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男卑女尊修仙界 > 17.幻术对抗幻术

17.幻术对抗幻术

作者:屠鸽者 返回目录

季大师把徒弟派出去盯梢,自己却悄悄在花园中潜伏着。


这样就算被发现,有徒弟在前面争取时间,自己也能及时逃跑。


一直潜伏到半夜都没啥动静,就在季大师还以为今晚要白来一趟时,忽然一阵冷风刮过,吹得她直打颤。


季大师实力不够经验来凑,马上意识到妖狐已经来了。


她像只大老鼠一样,在花圃中往前爬,一直爬到空院中,脑袋钻出去一看,就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站在不远处,身上披着一件狐衣,正在呆呆的含着手指头。


听到动静,小男孩转过身来,一对几乎没有眼白的黑眼睛,直勾勾盯着季大师看。


季大师不动声色,缓缓站起来,露出慈祥的笑容:“小宝贝,大晚上怎么一个人到处乱跑呀,快到阿姨这里来。”


在说话的同时,季大师的一只手也悄悄伸到背后的包裹中,摸起一包强效杀狐药。


她季大师走南闯北哪个地方没去过,已经是见多识广身经百战,对付不了大狐狸,难道还对付不了你一只小狐狸,今晚就先拿你这只小狐狸开刀。


小男孩呆呆看着她,好一会才说道:“我在等妈妈和姐姐。”


“哦,原来是在等人啊。”


季大师向前两步,缓缓掏出强效杀狐药,脸上的笑容越发慈祥:“那你的妈妈和姐姐们都在哪呢?”


小男孩歪了歪脑袋,伸手指了指季大师背后:“就在你后面呀。”


季大师身体顿时一僵,缓缓的扭头向后看去,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四个貌美如花的女人,正眼神不善的盯着她,还有她手里的强效杀狐药。


季大师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误会……姐妹们,都是误会!”


“谁跟你是姐妹?”


其中一个女子冷声道,扬手一挥。


啪的一声,隔着好几米,季大师的脸上便出现一个红掌印,整个人被打翻在地。


那女子还不解气,接连挥手,一顿啪啪啪,无形的劲气将季大师抽得满地打滚,连连求饶。


一个美妇抬手阻止了女子,看着地上的季大师,含笑问道:“你与王家的修仙者,是什么关系?”


季大师意识到机会来了,是死是活就看自己的回答。


她忍着疼痛,急忙道:“是仇家,我和那两个人是生死仇家,你们打错人啦。”


季大师认为自己没说错,本来同行就是仇家嘛。


美妇还未回答,一声轻笑忽然从头上响起。


狐妖们吃了一惊,急忙抬头往上看。


只见一美如谪仙的白衣女子正躺在院中树冠上,拎着酒壶,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们。


“原来我们是仇家呀,季大师。”


凌霄月笑眯眯的对季大师说道:“本来我还想救你出来呢,看来一会少不了把你也一起收拾了。”


季大师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误会……都是误会!”


……


凌霄月终于没骗人,这马鞭的确有神奇的效果,可以对妖狐造成特殊伤害。


方舟用胡来的左手配合着马鞭,成功将妖狐锤爆。


但自己身上也挂彩了不少。


然而任务成功的提示没有出现,被锤爆的妖狐下一刻也完好无损的出现,再次龇牙咧嘴的朝他扑过来。


“不死之身?”


方舟大吃一惊,他这新手村还没出呢,怎么会碰上这种等级的BOSS?


来不及思考,方舟只能再度抄起马鞭,和妖狐纠缠。


第三次把妖狐锤爆后,方舟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是中了幻术。


一只low需要到找普通人男人采补的狐狸,怎么可能拥有不死之身这么高大上的技能,而且凌霄月说过,这妖狐只有炼气境,并且擅长幻术。


所以自己中幻术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方舟迎着第四次扑上来的妖狐,开始思考该怎么破解这幻术。


平时都是他给被人甩幻术,这还是第一次中了别人的幻术。


方舟在幻觉中不停锤爆妖狐的时候,妖狐也深陷幻觉之中。


这头妖狐万万没想到方舟也会幻术,在它对方舟释放幻术时,方舟也一口气丢过来几个幻术,然后双双就陷入到幻术之中。


妖狐并未察觉到自己已经深陷幻术,他望着发呆的方舟,忽然露出暧昧的笑容,这男子长得比王明鸿好看太多了,看得他心痒痒,就是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子。


手上却不敢放松,继续维持着幻术,等到确定方舟已经深陷幻术后,妖狐立刻向方舟扑过去,狞笑道:“小弟弟,想知道我是如何采补的?我这就让你见识一下!”


