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以命换命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以命换命

作者:浅玖 返回目录
        

他看向皇甫爵,微微俯身,“阁下。”


        

皇甫爵应了一声,“不用客气,在这里,你是老板,我们是你的客人而已。”


        

陆振华笑了笑,“我可不是老板,只是代理打点这里罢了。”


        

此时,一道脆生生微带疑惑的声音插了进来,“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吗?”


        

陆振华微微抬眸,看着对面的女孩子,温和的笑着答道,“是我做的,喜欢吗?”


        

“喜欢啊,没想到连老板都这么厉害,怪不得这家店这么红火呢。”苏玖笑眯眯的说道,继而转头看向皇甫爵,“你说是不是?”


        

这么会说好话,可不像是苏玖的风格。


        

想必是之前他与她说过关于陆振华的故事,让苏玖的心里对陆振华产生了怜悯与同情,就连说话也会照顾他的心情。


        

他的女孩,是那么的善良,自己受了伤,也只是放在心里慢慢治愈,不表露不吭声,对于别人,有着一颗柔软的心。


        

“嗯。”皇甫爵应了一声,提醒苏玖,“趁热喝,粥快凉了。”


        

“噢噢。”苏玖这才想起,捧着碗直接把粥一股脑的喝下去,那样子,倒有几分憨气。


        

陆振华看了看苏玖,心里微微有些震撼。


        

他以前,觉得像皇甫爵这样的人,不会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动情。


        

可如今发现,或许,只是因为当时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一个男人的眼睛,是最不会骗人的,他对苏玖的情意,在看她时的每一刻,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来,是那样的真切。


        

“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陆振华温和的说道。


        

苏玖想了想,老老实实的答道,“你做的那么好吃,想必拿手菜更好吃,我想吃你做的拿手菜,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陆振华道,“我现在就去做给你吃。”


        

“好啊,谢谢啦。”苏玖朝陆振华笑笑,陆振华便走了出去。


        

苏玖吃着水晶虾饺,想着皇甫爵以前说过的关于他的事。


        

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却遭受到命运的不公。


        

如果他的妻子没有发生意外,或许,她会天天品尝着丈夫做的美食,和他聊着每天发生的事,或许,他们还会有一个孩子,他们会一起看着他长大,成人,结婚,生子。


        

“这饺子不好吃?”皇甫爵淡淡的出声道,看向苏玖,“怎么越吃越难过?”


        

男人故意取笑她,苏玖瞪了他一眼,将盘里的饺子全数放进他的碟子里,“别浪费,全吃完噢。”


        

皇甫爵眉微挑,“都给我?”


        

苏玖这一倒,便又后悔了,那么好吃的饺子,都给皇甫爵,那多可惜啊。


        

干脆把皇甫爵的碟子拿过来,将自己的空碟子换过去。


        

皇甫爵笑了笑,也不阻止苏玖这孩子气的行为。


        

“皇甫爵,你那里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我们给他介绍对象吧,如果就这样一个人孤独终老,那多可怜啊。”苏玖说道。


        

“没有。”皇甫爵道,这个问题她已问过一次,但估计这个问题若是不解决,怕来一次,她便会想一次。


        

“你那边有吗?”


        

苏玖歪着脑袋想了想。


        

上官娆肯定是不行的,她已经结婚了,沈铅铅也不行,年经太小,和陆振华相差太大,还有……


        

苏玖使劲想着,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冷清瘦削的身影。


        

丁寒雨!


        

她性子清冷,而陆振华温温和和,倒也挺配。


        

“丁寒雨怎么样?”苏玖问皇甫爵的意见。


        

皇甫爵看向苏玖,“我估计不可能。”


        

“为什么?”苏玖立即问道,“他们都单身,不挺配的?”


        

皇甫爵的眼神变得晦暗,在苏玖疑惑的神色下,他缓缓的说道,“其实,在好几年前,丁寒雨有一个爱人,和她一样,在一个队里,他们作为搭档,一起执行任务,一起闯过无数次危险,为对方受过无数次伤,可以说,他们身上的伤口,百分之八十,都是为对方挡子弹留下的。”


        

按皇甫爵说的,他们可以为彼此随时付出生命,这样的感情,已经刻进了彼此的骨血里。


        

可是,皇甫爵脸上凝重的神色,以及丁寒雨一直都形单影只的身影,让苏玖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后来了?后来怎么样?”苏玖焦急的问。


        

皇甫爵对上苏玖的眼睛,“后来有一次,丁寒雨作为卧底,埋伏在一个走私的团伙里,很快她便得知他们的交货地点,联合她的爱人,以及其他人准备将这个团伙给端了,可实际,走私的头头本就怀疑丁寒雨的身份,这次不过是一个试探她的陷阱,丁寒雨去了之后才发现不对劲,立即在树上留下暗号让他们停止行动,但是,她的爱人没有,他救了丁寒雨,以他的生命为代价。”


        

皇甫爵以平静口吻简单的说完了这个故事,一切都如苏玖预想的那般,却让她忽然怅然若失。


        

她想起第一次遇见丁寒雨的样子,她打败了所有人,看来却还是那么的孤独,她有一身好功夫,却仍旧保护不了自己的爱人。


        

“就因为这样,她离队了?”


        

“嗯。”皇甫爵应了一声。


        

当时,韩非被那些人杀死后,他们并未罢休,扬言要将韩非挫骨扬灰,后来,他派人,将韩非救了出来,但因为路途遥远,并不方便,便找了一个当地的殡仪馆,安排了他的后事。


        

随后,皇甫爵便把韩非的骨灰盒,亲自交到了丁寒雨的手中。


        

丁寒雨知道皇甫爵这样做是念及旧情,便告诉皇甫爵他以后可以让她帮忙做任何一件事。


        

但是,她请求离队。


        

她的生命是韩非用自己的命唤来,她不珍惜,也要为他好好活下去。


        

“所以,她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爱上任何人了。”皇甫爵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深爱的爱人,有一天为了你而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你,怕是这世界有再好的风景,都不会多留恋一眼。


        

“而对于陆振华,也是同样的道理,他的妻子是因他而死,如果他娶了别人,不一定会过得更好。”皇甫爵继续道,“苏玖,对于有些人来说,独处未必不好,至少他们对爱人的愧疚在用时间去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