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宅童话 > 64.贫穷的少女

64.贫穷的少女

作者:放开那只姐姐 返回目录

又是一天清晨,楼梯下漆黑的储物间里,少女辛德瑞拉睁开了眼睛,然后她习惯性的摸出那副老土的黑框眼睛带上。


“额,又没有人在家吗?”


少女钻出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家有些错愕,不过随即却是想起来了父亲和继母昨晚说过今天他们有个聚会要参加。


那似乎是一个高贵的伯爵组织的聚会,是为了庆祝伯爵家的小女儿今年即将入学奥德里奇学院而举办的。


作为伯爵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父亲和继母都被邀请了,邀请函上说可以带上家人,于是继母便带上了她的两个女儿。


可怜的辛德瑞拉再一次被无视抛弃了。


不过早就对此已经习惯了的辛德瑞拉倒也不生气,虽然偶尔的时候她也会少女情怀爆发一下,想象着自己穿上漂亮的裙子,乘坐着豪华的马车,在贵族的聚会上光彩夺目,与英俊的王子殿下跳个舞什么的。


但是作为一个学霸,辛德瑞拉是理性派了,她很清楚的意识到那种充满了少女桃色的幻想永远只是幻想,与其天天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那还不如把做梦的时间拿来学习,那么终有一天她能靠着知识改变命运,靠着自己的实力走入那梦想中的聚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所以,在确定的家里没人之后,辛德瑞拉并没有准备享受一下这个对她来说很难得的假期,她只是重新回到房间,准备换身衣服就去学校图书馆学习去。


只是,当打开那矮小的柜子,取出那只穿过一次的崭新校服的时候,一封信从校服之中掉了下来。


那是一封录取通知书。


看着这封通知书,辛德瑞拉呆愣了一下,她回想起了十几天前的那场好像做梦一样的奇遇。


少女坐回到低矮的床上,打开了那封其实早就已经看过的通知书。


这是一封典型的奥德里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书信的信纸上还印着学校的校徽,交叉着的双剑与一本打开着书。


作为学院的学生,辛德瑞拉对于学校的校徽自然并不陌生,很容易的就认出这份通知书是真的,并不是恶作剧性质的仿造品。


但是少女不解的却是这通知书上的内容。


“亲爱的辛德瑞拉女士,您已获取本校神秘学分院的入学资格,请于x月x日x点到xxx报道,作为新生,你需要提前准备以下物品.....”


作为一个在奥德里奇学院已经读了五年学的准六年级生,辛德瑞拉发誓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学院里有着神秘学这个分院,而且这份通知书上列举的那些诸如《魔药学》《炼金术》之类的新生需要自备的教材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别说诸如魔杖,法师袍之类的新生必备道具了。


要不是之前亲眼见过自己的那个便宜老师施展过魔法,辛德瑞拉肯定会把这份通知书当成谁的蹩脚恶作剧,但是现在,少女只是有些烦恼自己该到哪里去准备这份通知书上提到的用品。


不管怎么说魔杖和法师袍这东西总不能在普通的商店里就能买到吧,而《魔药学》《炼金术》之类的书她倒是在书店里有见过类似的,但是那些明显就是骗人的书显然不会是通知书上要求的教科书。


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了,但是自己却啥也没准备,辛德瑞拉不知道明天自己入学神秘学分院的第一节课该怎么去上了。


不过,就算是自己知道到哪里去买那些用品,摆在少女面前的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她没钱。


嗯,对于她那苛刻的继母来说,不把她扫地出门,并且还给她一日三餐就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零花钱这种东西那自然是想都不用想的,铁定没有。


虽然偶尔父亲会偷偷的塞给辛德瑞拉一些零钱,但是少女也知道,家里管帐的是继母,父亲大人他自己兜里都没几块银币,那每次偷偷给自己的零钱还都是从烟钱里省出来的。


对于那些来之不易的零钱,辛德瑞拉一直好好的保存着,但是那到今天为止的积蓄加起来也不过五六个银币而已,这点钱想要买通知书上列出的那一堆道具,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唉.....”


少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想着等开学了是不是该去找想个办法挣点学费了。


对于挣钱的路子,少女倒是有点头绪,毕竟身为一个学霸,尤其是刚过完长假,作业已经全部做完的学霸,明天开学之后她对于那无数假期作业没做完的学渣来说就是神,是上帝,是救世主,是绝境之中的那丝曙光。


“一个银币抄一门,这个价格应该会有人接受吧。”


少女心中这样想着,但是转头又有些犹豫,觉得会不会太贵了。


自从几百年前帝国建立之后,原本杂七杂八的货币就统一了,共有铁币,铜币,银币,金币四种,每个币种之间的兑换比例是10,也就是10枚铁币换1枚铜币,10枚铜币换1枚银币,10枚个银币换1枚金币。


不过由于硬币太过笨重的缘故,最近各大银行似乎已经在展开货币改革,提出了一种新型的,更加方便携带的纸质货币出来,不过那种纸币在新都城那边流行,在康沃利斯这个前朝都城里还没怎么大规模普及。


对于辛德瑞拉这个穷孩子来说一枚银币其实已经是个很高的价格了,这要是在其他地方她还真不敢开一个银币的价格,不过奥德里奇学院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对于那些权贵出生的富不知道多少代来说,一个银币还真算不了什么,甚至之前就有人出一个金币的价格求作业抄,只可惜那时候的并不需要钱的辛德瑞拉矜持的没有答应。


正当少女为了钱而烦恼的时候,她手中的通知书却是突然发生了异变。


宛如有一双无形之手在折纸一般,那张录取通知书被折成了一只纸蝴蝶,蝴蝶煽动翅膀,就这么慢慢悠悠的飞了出去。


辛德瑞拉连忙站起身来追赶着那飞舞的蝴蝶,蝴蝶从窗口飞了出去,少女打开了房门,便看到了那辆停在她家门口的熟悉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