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多点备胎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多点备胎

作者:浅玖 返回目录
        

苏玖瞪了上官娆一眼,这看热闹的果然不嫌事大。


        

“别吃了,回家,睡觉。”苏玖道。


        

“我送你们。”赫连翎立刻道。


        

苏玖拒绝,“不需要。”


        

上官娆怂恿,搭腔道,“宝贝儿,你不是脚不好吗?现在打车也不方便,再说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咱俩长得又那么漂亮,万一被劫色怎么办,还是坐熟人的车比较好。”


        

苏玖瞪她一眼,刚才陪她走了那么长的路,怎么就不记得她脚不太好的?


        

“苏主播,如果你不让我送你,我也会跟你们一路的。”赫连翎笑眯眯的说道,站起身来,“我去把车开过来。”


        

这话说的肆无忌惮,表明他会一直跟着她,也不怕苏玖会偷偷溜走。


        

苏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上官娆一眼,“你这胳膊怎么老往外拐?”


        

“宝贝儿,你可别误会,我对你可是一片真情啊。”上官娆立刻举起手做发誓状,苏玖才不信。


        

上官娆将手在湿巾上擦了擦,拍了拍苏玖的肩,语重心长的说的,“虽然这一位不算不错,但也算个潜力股,这女人嘛,就应该趁年轻的时候多撒点,宝贝儿,你现在是年轻,但是女人的青春过得很快的,总统现在对你有意,虽说不是完全因为你的颜值,但是这男人的心,你是不可能永远都把握在手里,所以,还不如趁现在有资本的时候,多点备胎总是好的,到时候,若是有什么变故,自己还有条后路对不对?”


        

在她看来,苏玖这一路走的横冲直撞,虽然看起来刀枪不入,但是一颗心若是投进去,就陷的比谁都深。


        

就好似三年前,她遭到沈钧背叛,一声不吭,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在工作之中,任由伤痛在心底蔓延,她也不会对别人哭诉。


        

而这次看来,她对皇甫爵的感情,可能比当时投入的还要多。


        

她担心,若是这次再有什么变故,苏玖会承受不住。


        

“宝贝儿,听我的,爱别人不如爱自己多一些,人生路还长,别把自己栓在一个男人身上,知不知道?”


        

此时的苏玖并没有把上官娆的话听进去,喜欢一个人还要处处留后手,她感觉太累了。


        

而上官娆还在摸下巴为她分析,“现在这几个,如果说对你好的,我感觉宫越还不错,这个你可以着重把握一下。”


        

刚说完,赫连翎便已经将车开过来,上官娆立刻拉着苏玖走过去,上车。


        

可又朝后看了几眼。


        

奇怪,被人跟着的感觉怎么越来越强烈了?


        

到了酒店,上官娆便快速的跳了下来,十分体贴的给他们留了二人空间。


        

苏玖可不懂这样的情趣,开门,下车,毫无留恋。


        

“苏主播。”


        

赫连翎忽然喊住苏玖,苏玖转身,蹙着黛眉看向他。


        

晕黄的路灯下,那双绿色的眼睛一片幽深,望着苏玖好一会,最终笑笑,“没事,早点回去休息吧。”


        

苏玖一听,就转身走了。


        

并未曾发现,车内那个人,一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直至完全消失,这才开车缓缓离去。


        

&n


        

bsp;  苏玖给上官娆另外开了个房间,而沈铅铅已经被周子轶送了回来,一看到苏玖回来了,立刻抱着她让她讲讲今天发生的事。


        

苏玖颇为无奈,上官娆笑了笑,“好累,我就不听了,宝贝儿,晚安。”


        

回了房,上官娆看着窗外,从包里抽出一包烟,点燃一根,夹在手指间,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低下头,将衣服撩起,那道淡粉色的疤痕,此时此刻在月光下,竟然生出几分奇异的温柔来。


        

她有过一个孩子,但是那个还没成形的孩子还没有在这个世上活过一天,便死了。


        

傅景臣开车带着她去将那个孩子埋起来,是她亲手,一点一点挖的坑。


        

那一天,下雨下的其大,泥土湿润,很好挖,她拒绝一切的工具,拒绝傅景臣的帮忙,徒手一直挖一直挖,哪怕被石头磨出血,她也不曾停过。


        

那个坑终于挖好了,够大,可是她抱着那个孩子,久久不放。


        

当时她那么年轻,却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挖心挖肉的滋味。


        

爱上他的时候她从未想过这场极致的爱情会给她带来痛苦,她以为和他在一起只有快乐只有幸福,她也从未想过会有孩子,但如果有了,那他也会是个好父亲,她会是个好母亲。


        

可是,这世界上很多事,往往都是与自己的本意背道而驰。


        

当初的放纵,她却要用一生来赎罪。


        

最要命的是,她竟然还是忘不了他。


        

上官娆又狠狠吸了口烟,看着这异国的月光,忽觉感伤。


        

床上的手机蓦然震动,良久,上官娆这才机械的走了几步,去拿。


        

是厉律泽打来的电话。


        

上官娆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响了好几次,上官娆都不曾接,那震动的声音让她觉得十分的烦躁,干脆关机。


        

好似有感应一般,男人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我在楼下,如果你不想所有人都知道的话,就下来。


        

上官娆蹙眉,从窗口朝外望去,这才看到在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巷子前。


        

这个男人实力遍布各国,军火生意都有涉及,这个别人都避之不及f国可对他来说,恐怕就像跟家里一样。


        

当时她告诉厉律泽,她有过他的孩子,他放了她,可转眼,他却又来找她。


        

恰好被傅景臣知道,他便不顾她的意愿,连夜把她带到f国。


        

谁曾想,这个男人,竟然追了过来。


        

若是到时候让苏玖她们知道,恐怕只会掀起更大的波澜!


        

上官娆拧眉想了一会,准备下去。


        

可就在此时,窗口忽然一阵响动,上官娆转身,只觉一个黑影从眼前一晃,下一刻,她整个人便被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给包裹住。


        

“我想过了,还是我上来比较好。”厉律泽将上官娆双手禁锢住,把她直接放在大床上,靠她极近,“以为逃到这里我就抓不住你了吗?”


        

上官娆心砰砰的跳,面上却笑着,语气微带嘲讽,道,“不敢,你厉律泽的本事,谁敢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