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四十七章 敲他一笔
    她刚认识苏玖的时候才十几岁,当时她问苏玖,你认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苏玖说一共三件事,有人爱,有事做,对未来有所期待。

    当时她为之不屑,她家境优越,长相漂亮,不知有多少人在后面追着她。

    她含着金钥匙出生,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不需要为了金钱谋求生存,自己做不爱做的事。

    未来,她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只要她想,未来就会按照她的想法去走。

    这三点她轻而易举便能达到,若是幸福的定义真是如此,那也太简单了吧。

    可遇到那个男人之后,她知道,她错了。

    的全,这世界上,幸福的事是有爱你的人爱你,有目标的去做事,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对未来有所期待。

    这三点,她一个都达不到。

    “在这里做什么?”傅景臣悠悠的走过来,“想跳海啊。”

    上官娆敛下心神,白了傅景臣一眼,转身就要回车里。

    “走什么,陪我看看海。”傅景臣晃了晃上官娆的胳膊,“啊,我还第一次发现,a国有这么美的海呢,娆娆,你说是不是?”

    “别这么恶心的喊我。”上官娆一身鸡皮疙瘩都被傅景臣激起来了,嫌弃的离傅景臣远点,“看海?你看得懂海所赋予的深沉含蕴么?”

    傅景臣一脸傲娇,看着大海自夸道,“当然,像我这么学富五车的人都不懂它,试问还有谁能懂?”

    上官娆白了傅景臣一眼,突然踢了踢他的脚,“哎,傅景臣,这么多年,你有没有试着去懂一个女孩?”

    傅景臣眸色微动,微微一愣。

    这边,上官娆已经自顾自的回答道,“对不起啊问了一个为难你的问题,正常人的感情你是不会懂滴。”

    傅景臣有些好笑,他手撑着扶栏,看着上官娆,“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懂?”

    “傅医生,你就这么喜欢别人说出你和总统的关系?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嘛。”

    “如果我和总统的关系不是那样呢?”傅景臣继续道,他看着上官娆,“你会不会考虑我?”

    中午时分,太阳照在海面,波光粼粼,光线反照在傅景臣的脸上,让上官娆一时看不懂他此时的神色。

    但是,那话语里的认真,她却听得出。

    上官娆心里咯噔一下,朝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拉开了她和傅景臣之间的距离,“开玩笑,我上官娆是这么没眼光的人?”

    傅景臣微微一愣,神色间好像有所变化,但上官娆还未思索的明白,男人已经笑着说道,“放心,别那么谨慎,我也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

    这,就是说看上她没眼光咯?

    上官娆瞪了皇甫爵一眼,傅景臣笑笑,“走吧,我饿了,陪我吃个饭呗。”

    “自己吃去。”上官娆不理傅景臣。

    傅景臣好脾气的道,“娆娆,我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你看,我早饭也没吃,一直陪你到现在,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饿肚子吗,娆娆?”

    “说了别那么恶心的喊我!

    ”上官娆狠狠瞪了傅景臣一眼,傅景臣笑眯眯的瞅着她,似是非要缠她直到答应为止。

    上官娆心一横,“行了行了,不就是吃顿饭,去去去,但是说好了,地址我选。”

    傅景臣微笑,“好的,娆娆。”

    “……”上官娆晕倒,也不纠正傅景臣了,直接上了车。

    上官娆选了个情侣餐厅,傅景臣笑着道,“娆娆,原来你存了这个心思。”

    上官娆将车熄了火,“待会别肉痛。”

    傅景臣故作吃惊,双手护在胸口一脸惊恐的看着上官娆,“娆娆,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上官娆白了傅景臣一眼,也不纠正他,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进了餐厅。

    这是a市最奢侈的情侣餐厅,不仅是因为装修精致,口味上佳,还因为一个很变态的设置,餐厅呈螺旋状,层层递增,随着阶梯的上升,楼梯位置也逐一延伸,而价格也是越往上越贵。

    就是说,高层之人可以将楼下情侣情况看的一清二楚,越底层越毫无隐私可言。

    很市侩的设置,却能从某种程度满足人内心的阴暗。

    最顶层的位置已经炒到每小时二十万,倒数第二层为每小时十万,再往下每小时只有五万,因最往上两层长期没人订购,第三层倒是很多人趋之若鹜。

    “小姐,四到七层已经客满,请问您订购哪一个位置?”

    上官娆往那边瞧了一眼,“最顶层。”

    “不好意思,最顶层也被客人预定了。”服务生查询了一下,对上官娆笑着道。

    很少有客人会要最顶层的位置,所以他们一般不做介绍,没想到,今天会这么炙手可热。

    “那就下面一层吧。”

    傅景臣正好刚刚走过来,上官娆笑眯眯的看向傅景臣,“傅医生,没问题吧?”

    傅景臣温柔的看着上官娆,“你开心就好。”

    “好,希望你待会也这样想。”

    法式鹅肝,鹅肝酱煎鲜贝,柳橙法国鹅肝酱,蟹黄活虾,圣雅克扇贝,酥皮洋葱汤,烤卡芒贝尔奶酪,配以波尔多干红。

    傅景臣看着各式各样的鹅肝,心痛倒一点都没有,反而温柔的提醒道,“鹅肝脂肪多,少吃点。”

    上官娆倒不在意,她看着傅景臣这张足可以迷倒众生的脸,忽然问道,“傅景臣,你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你和总统,怎么那个那个?”

    “哪个哪个?”傅景臣剥着虾,修长的手指将虾壳一点一点剥去,晕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好看。

    上官娆的注意力却不在此处,她小声的,看着傅景臣的眼睛道,“就是上床啊!”

    剥着虾的手微微一顿,傅景臣看向对面的女人,而此时,上官娆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正亮晶晶的瞧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说话完全不知羞,问起问题来那么的露骨,哪像是国防部部长之女?

    却偏偏让他生不起厌来。

    傅景臣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低着头继续剥虾,上官娆却急了,用脚踢了他几下,“别卖关子了,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