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请听水滴石穿 > 71 久未病~病已深

71 久未病~病已深

作者:科科是小可爱 返回目录

水可倾从不加班,可是今天,她却留到了最后,没有吃饭,没有回家,没有工作,就是发呆,坐着发呆。


家,是为了等单书祺回来,而他,回不来了,回家只会徒增伤感。


她想给苏陶打电话,想要抱着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苏陶现在是自顾不暇。


原来,还有比单书祺消失更难过的事情,就像那年冬天,确认找不到单书祺的那年冬天,她穿着裙子,光着脚丫踩在雪地里。


因为他说过,如果她收到伤害,他会第一时间出现。


冻晕过去的水可倾接受了现实,好好照顾自己,怕再见到他,他埋怨她没有照顾好自己。


不知不觉,时间滑到晚上十点。


张子豪习惯了每晚在挂了洪顺希的电话后,再打给水可倾,渣吗?不算,只是还没有想好,路要怎么走。


电话铃声在这个寂寞又空冷的地方响起,吓得水可倾一个寒颤,看着来电显示是张子豪,她本不想接听,就怕张子豪跟上一次一样。


“倾倾,你在干嘛?”张子豪柔声说道。


“准备睡了。”水可倾说谎了。


“你说谎。”张子豪说道,“你根本没在家。”此时的张子豪,就在水可倾家楼下,她家的灯,是关着的。自从见到水可倾,知道她住在哪里,就忍不住想跑到她家楼下,哪怕看个身影也好。


婚期将至,他迎娶的,是门当户对,被所有人祝福的洪顺希,这姑娘性子直,心眼不坏,爱他。


他能给的,只有婚姻。


“你在我家楼下?”水可倾智商在线的问。


“是。”简单的一个字,却饱含了很多层含义。


“我还在办公室。”水可倾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等着,我去接你。”张子豪说完驱车去倾城之恋。水可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哭出声来。


上一世,单书祺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别动,等着我去接你。”水可倾就乖乖的坐着翘着腿发着呆等他来接。


这一世,单书祺也说过要她站在高处等着他来找,现在她站的够高了,可是他还是没来。


张子豪赶到的时候,水可倾哭得梨花带雨,抽泣着。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张子豪慌张的问,他担心极了,怕她知道了什么。


水可倾没有说话,还是在哭。张子豪大概已经猜到了。


“倾倾,你都知道了吗?”张子豪揉了揉她的头发,很软。


水可倾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张子豪的心被揪了一下,再次确定自己的心意。


“你早就知道了吧!”两个人没有点明什么事,却都心照不宣。


张子豪把她搂在怀里,水可倾大声哭出来,在这个静寂的晚上,显得苍白无力。


此时的水可倾依然记得单书祺说的约法三章,但是,真的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


“对不起,给你把衣服哭湿了。”水可倾坐直了擦擦眼泪鼻涕。


“喏,还有鼻涕。”张子豪拿着衣服,故意把话说的轻松。


水可倾想说给他洗洗,但是真的开不了口。


“我送你回去吧。”过了许久,张子豪轻声说道。


水可倾点点头,穿上衣服,拿着包,一个趔趄,又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怎么了?”张子豪紧张的问。摸摸她的额头,不烧。


“没事,应该是低血糖了。”水可倾弱弱的说。


张子豪打算抱着她,被水可倾拒绝了,他扶着她。水可倾的胃,开始隐隐作痛,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水可倾,闭着眼,忍着痛。车里放着周杰伦的新专辑,张子豪知道她喜欢,每次周董出新专辑,必买。


张子豪本打算送她回家的,但是她脸色煞白,改道去了医院。


水可倾感觉到车停下来,解开安全带,定眼一看,不是熟悉的环境。


“你带我去哪?”水可倾迷惑地看着张子豪,有气无力的说。


“医院。”张子豪说完,不顾水可倾反对,把她抱到急诊室。


低血糖加上没吃饭造成的胃疼,打了点滴。水可倾慢慢的睡了过去,张子豪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可以在迎来新一天的太阳的时候看到她睡着的脸。


梦想,真的会在不知不觉中实现,所以,许愿的时候要说清楚。


她睡着了,安静了下来,平稳的呼吸着,张子豪理了理她脸上的发丝,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脸,想要亲一亲她的额头,纠结犹豫了好久,叹了口气,给她盖了盖被子,站在窗前,看着这所虽然已经凌晨但依旧车水马龙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