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爱无期限:总裁霸道宠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她的仇人!
    苏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甚至,有点害怕洪雪此刻看她的眼神。

    好像,她不再是她最亲近的人,而是她的仇人!

    洪雪转过身去,眼睛毫不留恋的离开苏玖的身上,好似苏玖会有怎样的反应,都与她毫无关系。

    洪雪跟着护士到重症病房内。

    苏玖一个人站在那里,过了许久,她这才有些恢复神智,踉跄的重新坐回凳子上。

    “姑娘,你的手上都是血,要不我陪你去清洗一下吧。”一位护士实在不忍心看到苏玖这个样子,走到她的身旁轻声说道。

    苏玖摇摇头,可仍旧没有说话。

    她神色苍白,好似是受了十分大的惊吓。

    苏玖本就瘦,此时的她,让人感觉更为虚弱。

    护士安慰着说道,“姑娘,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能看得出你很难过,可现在的你却什么都做不了,听我的话,振作起来,照顾好自己,这样才能够照顾别人,知道吗?”

    护士的声音十分轻柔,像一位知心的大姐姐,苏玖缓缓将视线落到那位护士温和的脸上,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那位护士轻轻叹了口气,将苏玖拥入自己的怀内。

    苏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哭声越来越大。

    在护士的陪伴下,苏玖将手上的血迹洗去,又将外套脱下,有点冷,但是看出来清爽很多。

    “姑娘,你先回去吧,休息一下再过来。”那护士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放入苏玖的掌心,“拿着打车去吧。”

    苏玖勉强的笑了笑,摇摇头,“不用,我有钱。”

    她本来便打算出来吃饭,自然身边带了些钱还有一张卡。

    那护士自然不信,以为苏玖只是推脱,待苏玖拿出来之后,这才相信。

    苏玖走出医院,旁边便是商场,她先去商场,买了一件驼色大衣。

    “小姐,这一件是里面加绒的,现在可能还穿不到那么厚,要不我先帮您把里面的内胆取下来吧!”

    苏玖摇摇头,刷卡付账,“这样,挺好。”

    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心很冷,只能靠衣服把自己包裹的紧一些,好让自己感觉暖和一些。

    苏玖打了车,先回了自己的别墅。

    她打开热水器,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慢腾腾的开始穿衣服。

    这一切,她做的十分机械,好像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一般。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宫越为了她生死不明,她却不知道此刻她该怎么做。

    宫家的人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但是此次对付宫越的正是他的亲人,如果他们知道宫越如今受伤,是会投井下石还是会对宫越关心照顾?

    这些,她都拿不准。

    脑海里,突然想起上学时她害怕他跟在她身后时的沉默,想起苏可儿欺负她时他毫不犹豫的将她护在身后,想起父亲死时他第一个挺身而出陪伴她,想起她被绑架时他奋不顾身的救她……

    他知道她的所有,处处帮她护她,可是她对他,却一无所知。

    甚至故意忽视他对她的好,故意视而不见。

    &n

    bsp;  从未有一刻,苏玖觉得自己如此自私自利。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这样欠别人人情的自己。

    她甚至没有勇气去看宫越,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夜,渐渐深了,黑幕已经降临,将整个城市笼罩在黑暗之中,苏玖双脚抱住膝盖,坐在床上,一声不吭。

    门,忽然打开,苏玖抬头,便看见皇甫爵。

    他怎么来了?

    而在看到苏玖后,男人的神色上明显松了一口气。

    “小玖,怎么不接电话?”皇甫爵走过去,却明显发现苏玖不太对劲。

    他摸了摸她乌黑的秀发,温声问道,“怎么了?”

    苏玖没有吭声,许久,她这才重新看向男人,道,“皇甫爵,我是不是就是一个累赘?”

    “怎么会?”皇甫爵笑了笑,将苏玖扣在自己的怀内,“你怎么会是累赘呢?”

    “可是,我除了给别人添麻烦,就没有一点用处。”苏玖淡淡的说道,“现在有一个人,因为我,生死不明,如果躺在那里的人是我,该多好。”

    “别胡说!”皇甫爵立刻制止苏玖继续说下去,他拧眉,看向苏玖,“我不允许你这样咒自己!”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啊。”苏玖的眼睛没有一点光亮。

    皇甫爵看着苏玖,她虽然没有像上次那样,一声不吭,可现在的她,又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小玖,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皇甫爵轻声说道,他将她抱进怀里,试图给苏玖一些温暖。

    苏玖默了默,将下午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宫越?

    皇甫爵的眉微微拧起,那张极其醒目的照片突然落入他的脑海之内。

    皇甫爵顿了顿,缓缓说道,“小玖,你之所以被绑架,也是因为宫越才卷进来的,这些是他们宫家的事情,至于最后发生了什么,都与你无关,你明白吗?”

    苏玖摇摇头,“皇甫爵,不能这样说,我被绑架虽然是宫家的人做的,但是这些与宫越无关,他完全可以置之不顾,抑或是不那么拼命,可是他为了救我,可能把自己的命都搭了上去,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告诉自己不关我的事!”

    苏玖的神色显得十分痛苦,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她已经记不得今天她哭了多少次,可不论落下多少泪水,都无法弥补心中她对宫越的愧疚。

    而直觉告诉皇甫爵,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宫越,真的是无辜的吗?

    恐怕不见得!

    男人深深的眸子里划过一道锋芒,苏玖性子单纯,并不会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她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但却仍然不相信人心可以这么复杂。

    但是他不一样。

    他从小看到听到的远比苏玖经历的多得多,想人,他不会往好的方面想。

    只有做好防范,才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

    “现在医院那边有人吗?”皇甫爵问。

    苏玖下意识的点点头。

    但是是谁,她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