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宅童话 > 59.怪物窝

59.怪物窝

作者:放开那只姐姐 返回目录

“铛铛铛.....”


铜锣敲响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堡,这是晚餐即将开始的信号。


顶楼的房间里,默林站起身来,他朝着身前的巨蟒伸出手,只见那条银白色的蟒蛇有些不情不愿的扭动着身躯,顺着他的手臂爬了上去,最终像条围巾一样缠绕在他身上。


见到这条皮皮蛇这么听话,默林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驯兽技能还是没有退步啊,当年那只野生的肥宅快乐兽都被他驯的服服帖帖的,现如今区区一条小蛇还能有猫那么难缠不成。


当然,对此喰蛇有不同的看法。


说真的,她从未见过如此无聊的魔王。


就在刚刚的两个小时里,她已经重复了试图偷袭,然后被制服,再次偷袭,再次被制服这样的循环不知道多少遍了,她现在是真的彻底绝望放弃了。


喰蛇终于意识到就她现在这半残之躯根本没有力量抵挡那来自于血脉等级的压制,任凭她怎么努力挣扎,都敌不过这怪物一个眼神,对方只要一眼看过来,就能轻易的隔断她与魔力的感知,将她缴械成一条死蛇,只能无力的趴在地上嘤嘤嘤,任凭这混蛋的咸猪手肆意的玩弄着自己高贵魅力的躯体。


唉,不说了,太屈辱了,蛇在魔威下,不得不低头啊,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短短两小时而已,她现在竟然就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了这家伙的抚摸了,甚至被抚摸的时候还有点小舒服,这太可怕了。


一想到这个,喰蛇就悲从心来,她的脑袋无力的趴在默林那宽大的肩膀上,蛇眼泪两行。


默林扭过头,看着自己情绪低落的新宠物,他刚想伸出手摸摸头,安慰一下她来着,但是想了想,还是照顾一下这条傲娇蛇那已经不剩多少的尊严吧,现在再逗她,她就要真的哭出来了。


于是,刚刚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刚想收回手来着,却看到那伤心欲绝的蛇突然主动抬起头,把脑袋凑到他手边蹭了蹭,同时蛇尾巴还不服输的熟练的伸到他手心,死命的戳着他掌心的肉垫。


默林:“......”


看着这一边自己主动用头蹭着他的手,一边却还摆出一副“我很不情愿,都是你在逼我的,我不得已才只能配合”的屈辱表情,但是其实身体却爽到在颤抖的恶魔蛇,他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刚刚他做的太过分,这蛇终于疯了啊,还是说她这是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啊。


另一边,因为之前两小时的遭遇,所以见到那怪物抬起手,她就下意识的懒得做徒劳的反抗,反而自己主动把脑袋凑过去蹭了蹭,而等喰蛇终于回过神来,她意识到了自己刚刚都做了啥之后,顿时整条蛇都石化了,再然后就是自暴自弃。


算了,反正也反抗不了,不如享受吧,这是真的舒服。


她只能一边心里流着心态崩溃的泪,一边忏悔着。


前略,远在深渊的暴食父神,您的女儿已经被这万恶的魔王玷污了,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威风凛凛,凶名远扬的大恶魔了,我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但是您放心,这混蛋魔王就算能用卑鄙的手段让我身体屈服,也不能让我高贵的内心屈服的.....


嗯嗯,没错,她的心永远都是自由的,区区身体的背叛这不过是恶魔纵欲的本质而已,再加上魔王位格的压制,所以这是不可抗力啊,她这只是表现出了一个恶魔面对魔王时该有的反应而已,才不是什么屈服了呢?


就这样,一魔一蛇就这么你摸我头,我戳你肉垫的走进了城堡的餐厅。


餐厅里,早就又换了一身轻松的居家服的半精灵魔女听到动静,抬起头看着这别扭的两只恶魔,不由的有些意外。


“没想到弟弟你这么厉害的吗,这才多长时间就驯服了这只桀骜不驯的喰蛇。”


辛西娅看着那温顺的缠绕在默林脖子上,还亲热的允许默林摸脑袋的大蛇,她是真的惊了。


虽然她选择把那把危险的喰蛇之杖送给弟弟就是因为她相信弟弟一定有能力应对这条夜晚会噬主的叛逆恶魔,但是就算是她也没想到弟弟竟然只花了两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完全收服了这条在诸多封印物里也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的硬骨头。


要知道这把喰蛇之杖已经被封印了几百年了,在这几百年里不知道辗转落在了多少势力的手中,历代的持有者们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法收服这条倔强的恶魔大蛇,他们把手杖放在山巅被薪火之主暴晒,泡在圣水之中被圣力折磨,摆放在教堂里用教义去度化,持有者们用尽一切办法去折磨着手杖中的大蛇残魂,但是却始终无法让其屈服,反而让其戾气越来越重,反噬越来越强。


久而久之,所有的组织都已经认定这把强大的封印物不可收服了,他们只会在白天的时候借用其融合的圣剑的力量,一旦到了晚上,则会将它死死的封印在神殿深处。


而且老实说,在喰蛇灵魂不配合的情况下那把斩蛇圣剑只有在面对蛇类怪物或者深渊恶魔的时候有点用处,它的实际使用价值和每个夜晚封印它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完全不成正比,这玩意就是个赔钱货。


也正是因此,辛西娅几乎只用友情白菜价就把它从圣堂教会搞到了手,教会巴不得赶紧把这个赔钱货丢给巫师协会头疼去。


辛西娅将喰蛇之杖当生日礼物送给默林也没指望他真的能收服那条倔强的蛇,她只是想着反正弟弟应该能无视夜晚喰蛇的反噬,那么喰蛇之杖就变成一件无副作用的强大封印物了,白天弟弟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多少能拿来自保。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一主一宠和谐友爱的场景,她真的有点怀疑是不是圣堂教会在胡扯了,说好的桀骜不驯呢,你是在逗我吗?这分明听话的一笔好吧?


“殿下,将这样一个魔物绕在脖子上太危险了,蛇性狡诈,还请您一定要注意。”


另一边,女仆长薇尔丽丝却是目光灼灼的盯着那缠绕在默林脖子上的蛇身,她一边进言着,一边警惕着,随时准备在这大蛇有异动的时候就上前手撕了它。


“默林先生,好漂亮的蛇啊,我能摸摸吗?”


而同样的餐桌上,小女孩爱丽丝看着恶魔形态的默林,却是更加的亲近了。


对于小萝莉来说,虽然白天默林的王子形态很帅气,很好看,但是果然还是昨晚拯救了她的怪物先生最帅了,同样的,心大的小萝莉对于那条普通人看了能吓得半死的巨蟒也毫无畏惧,她甚至好奇的想要摸摸看,在她看来,只要怪物先生在,那么她就什么都不怕。


只是,小萝莉是什么都不怕了,但是喰蛇怕了啊。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啥来.....


在因为夜晚已经恢复了部分恶魔力量的喰蛇的感知中,这餐厅里的那是三个女人啊,这是三个大boss好不。


一个是阴暗幽森潜藏着无数危机的原始密林,一个是寒光刺目杀意快抑制不住的锋利宝剑,最后一个则是纯洁无瑕却好似正午骄阳一般快要晒死蛇的煌煌大日。


擦,本以为那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野生魔王就够吓人了,咋突然又冒出来三个更吓人的啊。


喰蛇一下子把脑袋缩到了默林的身后,不敢再冒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