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豪婿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值得怜悯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值得怜悯

作者:绝人 返回目录

回市区的路上,何婷对韩三千说了很多感激的话,因为要不是韩三千,她都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勇气回村里。


对此,韩三千自然是不需要何婷的感谢,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更重要的是,姜莹莹将会跟着他去天启,将会面对许多未知的事情,韩三千这么做,也算是提前补偿了姜莹莹。


回到山腰别墅,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回一趟燕京,祭祖这种事情对于韩三千自己来说,他不太感冒,因为每一年韩家祭祖南宫千秋都不会带上他,在南宫千秋眼里,韩三千似乎就不是韩家人,所以没有资格去做这件事情。


曾经,韩三千非常羡慕韩君能够跪在祠堂前为祖宗上香,但是长大之后,韩三千却发觉自己这个想法非常可笑,既然他不被当作韩家人,为什么要去羡慕祭祖这种事情呢。


“妈,我听说爸死了之后,不少世家对韩家施加压力,这一次回去,顺便把这笔账算清楚吧。”韩三千对施菁说道。


韩立死后,南宫千秋主宰大权,勉强能够支撑韩家的局面,但是随着南宫千秋死的消息在燕京传开之后,施菁便面对了所有的压力,甚至曾经和韩家交好的世家,都恨不得从韩家身上咬下一块肥肉,那个期间,施菁过得非常难受,甚至撤掉了韩家所有的佣人,因为那些佣人都被人买通了。


“妈听你的。”施菁说道。


“墨阳,传消息回燕京,那些曾做过对不起我韩家事情的人,给他们一天时间,明晚之前跪在韩家大院认错,如若不来,后天我将亲自上门找他们算账。”韩三千对墨阳说道。


墨阳顿时间感觉热血沸腾,说道:“交给我,保证这个消息传得满城皆知。”


“三千,你这气势,比你爷爷当年还强啊。”韩天养笑着说道,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韩三千越是厉害,韩天养内心就越是欣慰。


韩家并不会因他的衰老而没落,反而因为韩三千的存在而变得更加强大,这是韩天养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爷爷,我怎么能跟你比呢,要不是因为你,韩家也不会有今天。”韩三千说道。


韩天养摇了摇头,他只是南宫家族的一枚棋子而已,没有南宫家族的支撑,他不可能白手起家把韩家发展到这么厉害的程度,相比起韩三千,他可是用自己的力量征服了一切,即便是南宫博陵也愿意让他一个外姓人成为族长,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办到的。


“你跟爷爷还谦虚什么,能够让南宫博陵亲自来云城见你,这是只有你才能够办到的事情。”韩天养说道。


说起南宫博陵,韩三千才突然间想到了这个人,问道:“南宫博陵已经走了吗?”


“没有,还留在云城,估计还想让你去继承家主之位。”炎君说道。


年关一过,韩三千便会去天启,哪还有时间去南宫家族呢,而且家主这个位置,韩三千现在根本就看不上眼。


不过南宫家族终究有着庞大势力,能够控制这个家族对韩三千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去见一见他。”韩三千说完,看了一眼苏迎夏。


苏迎夏当然不会拒绝,点着头道:“早去早回,家里炖了汤。”


“恩。”韩三千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韩天养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尽管他非常想要克制,但怎么也克制不了。


“没想到啊,南宫这等庞大的家族,最终竟然会落在我孙子手里,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韩天养忍不住说道。


“南宫博陵对天启的执着,不简单,他这种老谋深算的东西,肯定有所预谋。”炎君提醒道。


韩天养点着头,这点浅显的道理他自然明白,南宫博陵老奸巨猾,怎么可能不求回报的双手奉上南宫家族的家主之位呢?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担心,毕竟韩三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在年纪上,韩三千相差南宫博陵很多,但是论心计,韩三千绝对不输。


“我相信三千在这一场较量上不会落于下风,毕竟他掌控着绝对的主动权。”韩天养说道。


炎君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时候,韩天养发现施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想说什么就说吧。”韩天养说道。


施菁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迎夏,然后说道:“爸,韩君还在秦城,快过年了,要把他接出来吗?”


曾经韩君假装韩三千来到云城,差点毁了苏迎夏一生,施菁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提起韩君,但她又忍不住,毕竟韩君也是她的儿子。


苏迎夏听到这话,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回了房间。


施菁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


“韩君坐牢,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他是个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韩天养说道,同样身为孙子,韩君享受了韩家少爷的待遇,但他的成就却是不堪入目。


反观韩三千,从小被家里排斥,从未享受过少爷待遇,但他却从泥泞中走出了一片辉煌,甚至给韩家带来了至高无上的荣耀,两者相比,韩天养眼里的韩君,不止是一无是处,更是连称之为韩家人都不配。


“爸,他现在已经彻底废了,什么都做不了,就让他回家过个年吧。”施菁说道。


“难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废了吗?要不是他对苏迎夏起了歹心,韩三千会如此对他?施菁,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在韩三千和苏迎夏面前提到这个人。”韩天养冷声道。


这并非韩天养绝情,而是韩君不值得,当初那件事情如果被韩君得逞,其后果不堪设想,韩天养可不管韩君如今有何遭遇,自己种下的恶果,不值得人怜悯。


“我知道了。”施菁低着头说道,虽然她的确是心软,但是韩君所犯下的错误,的确是不值得原谅的,她也没有资格让韩三千去原谅韩君。


某酒店,韩三千和南宫博陵碰面之后,南宫博陵显得非常激动,他之所以一直留在云城没有离开,就是希望能和韩三千见上一面。


“三千,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回南宫家族,家主之位的继承,还需要一些仪式。”南宫博陵问道。


韩三千看了一眼南宫博陵身边的南宫晏,这家伙是南宫家唯一还活着的青年一代,家主之位按理来说应该交于他。


“年关一过,我就会去天启,所以没有时间跟你回南宫家族。”韩三千说道。


南宫博陵一脸为难,说道:“一点时间都挤不出来了吗?”


“翌老已经在云城,你难道还想要他跟着一起去一趟南宫家族吗?”韩三千说道。


南宫博陵脸色一变,翌老竟然也来了云城吗?


这种大人物,他自然不敢去耽误,但是家主之事又该怎么办呢?


“家主我当了,省去那些繁琐的仪式,但是由于我要去天启,不能管理南宫家族的事情,所以这些事情,暂由南宫晏帮我管理,你看如何?”韩三千说道。


“当然没有问题,你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南宫家族是你的,自然由你来安排,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南宫博陵说道。


韩三千早就猜到南宫博陵对于天启有着某种目的,此刻这只老狐狸终于要露出尾巴了。


“什么事?”韩三千问道。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去一趟天启,你带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