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就是解药!
    “可我觉得,你就是解药。”皇甫爵一把将苏玖搂住,“你吃饱了,也该你喂我了。”

    苏玖一声惊呼,连忙道,“……我没有力气!”

    “没关系,我动就可以了。”皇甫爵将苏玖放在床上,唇角一勾,“你只要安心享受就是。”

    说罢,便再也不给苏玖辩解的机会,欺身而上。

    呜……

    她以前那么主动做什么,这男人根本就不是禁欲系!

    苏玖怎知道,男人一旦开了荤,品尝到了美味,又怎可能再故意控制自己?甚至之前的次次隐忍,他都会加倍的给讨回来。

    他吃她,是要吃一辈子了。

    苏玖躺在床上已经半个小时了,男人吃完她后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便出去了,那神清气爽的样,和她现在的蔫样成为鲜明的对比。

    早上被丁寒雨虐的体无完肤,中午又被皇甫爵折磨的腰酸背疼,她怎么那么悲催。

    她下午,要从苏可儿的身上彻底的讨回来!

    苏玖就凭着这股意志力起了床,然后又让夜鹰准备了吃的,好恢复一些体力。

    差不多两点的时候,苏玖出了门,夜鹰送她到苏可儿那边的画廊后,便又快速离开。

    画展还没有开始,苏玖找了一家咖啡店坐坐,现在让她站一秒,她都觉得两腿打颤,站不住。

    然而,刚进去,她便看到苏可儿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的对面,则坐着一个胖胖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有些熟悉,苏玖眯着眼想了一会,便想起来了。

    可不是那个在商店和她争衣服,在宫内小树林给赵珍珠出主意的人么!

    叫什么来着?

    名字她一时没想的起来,她们正说的起劲,一时也未曾发现苏玖。

    苏玖低着头,朝她们对面走去,在两侧的正中,是用一个圆形高脚杯的陶瓷摆放的盆景,苏玖坐在她们的对角线,正好遮住了彼此的视线,但是讲话,若是用心听的话,还是能够大概听清楚的。

    “艳艳,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们的计划成功了没?”苏可儿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焦虑。

    自从那天在苏家遇见苏玖之后,她便越来越忐忑不安,苏玖什么都没有说,可那眼神,却让她惶惶不安。

    再加上,她问沈钧,沈钧也说不是苏玖,若是真的刻意隐瞒,沈钧也不会一点都不犹豫,神情不像是说谎。

    可她再问下去是谁时,沈钧就不愿意说了。

    而且,她发现,沈钧在那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少,虽然沈钧不怎么样,但他这个样子,让苏可儿很怀疑自己的魅力。

    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很想知道。

    何艳艳皱着眉,“我也不清楚,我的确是把药给了珍珠,但是后来问她情况,她也没有告诉我。”

    苏可儿一听,见何艳艳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咬了咬唇,声音稍稍放轻了一些,问道,“艳艳,你可以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哪个人?”何艳艳问,皱眉道,“可儿,你说话能不能清楚些?”

    苏可儿真想翻个白眼,这个人还真是没颜值没脑子,有些东西,意会一下不就懂了?

    但面上,她笑着道,“艳艳,是我不对,没说的清楚,我想知道,赵小姐想要得到的男人是谁?”

    何艳艳面色一紧,“可儿,有些事你不该知道,就不要问。”

    不该知道?!

    这个男人很厉害吗?

    苏可儿仍柔声道,“艳艳,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帮助赵小姐,你知道,我那个姐姐瞒我瞒的紧,而且她身边的男人实在太多了,魅惑的本领又厉害,赵小姐年龄又小,人又单纯,难免不是我姐姐的对手,我想了解的多一些,这样也能更加好帮到赵小姐。”

    何艳艳一听,觉得也挺有道理,但是,那个人的身份,可不是能随便说的!

    何艳艳想了想,内心挣扎了一会,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苏可儿。

    苏可儿见何艳艳这样,便知事情成了七八分,这个何艳艳,除了出身好点,论脑子,那是一点都不及她!

    她想要知道任何事,何艳艳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苏可儿又道,“艳艳,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遇到你那么好的人,身世好就算了,人也善良,这样帮助赵小姐,在这个上流社会,我一直以为只有勾心斗角,是没有真感情的,而你,却打破了我的观念,我想,你是真的很想很想帮助赵小姐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吧?”

    “当然,除了我家珍珠,就没有人,能够配的上他!”何艳艳立即说道,被苏可儿这么一捧,她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下巴一扬,何艳艳的眼睛扫了苏可儿一眼,“好吧,我就告诉你吧,那个男人就是……”

    “啪!”一杯咖啡重重的往桌上一放,这一溅,便同时溅在了苏可儿和何艳艳的衣服上。

    “我的衣服!”何艳艳怒极了,抬头便看向来人。

    苏可儿也心情不佳,这可是她为开画展而刚买的裙子,但没有像何艳艳这样喊出来,她皱着眉仰头看去。

    而这一看,苏可儿和何艳艳都愣在那里。

    苏玖笑眯眯的,直接坐在苏可儿的身侧,将咖啡一转,重新握在自己的手里,喝了一口,看向苏可儿,“妹妹,你好像对我很关心,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不更好?何小姐肯定没有我知道的多呀。”

    她语气温和,转头看向何艳艳,“何小姐,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但是,我想,你把什么不该说的说出去,那人知道后,也只会以为是赵小姐唆使的,怪罪到赵小姐头上,不知道赵小姐还会不会继续和你做好朋友呢?”

    这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苏玖美目倩倩的看向何艳艳,脸上一点都没有愤怒之样,笑盈盈的,可却让她们有一种跌入冰窖的感觉,浑身发冷。

    何艳艳脸色一僵,继而愤怒的用手指向苏玖,“你,你无耻,竟然偷听我们讲话!”

    “偷听?我可没这兴趣,是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已经打扰到了我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