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见钱老!
    吃完饭,苏玖便送沈铅铅回家,然后,这才回皇甫爵的别墅。

    虽然她未曾单独来过,但是来来回回也那么多次了,苏玖觉得,大概的路线她还是记得的。

    可明显,她高估了自己。

    刚开出一小段,她便不知道是往左还是往右。

    而此时,前方,突然有一辆车行驶过来,夜鹰从车内走出,恭敬的对苏玖说道,“苏小姐,我在前面,您跟着我的车就行。”

    看来,皇甫爵已经猜到她会迷路了。

    苏玖微窘,点点头,跟着夜鹰的车,回到别墅。

    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打着电脑,见苏玖回来,便起身,“李婶已经将饭菜做好了,过来吃吧。”

    “噢。”苏玖点了点头,走到餐桌旁。

    皇甫爵明显地发觉苏玖的情绪并不是很高,问,“怎么了?”

    苏玖垂着脑袋,低着头扒着饭,“皇甫爵,我突然觉得,我可能真的有点胆子大了。”

    皇甫爵勾了勾唇,“你现在才知道?”

    第一次见面,她便要对付他这一国总统,胆子怎会不大?

    苏玖知道这男人跟她讲的不是同一件事,但也没有力气辩驳,继续道,“要不,我现在放弃对香水榭大厦的竞拍?”

    皇甫爵微微皱眉,看向苏玖,“怎么突然这样想?”

    “我今天去找香水榭大厦的老总了,想让他给我走后门,但是被拒绝了,哎,男人的心有时候也硬如铁啊。”苏玖唉声叹气的说道。

    而她这样,皇甫爵却不由被她逗笑,夹了块红烧肉放进苏玖的碗里,“说一说,你是想怎么劝服他?”

    “唔,就是他在外面有三四个情人,被我不小心查到了,我就想跟他说说,这件事我帮他瞒着,他也对我们苏氏手下留情一些,可人家根本不愿意,现在的男人,真是小气的很!”

    “不小心查到?还是你特意去查的?”皇甫爵问苏玖,“你这样去挖人家的底,人家帮你才怪呢。”

    “我,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嘛!他还说,我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其他办法,如果我有其他办法,我才不会这样做!”苏玖道。

    皇甫爵却点点头,“这话他倒说的很对。”

    苏玖眼睛一亮,“有什么办法?”

    皇甫爵看向苏玖,深邃的眸晦暗不明,“比如,贿赂我。”

    他是一国总统,其实,只要苏玖愿意,他将整个a国送给她,又何妨!

    苏玖却一脸的不屑,“总统大人,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为五米而折腰的人?”

    其实,她知道,只要她开口,皇甫爵必然会帮她。

    不管是动用自己的势力,还是直接利用他的权力。

    但是,苏玖不愿让他为难,更不愿意让他做任何违背他心意的事。

    她情愿自己去拼去搏,也不要他会留下被人抓住的把柄。

    而这些,皇甫爵又何尝不知道?

    她才二十四岁,是那么的年轻,做事随性,想法单纯,任何事情都会考虑到他,宁愿自己多走些弯路。

    这个话题,两人都没有再聊下去。

    苏玖道

    ,“明天是我二叔生日,你说我准备些什么礼物比较好?”

    苏博文从政,不喜烟不喜酒,这些年来生活一直都十分平静。

    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市的市长,但是多年来,想要提拔他的人不少,想要害他的人却寥寥无几。

    从政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一定有他的两把刷子。

    “你二叔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小玩意?”皇甫爵问。

    小玩意?

    苏玖想了想,她好像记得,在她很小时候,那时二叔还住在一个小房子里,然而他却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收集各式各样的茶壶。

    “我二叔好像对茶壶特别感兴趣,但是我不知道,他现在喜不喜欢了?”苏玖道。

    皇甫爵笑了笑,“一个人对一样东西若是从小喜欢,长大后也很难改变,更何况是这样的东西,明天我让夜鹰带你去一家店看看,如何?”

    他所说的那家店,必然都是一些精品。

    苏玖点点头,“好啊。”

    翌日早上九点

    夜鹰准时出现在苏氏楼下

    上官娆最近也没有喊她吃饭,但新闻内,也出现上官千金要出嫁的消息,记者问上官睿时,上官睿拒不回答,但那脸上的笑容,一切都以昭然若揭。

    苏玖对沈铅铅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和夜鹰一起去了一家茶壶店。

    这个店的门匾是一块上好的沉香木,上面写着“百年茶壶”四个字,简单明了,字也苍劲有力。

    苏玖走进来,里面坐着一个年纪过百的老人,他穿着一件灰色长衫,戴着老花眼镜,正低着头,拿着一把茶壶细细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

    如此专注认真的态度,让人也不禁肃然起敬。

    “钱老,最近身体好吗?”夜鹰走进前,恭敬的对着老人打招呼。

    那老人好似没有听到夜鹰与他说话一般,继续擦拭着他那把茶壶,就连细节之处,也不放过。

    那把原先布满灰尘的茶壶,此刻已经光洁如新,但近看,便会发觉,他的周身还带着一种古朴之感。

    老人小心翼翼的将茶壶放了下来,这才摘下老花眼镜,看向夜鹰,“你来了啊。”

    “是,今天来您这里,还想求您割舍您的一件宝贝,不知钱老可否愿意?”夜鹰直接说明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歪歪绕绕。

    钱老摩挲着手指,“夜鹰啊,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我的宝贝,赠善不赠恶,你问我要这宝贝,是要赠给谁?”

    夜鹰笑了笑,“不瞒您所说,今天是霖市市长苏博文的生日,他的侄女想要送他一个礼物,而苏博文喜欢的就是这茶壶,所以想在您这里匀一个。”

    苏博文?

    钱老微微思索了一下,“这个人我听说过,虽然不是什么清流之辈,但是也没有做过恶事,据说也曾经为霖市修过一座大桥,送给这个人,可以。”

    苏玖一听,脸上立刻扬起淡淡的笑容,“那谢谢钱老了。”

    老人看向站在那里的女孩子,她虽然未曾多说话,但是能够让夜鹰带过来,想必身份不一般。

    “跟我来吧。”钱老起身,朝店铺深处走去,他轻轻的按动了木桌上的一个花瓶,一个暗门便迅速开启,苏玖跟着钱老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