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他是辣椒味儿 > 第十八章教他学习

第十八章教他学习

作者:诬唯 返回目录

沈择真是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非要嘴欠提议去看恐怖电影。


现在好了吧,丢人了。


宽阔的电影院里,来看恐怖电影的人都是成群结队,要么小情侣,要么女生的闺蜜同学之类的跑来找刺激。


沈择和谢瑾坐在后排,没有什么人。


看到电影精彩诡异之处,沈择和那群小女生一起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幸好沈择是和众多女生们的尖叫混合在一起,并且离得远,叫声才没显得那么的……突兀。


谢瑾坐在他身旁,眼角一直在跳,忍受着耳膜的痛苦,第n次抬手扶了扶额,满心我草。


不应该的啊,他们不应该来看电影的啊,他怎么就跟沈择这个傻逼一起跑来看恐怖电影了呢?


画面一转,谢瑾觉得不太妙。


又是一个镜头,电影里一个红衣女鬼突然出现在女主角身后,血淋淋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谢瑾下意识转头,立马捂住了沈择即将张开的嘴,这才制止了他的大叫。


沈择睁大眼睛,眼里满是惊恐,不敢相信的看着谢瑾,嘴里还“呜呜”含糊不清的叫着。


谢瑾深吸一口气,却没有放开他,靠近他耳边轻声警告道:“沈择,你给我闭嘴!再敢大叫我就让你面对着红衣女鬼看一天你信不信。现在点点头告诉我,我放手后你会不会叫出声,嗯?”


沈择被他捂的难受,眨巴着眼睛,连忙点了点头。


谢瑾这才满意的放手,顺便拿了颗爆米花塞进嘴里。


“啊---啊啊啊……!!!”就在谢瑾放手的那一瞬间,沈择崩溃大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因为大家刚才叫过一声了。


在这安静的氛围里,沈择那突兀的大叫,还是个男生,立刻引人注目。


谢瑾嘴里的爆米花还没咽下去,直接噎住了。


“咳咳咳咳……我草……”谢瑾被噎的弯着腰,咳嗽不停。


幸好电影画面又转到了一个诡异点,众人的注意力才又被吸引走,大声尖叫着。


谢瑾咳嗽的好不容易还停止,抓着沈择的肩膀,瞪着他道:“你为什么还叫?”


沈择脸色苍白,眼里满是恐惧,下意识的抓紧了谢瑾的手,哆哆嗦嗦道:“我草,我害怕,这玩意儿好吓人啊。”


谢瑾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拿开他的手,小声嘀咕道:“还不是你要来看恐怖电影么?”


沈择紧紧抓着谢瑾,没有说话,脸色很差。


谢瑾有些不太放心,万一这孩子吓傻了怎么办?或是给他留下了心里阴影可怎么办?而且他爸妈也经常不回家,他一个人在家,睡觉会不会吓哭啊?


想到这儿,谢瑾皱了皱眉,提议道:“要不……咱们不看了?”


沈择正有此意,连忙点了点头,白着脸赞成道:“好好好,咱们赶紧走吧。”


谢瑾“嗯”了一声,把还没吃一半的“兄弟桶爆米花”拿起来,就要跟沈择一起走出去。


出了电影院,沈择的脸色才恢复那么一点,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发型,吃口爆米花。


谢瑾无语,电影都没看到一半,他俩就出来了,白白浪费钱。而且谢瑾也不是很喜欢吃爆米花,沈择就是随便吃两口意思意思。


爆米花剩了一大半,扔了又太浪费了,干脆送给打扫卫生的阿姨吃了。


今天天气一如既往的燥热,两人走在大街上,谢瑾突然建议道:“要不要去吃冰激凌?”


“好啊。”沈择恢复的差不多了,兴高采烈笑着回道。


沈择活蹦乱跳的跑进一家冰激凌店,趴在柜台,笑眯眯问道:“姐姐,我要冰激凌。”


小姐姐见他长的好看,嘴也甜,笑着问道:“你要什么味儿的啊?”


“我要两份……嗯……”沈择看了看单子,皱着眉考虑。


小姐姐笑着建议道:“我觉得你要是要两份,可以要套餐,这样可以便宜一点。”


沈择点点头,继续含笑道:“好,那我就要一份‘兄弟套餐冰激凌’吧。”


小姐姐:“……??”


刚走进来的谢瑾:“……”什么玩意儿?


还没等小姐姐反应过来“兄弟套餐冰激凌”到底是什么东西,谢瑾走近看着沈择问道:“你喜欢什么味道?”


“唔……随便,我都可以,如果有辣椒味儿就更好了。”沈择笑着回道。


谢瑾:“……”当我没问。


转过身,谢瑾面无表情的对小姐姐道:“要两份香皂味……不……不是……是香草味冰激凌,谢谢。”


说到一半还说错了,谢瑾有些尴尬的低着头。


小姐姐笑着说“好”,沈择哈哈大笑道:“你喜欢吃香皂味儿的冰激凌啊?哥,你的品味还真是与众不同的独特啊哈哈哈哈哈……”


谢瑾瞪了他一眼,拿起手机要扫码支付。


沈择闭上嘴,按住他的手,慵懒笑道:“好了,这次别跟我争好吗?你这样我怪不好意思的呢。”


谢瑾也不想跟他争,掰开他的手,懒洋洋道:“不跟你争了。”


沈择满意的点头,然后就看到谢瑾迅速拿起手机扫码支付。


沈择:“……”我草?


拿到了冰激凌,沈择还是懵的,谢瑾窃笑。


走在大太阳下,沈择和谢瑾都没有什么心情玩了,于是决定回谢瑾家里。


房间里开着空调,谢瑾扫了一眼手机,十一点多。


“你饿了吗?”谢瑾坐在床上打着哈欠问道。


“不饿啊,你饿啦?”沈择坐在他身边笑道。


“我也不饿,你要是什么时候饿了,跟我说一声,我给你订外卖昂?”谢瑾翻开教材道。


沈择点头“嗯”了一声道:“你在看什么?”


“唔……高一物理。”谢瑾漫不经心回道。


沈择有些好奇道:“好看吗?”


谢瑾笑了一声骂道:“艹……你说这玩意儿能好看吗?”


沈择闷笑一声道:“我看你挺着迷的。”


“我今天上午说的话……”


“什么?”


谢瑾想了想,轻声道:“就是我觉得你有希望考大学的事情。”


“啊……”沈择大悟,自信满满的拍胸道:“你说这个啊……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你说的也挺有道理。想老子这么聪明的人,只要好好学习,考大学能有什么问题?”


谢瑾没说话,给了他一个白眼。


沈择受到了鄙视,据理力争道:“你别不信啊……你听过一句话吗?叫什么……那什么近赤者红,近黑者墨……”


谢瑾没忍住打断他道:“那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沈择“嘿嘿”一笑道:“哎呦……反应也差不多的意思。我觉得我以前成绩那么差,肯定是那群狗玩意儿带着我不学好。只要我好好学习,浪子回头,就一定能学好……对吧,哥?”


谢瑾僵着脸点头,没好意思拆穿他。


明明您才是那群沙雕的“头头”好吗?您才是一中初中部的扛把子啊!


不过沈择愿意悔改,还是有救。


于是两人约定,一有时间,沈择就来他家补习。


谢瑾就闲的没事,一边自学高中课文,一边当沈择的补习老师兼并音乐老师。


因为沈择说想学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