疾驰而去。


        

此刻街上已经有了行人,持刀者追了几步,看到行人都已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持刀者只有悻悻而归,毕竟上街拿着管制刀具,很容易会把警察给招来,虽然吴家势力很大,必然很快能把他给保出来,但他也不想给自己节外生枝。


        

血和尚和吴三思的尸体从荷塘捞出来,吴德面色凝重,怒道:“给我去找,一定要把马小虎给找出来!”


        

持刀者回来看了两具尸体一眼,说道:“血和尚的修为已达到了中月境,想不到这么轻易的死在马小虎手里,这小子太邪门了,他身上还有什么邪术?”


        

“他不过会隐身,如果真的敢显露他的原形,这小子又岂是你们的对手?”吴德不想丧失士气,像是安慰似的对持刀者说。


        

持刀者心里明白,血和尚能够看到马小虎,但他看不到,如果这小子下次再隐身潜入吴家,他又有什么办法?


        

吴德又转向了秦老:“秦大师,你在家里布下的机关,是时候启动了。我想马小虎还会再来,咱们就让他有去无回。”


        

持刀者总算有了一些信心:“不错,秦老是墨家的墨匠,墨家的机关术闻名江湖,只要把马小虎困在机关里,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


        

吴智道:“马小虎是冲着姑姑来着,咱们在姑姑的阁楼设下机关就可以了。”


        

秦老道:“这包在我身上了。”


        

吴德道:“大家先去休息吧。”然后又吩咐管家,处理血和尚和吴三思的遗体。


        

然后再联系东州各处的眼线,仔细调查马小虎的藏身之处,另外家里也要加强警戒。


        

如今血和尚死了,盖世和普乐又随着吴毅去了银州,家里只剩操刀者一个武道高手,秦老和小秦武道修为一般,他们擅长的是机关,所以吴德觉得有必要再请几个武道高手回来。


        

以前他就是混江湖的,虽然自己修为低微,但为人很够意思,因此结识了不少所谓的好汉。


        

不过这些好汉多半年纪都很大了,有些早已金盆洗手,想要请动他们,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好久不在江湖,他在江湖没有多少面子了,唯一仰仗的是,他家里钱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不怕请不到人。


        

就算不是他的老朋友,也可以请别的江湖人士为吴家来卖命。


        

小秦扶着秦老回到偏院,突然说道:“爷爷,我刚才捡到一件东西。”说着递出了一枚扳指。


        

秦老的表情瞬间就激动了:“哪儿捡到的?”


        

“就在荷塘旁边,估计是刚才血和尚抓破了马小虎的领口,把他给扯下来的。”


        

“也就是说……这是马小虎身上的东西?”


        

“应该是的。”小秦诧异的看着秦老,“爷爷,你用不着这么激动,这东西虽然能值几个钱,但咱们帮吴家做成了这件事,钱肯定少不了咱们的。”


        

“这墨玉扳指好像……墨侠的信物。”


        

“墨侠的信物?”小秦吃了一惊,眼睛瞪大。


        

秦老关起了门,拿着扳指仔细端详:“我曾经见过一次墨玉扳指,好像是在墨侠上一任墨首身上,可是墨侠的信物需要墨者元气检验,我从小修炼机关术,武道并无什么修为,没有墨者元气,暂时也无法判断这墨玉扳指是不是墨侠的信物。”


        

“如果真是墨侠的信物,那么马小虎……岂不是跟咱们是同门?”


        

“楚儿啊,这件事先不要声张。”


        

秦必楚会意,点头,说道:“爷爷,这枚墨玉扳指你先收着,我去探探消息,看看马小虎住在哪儿。”


        

“务必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