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竹马巨星住楼上 > 第317章番外之初吻是什么时候

第317章番外之初吻是什么时候

作者:糖小兮兮 返回目录

在伊亚,有这么一道风景。


两个容貌出众的人如同连体婴,从踏进大门,一直到教室,再到食堂,最后再离开学校都不曾分开过。


一开始路人只是投过去打量的视线,可奈何这两人无论是外貌,气质都过于出众,慢慢的,随着这两人不停地出现,背后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多。


渐渐的,不少两人在一起的照片被偷拍放到学校论坛上,不管从哪个角度,快门按下瞬间都是一道风景。


后来,两人的身份被陆续扒出。


一个是E-Star前成员X.c,一个是X.c在网上唯一公开过的女朋友。


说女朋友,倒不如说未婚妻来的更贴切。


无论何时,都能看到两人手上戴着的戒指。


两人哪怕尽量低调行事,可不仅同学们都熟知,连不少教授都眼熟两人。


有一次,缺了其中一人,教授直接问那个高大的少年:“你那个可爱的女朋友呢?”


后者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让人无限遐想的话:


“疼的起不来。”


某个躺在家起不来的人:!!!!


她明明只是因为月事来了疼的起不来!


三年后。


一个乐队组合横空出世震惊全世界。


短短几个月时间,在网上掀起巨大风浪。


不仅仅是因为组合个个才华横溢外貌出众,更是因为其中两位,曾是E-Star的前成员。


而那个主唱和吉他手女孩更不陌生,这几年网上不乏她们的照片。


每次出现的标题都是XXX女朋友(未婚妻),从未有过姓名,因为粉丝们觉得,她们不配,两人不过是抱上自家偶像大腿,只会蛊惑人心的花瓶。


可当两人真正站上台展现自己时,众网友纷纷为她们打抱不平,我们的实力主唱和吉他手应该拥有姓名。


这个奇妙的组合从一出道就把定位定的很明确。


明明可以靠外貌走流量路线,却偏偏要走实力路线。


因为从一开始就不隐瞒队员间的关系,所以入粉的都是一些能接受恋情理智的粉丝。


别人家的粉丝都是防火防盗防自家房顶塌,生怕什么时候自家偶像出现恋爱或结婚的消息。


可这个组合的粉丝,却是在每个视频里找糖吃。


一日找不到糖吃,心里难受。


可找到糖时又因为糖分摄入过量急需胰岛素。


从一开始的路边表演,到酒吧驻唱,到最后闯入娱乐圈,这个组合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


有说他们背后是有人强捧,也有说队里各个背景强大。


却奈何不管网上怎么扒,也扒不出任何人的身世背景。


神秘的背景,让这个组合又多了一个热搜话题。


舞台上,灯光照射在女孩身上,如同天空闪耀的星星独特闪亮。


女孩塞着监听耳机,如瀑布浓密乌黑头发披肩而落,粉唇抿成一条线,眼帘微垂。


手中握着的麦克风,上面刻着X.C两个字母。


音乐响起,女孩缓缓地开口,甜美独特的嗓音从麦克风传出。


底下从一开始的寂静到如浪潮袭来般汹涌的呼喊声。


当灯光逐渐明亮,以女孩为中心从一旁散开,慢慢照出舞台上其他几人时,欢呼声瞬间推到高潮。


架子鼓,吉他,贝斯几个乐器配合主唱女孩的甜美歌声,演奏出一首动人心弦的歌曲。


唱到最后,一曲落下,女孩从架子上拿下麦克风,侧过身朝架子鼓上的人望去。


心有灵犀般,坐在架子鼓面前的人收起手中鼓棒时,也抬起了头。


两道视线对在一起时,女孩忽的扬起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


从未想过,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冒出的疯狂念头,竟会在多年后的今天实现。


虽过程坎坷,可那个想要令她努力向前的人多年后还陪在她身边,与她携手,一起为彼此的梦想而努力着。


演出还在进行,歌曲还在播放,他们追求梦想的路,还在继续……


……


忙碌了一天,唐星舒服地靠在床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采访片段。


那是主持人在他们演出完毕后问的话:


“很多人都在说你俩是青梅竹马,那可以请问,是你们谁先追的谁吗?”


电视里的女孩腼腆一笑,刚想接过麦克风回答,却不想身边的人抢先她一步。


“我。”


恰巧在这时,唐星的房门被打开,颜翊辰手里端着牛奶正从外面走进来。


想到采访里的话,唐星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看着面前的人,“没想到颜少爷撒起谎来,毫无破绽啊。”


颜翊辰不解地眉头一拧,在看到电视里播放的内容后才反应过来唐星所指的什么事。


“没有说谎。”他来到唐星的旁边坐下。


“明明是我先追的你好不。”唐星不服地昂头说道。


看着到现在以为小时候自己是暗恋的人,颜翊辰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这个傻瓜。


“你说现在连记者都知道我们青梅竹马这事,下次会不会问初吻什么的这种问题?”


颜翊辰配合地点头。


“完了,那我现在赶紧想想,初吻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完,唐星盘起小腿咬着小指甲当真认真地回忆起来。


可突然,颜翊辰的脸在面前无限放大,接着嘴唇一软。


成功偷到香的人迎上那因诧异而瞪大的眼睛,薄唇一勾,“帮你回忆一下。”


唐星鼓着腮帮子,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盯着颜翊辰看了好半会,从眉目一直到那勾起的嘴唇,最后还是泄气似得吐了一口气。


“想不起了。”


最近太过忙,连大姨妈都失调,脑子很明显比以前更不中用。


一旁的颜翊辰适时地提醒,“五岁。”


“五岁?!”唐星惊讶地从床上跳起。


她就算记不起来,但印象中也绝对没那么早。


难道……


想到这,唐星整个人扑向颜翊辰,勾住他的脖子俯在他的耳边威胁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唐星身上清新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颜翊辰的手已经不觉地伸向身后的人,却还是故作淡定:“太久,忘了。”


怎么可能。


那么美好的一幕,这辈子怕是会深深烙在他脑海,怎么抹都抹不掉。


那是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