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需解释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需解释

作者:浅玖 返回目录

“爸!”


苏玖的心蓦然一痛,他说对她太失望,这样的重话,他从未对她说过!


“小玖,这一个月,你也放纵够了,可以收收心,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要负责,宫越是个好孩子,你不喜欢他爸爸也不逼你,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放纵自己!”苏博弈越说眉头皱的越深,又捂住了胸口。


“爸,您别说气话了,来,我扶你去沙发上休息。”苏可儿搀扶着苏博弈,慢腾腾的走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又看向苏玖,神色极其为难,“姐姐,爸身体不舒服,要不你先回去吧?过几天,等爸气消了,我们再一起吃饭,好不好?”


苏玖看向苏可儿,她回来前后还没有十分钟,却莫名其妙的被这么训斥了一顿,苏博弈说他对她太失望。


这显然,都是苏可儿努力的结果。


而她此时也发现苏可儿那双漂亮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苏博弈现在正在气头上,身体也不太好,苏可儿是摸准了她苏玖不会反击吧?


苏玖走到苏博弈的身前,道,“爸,你知道我为什么在f国多留一个月吗?”


苏博弈眉宇间皆是满满的失望之色,“小玖,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做什么了?”苏玖反问。


苏可儿连忙道,“姐姐,你就不要顶嘴了,你做的那些事爸爸也都知道了,你不回来,说是工作忙,但其实……不管怎样,爸爸也没管你知道爸爸生病也不回来,你就不要再问了。”


苏玖看向苏可儿,这些安在她头上莫须有的罪名,恐怕就是她的杰作吧?


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其实是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苏可儿怯生生的看了苏玖一眼,“姐姐,你何必逼我。”


这话说的,好似苏玖又做了什么似的。


“爸,你以为我在f国一个月是玩的吗?”苏玖走向苏博弈,问。


苏博弈沉默以示默认。


她心里产生一丝凉意,本来还准备解释的话此刻却忽然说不出口。


爱你的人会信任你,不爱你的人会一口否定你。


“爸,既然你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好了,我走了,你保重身体。”


苏说完,玖转身,挺直了脊背走了出去。


苏可儿看着苏玖离去的身影,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一个月以前,她便已经和何艳艳见了面,这才知道,这何艳艳电话那端的那位小姐,竟然是首相大臣的女儿,赵珍珠!


这苏玖可真会抢男人,都抢到赵珍珠头上了。


之后,她便把照片给了赵珍珠,甚至将沈钧的计划也间接的透露给了这位赵小姐。


只是,这苏玖正好不在,这计划,也没法实施。


不过现在不同了,沈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苏玖也回来了,她只要等赵珍珠那边的电话,便可实施她的计划。


而现在,她先给点苏玖小苦头吃吃,让她先知道什么叫痛的滋味。


宫门口


赵珍珠就等在那里,见皇甫爵的车开出来,立马拦住,夜鹰不得以刹车。


总统已经回国一个多月了,赵小姐就每天站在门口等总统,有时候总统开会到深夜,她就等到深夜,怎么赶都赶不走。


而总统从不停车,甚至眼睛都不看赵小姐一眼,赵珍珠就眼巴巴的看着皇甫爵离开,让人看着都觉得很可怜。


而这次,车门终于打开,皇甫爵下了车。


赵珍珠欣喜若狂,走了过去,“皇甫哥哥,你,你明天能来参加我的成人礼吗?”


皇甫爵皱眉,“礼物我会派人送过去,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不要礼物!皇甫哥哥,我要你陪我一起过生日,好不好?”赵珍珠抬头看着皇甫爵。


皇甫爵不说话。


“皇甫哥哥,只要你来参加,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也算是和以前做一个告别。”赵珍珠可怜兮兮的看着皇甫爵,道,“皇甫哥哥,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我也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就算不看在我的份上,我爸爸也一直在为这个国家默默付出,你就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好不好?”


皇甫爵沉默良久,终是点了点头,走进车内。


赵珍珠扬起笑容,深情的目送皇甫爵离去。


直到那车彻底离开视线后,那嘴角的笑意这才蓦然消失。


何艳艳从一旁走出来,兴奋的说道,“珍珠,咱们的计谋得逞了!”


什么得逞!


这才是她的第一步。


对于何艳艳的兴奋,赵珍珠只觉得她太过鲁莽,上不了台面,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但面上却露出甜美的笑意,“艳艳,这一切还要谢谢你,想出这样一个法子,如果我以后有能力的话,一定会帮你的。”


这其间隐含的意思,何艳艳自然知道。


赵珍珠这么一说,何艳艳立即露出笑意,现在,她比赵珍珠更希望这件事可以成功!


“珍珠,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们是好朋友嘛,帮你是应该的。”


赵珍珠笑了笑,不置可否,问何艳艳,“那个带来了吗?”


“带了带了,这个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搞来的!”何艳艳从包里拿出一袋白色的粉末,递给赵珍珠。


“珍珠,我跟你说,这药对男女都有用,尤其是女性,所以,你最好少用一点,不然我担心你承受不住。”


赵珍珠接了过来,放进包里,温和的笑着对何艳艳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艳艳。”


“应该的,珍珠。”


皇甫爵到了家,却不见苏玖,进了房间,才发现她正在教洪雪作画。


他们面前摆放着一个玻璃瓶,插着一枝玫瑰,而画的,就是这个景物。


皇甫爵走近,苏玖未曾发觉,倒是洪雪眼尖,一眼便看到了,正准备出声,皇甫爵便朝洪雪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轻的走到苏玖的身后。


女人拿着铅笔,在素描纸上轻轻的勾勒着线形,墨发放了下来,柔顺的披在肩后,身形坐直,倒是一份说不出的静态之美。


不过是勾勒了几条线形,物品的样子便已经显现出来,虽没有颜色,但却能想象出涂了颜料后该是多么的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