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七十九章 舅舅对你真好!
    苏玖微窘,她虽然爱吃,但是自己的动手能力并不怎么样,以前常年出差在外,基本上在酒店想点啥就点啥,不会说特意去自己做。

    “这面包不也挺好吃的?来,我们烤面包煎鸡蛋去。”苏玖对洪雪说道.

    这一听,就知道她也不会。

    洪雪这下没办法了,总不能饿着肚子吧,只好跟苏玖一起走进厨房。

    两人一个烤着面包一个煎着鸡蛋,苏玖也有意逗逗洪雪,气氛渐渐的好起来。

    皇甫爵下楼,便看到这一情景。

    苏玖穿着皇甫媚的条纹长裙,柔软的面料将女人妙曼的身姿勾勒出来,她随意的将头发挽起来,露出雪白的脖颈,侧头不知和洪雪说什么,露出柔和的笑意,显得侧脸越发的美。

    “舅舅!”

    洪雪眼尖,看到皇甫爵走了下来,这面包也不管了,直接跑了过去跳起来,好似要给皇甫爵一个熊抱。

    皇甫爵停了下来,就在洪雪快要接近他时,突然往侧面一避,洪雪没刹的住,眼看就要扑倒在楼梯上。

    皇甫爵胳膊一拽,便把洪雪及时拉住,嫌弃的说道,“都十六七岁了,怎么还没大没小的?”

    洪雪“嘿嘿”一笑,对皇甫爵不配合自己也不介意,瞧着他说道,“舅舅,你可以把我妈喊出来给我们做早餐吗?”

    恐怕这世界上,敢去打扰她老妈的,就只有皇甫爵了

    皇甫爵这才发现皇甫媚不在厨房里,看样子,应该也不在卧室。

    “她在医疗室?”

    “嗯。”洪雪苦着脸,“我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给人看病了,也就最近在研究舅舅你的药,可是,你的药不是已经研制好了,我妈怎么还要呆在里面?”

    洪雪的声音传进苏玖的耳朵内,皇甫媚到现在都没出来,不会是与她有关吧?

    难道,她的血不能用?

    苏玖晃着神,本来是将蛋打在锅内,苏玖却将旁边的水杯拿起将水倒了进去。

    刚倒几滴,滚烫的油立刻溅起,溅在苏玖的手臂上,苏玖这才清醒,关了煤气,往后退了几步。

    皇甫爵立刻走过来,抓起她的手臂,那上面已经起了泡,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惊心。

    皇甫爵皱眉,快速的将苏玖的手臂放在水龙头下冲洗,”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也知道,我不适合厨房嘛。”苏玖朝皇甫爵吐吐舌头。

    皇甫爵无奈,“这里我来吧,你自己去涂点药。”

    “噢。”苏玖点头,便走出厨房。

    苏玖那么镇定,倒是洪雪看的目瞪口呆,惊呼道,“舅舅,你还是我那个一国总统的舅舅嘛?总统竟然进厨房了耶!”

    皇甫爵面无表情的瞧她一眼,洪雪即刻说道,“舅舅,你那么厉害,要不帮我把面包也顺便烤了呗?”

    皇甫爵未说话,洪雪只当他应下来了,立刻拍马屁,“舅舅你真好!我去给舅妈上药!”说完,便走到苏玖的身边。

    药箱已经拿了过来,洪雪笑着道,“舅妈,我来帮你吧!”

    &nb

    sp;苏玖点头。

    小丫头拿起碘酒,小心翼翼的用棉球为苏玖擦着伤口,还怕苏玖疼,一边擦拭一边用嘴轻轻吹气,“舅妈,你忍一下啊,现在的忍耐都是值得的!这个处理不好可能会留疤噢,可难看了!”

    苏玖哭笑不得,本来就不疼,但从洪雪的口中说出来,好似她正承受着多大痛苦似的。

    “舅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舅舅进厨房哎,他真的对你好好喔!”道。

    苏玖囧,眼睛下意识的瞧向厨房内的男人,皇甫爵一边煎蛋一边烤面包,技术怎样她不知道,但光是看着男人的姿态,那还是挺养眼的。

    这样的感觉,是和在朝局上看到的皇甫爵截然不同,讨论政事时即使他一言不发但却有种慑人让人臣服的感觉,而此时,虽然感觉上还是不怎么亲近,却像是一个不喜多说话的丈夫,用心的做着早餐。

    “包好啦!”洪雪笑眯眯的说道,用绷带将纱布贴好,她看向苏玖,却见苏玖正瞧着厨房,洪雪顺着苏玖的目光看去,不知想到什么,捂着嘴笑了起来。

    此时,早餐也已经做好,皇甫钰将牛奶温好,一一放在桌上。

    苏玖瞧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男人煎的鸡蛋都比她弄的好看。

    皇甫爵拿了个面包,放了生菜,鸡蛋,番茄酱,直接递给苏玖。

    苏玖接了过来,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还有两人看着。

    洪雪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瞧着苏玖,那眼里全是戏。

    此时,皇甫媚走了下来。

    她好似一夜未睡,神情上皆是疲惫,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昨天穿的。

    她走到桌前,眼神复杂的看向皇甫爵,嘴唇抿着,并未出声。

    苏玖的血,的确是他们一直在找的至阴至纯之血。

    她惊喜之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傅景臣知道苏玖的作用,必然不会不告诉皇甫爵。

    但,他仍然次次复发,据傅景臣所说,药量甚至是以往的数倍。

    她原先是以为病越来越难以控制,现在看来,这药量增大和他与苏玖的接触不无关系。

    苏玖对他来说明明是一种解药,可他却硬让她变成对自己的毒药。

    为什么?

    皇甫媚有点看不懂自己的弟弟了。

    “姐姐,要不要吃点?”皇甫钰见皇甫媚神色不对,问道。

    “不用了,胃不太舒服,我喝水就好。”皇甫媚说道,重新上楼,转头对皇甫爵道,“你过会来我房间一趟。”说完,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这下,苏玖想问什么也不好问了,只能暗自揣测着。

    苏玖和洪雪在楼下,皇甫爵敲了敲门,便走进皇甫媚的卧室内。

    皇甫媚并未看向皇甫爵,她看着自己的仪器,缓缓的说道,“我比你大七岁,你身带奇毒,被查出时才三岁,我就立志学医,要找出治你的法子,包括跟你一起长大的傅景臣,为了能够提高治愈的可能性,他选择跟我学习不一样的医术,毫无怨言,跟在你的身边,皇甫爵,你觉得你现在所做的对得起我们吗?”

    皇甫爵眸光闪烁,神色如常,未曾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