场面顿时不堪入目!


……


现实中。


小道童在院子外观察了一会,发现方舟和妖狐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发呆。


他想起师父曾经告诉过一件事,修仙者和妖类似乎可以在神魂领域中交锋,躯体却一动不动,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破坏躯体,就会导致对方的神魂也跟着陨落。


小道童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翻墙进入院子中,小心翼翼的靠近,见方舟和妖狐都没反应,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他先走到妖狐面前,摆摆手,然后又走到方舟面前。


望着方舟剑眉星目的脸,小道童只觉得自己一口气恰了十几个柠檬,酸得牙齿都快掉了。


“哼,妖艳贱货,肯定经常仗着这张脸勾搭女子。”


小道童气不打一出来,干脆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匕首,对着方舟的脸比划起来。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长得比我好看。”


小道童正考虑要怎么把方舟这张脸划花,没注意到背后的妖狐忽然露出一脸狞笑,然后直扑过来。


毫无防备的小道童被扑倒在地,差点吓懵,发现妖狐在撕扯自己的衣服时才回过神来,急忙挣扎。


“快放开我,你这妖狐,我师父就在附近,你要干什么?!”


“你拿什么东西顶着我?快拿开快拿开!”


“不要啊啊啊啊!”


……


方舟终于想到破解幻术的办法了,虽然不能确保成功,但值得一试。


他对自己释放了幻术。


整个世界顿时扭曲起来,两种怪异的景象互相纠缠撕扯,各种诡异的声音钻入方舟的脑海中,仿佛有人在远处怒吼,有人在耳边呢喃,哭泣,大笑,尖叫等等声音掺夹在一起。


方舟只觉得头疼欲裂,一股烦躁感从心底涌出,不过这诡异的景象和声音很快就消失不见,世界恢复了平静。


方舟从幻术中脱离出来,还没等他庆幸,就听到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他低头一看,整个人吓得原地跳起来,一蹦三尺高,远远的跳出去。


“卧槽你们来真的……啊啊啊我的眼睛,要长针眼了!!”


方舟感觉自己双眼要被辣瞎了,这两个人,不对,一个人和一头狐狸已经疯了,你们就算情投意合情不自禁,也要看场合啊。


哪有打着打着当场就来一发的。


这种伤风败俗的场面,方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召唤出胡来的左手,往下一砸。


在上面的妖狐被左手一拳击中后背,除了幻术和御风之术,只有炼气境的妖狐本体实力并不出色,直接被这一拳打吐了血。


这一拳也把妖狐从幻术中打醒过来,它刚刚清醒过来还有些茫然,方舟又是一拳落下,把它打趴在地上。


“嘭——”


一阵青烟冒出,妖狐的人身消失不见,露出本体——一只黄色的狐狸,比猎犬稍小,拖着一条蓬松的大尾巴。


妖狐仇恨的瞪了方舟一眼,纵身一跳,跳上半空,朝院子外飞去。


“想跑?”


胡来的左手够不着,方舟情急之下,抄起马鞭朝妖狐用力的掷去,同时忍着头疼给妖狐再丢一个幻术。


被幻术击中的妖狐陷入呆滞,马鞭闪电般射来,正中屁股,而且还是贯穿伤。


妖狐啪的一声撞在墙上,又掉到地上,浑身抽搐,两只大眼睛中流露出屈辱和不甘。


方舟也没想到自己准头这么好,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击中的地方不雅观,但成大事者不拘小道。


他低头看了一眼小道童,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他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小道童默默把被撕烂的衣服抱起来,忽然一扭一拐的往院子外跑。


很快,方舟就听到院子外传来了压抑的哭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