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天外来客之苏满 >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我才是小路子 返回目录

在玄班的学子无功无过地演奏完一曲后,终于轮到天班的杨玉娇压轴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杨玉娇小朋友的人气简直就是爆棚了。


少女原本就长得艳丽而此刻着了书院男子的院服,梳了干练的男子发髻,不失一股少年英气。瞅着这外表在书院都快男女通杀了。


杨玉娇上台前微微朝苏满使了一个眼色,十分挑衅的似等待已久的蛰伏报复就要来了。


苏满揉了揉鼻头,这丫幼不幼稚哎!


只是她的右眼皮跳了跳,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在杨玉娇右手拨动两根熟悉的弦后,苏满的脸皮也跟着跳了跳。


“怎么回事儿啊!”宋慈则是一脸惊讶地指着台上说道“她她她,她怎么也弹《梁祝》?怎么办啊,小满,怎么办?”


“莫慌,我们先听听”李元芳拍了苏满和宋慈,让她们先不要自乱阵脚。


可是那熟悉的乐律响起,虽然对方弹奏的并不是那么流畅,可是关键情感处理节奏到位,与苏满这种使用技巧控制节奏的截然不同,杨玉娇的琴声中带有深厚的感情。


这样年纪的天之娇女竟然将那份梁祝爱情里的凄美诠释出来。苏满从这琴声中真的能感受到对方那份要冲破枷锁与心中之人在自由在一起的决然。


“生不同衾,死同穴”


这份可叹又可悲的感情是苏满不理解的,没了爱情难道其他都没有了呢?除了爱情你的人生就没有别的事情了么?


每每讲到悲剧爱情的艺术时,苏满总是一副批判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音乐赏析设计到与爱情有关的部分时她总是低分。


只如今这曲子虽然讲述爱情却没让苏满想要批判,可能她并未从杨玉娇的曲子中听出男女生离死别天人永隔的痛苦,只听到了逃离一切纷扰,化蝶飞离的那份自由解脱。


李元芳偷偷看了眼苏满,微微叹了一口气,两人高下一下就见分晓了。苏满可以利用学子对梁祝的情感走擦边球与宋彤彤这类将技巧的一同混水摸鱼。


可如今,杨玉娇的共情用的比苏满强了不少,至少人的情感处理上比苏满的用心多了。


一曲毕,苏满看向杨玉娇,对方艳丽的双眸里竟噙着泪看着她,这时候还不忘挑衅。她微微一愣,这丫头倒是投入得很,若在现世倒是一枚不错的演员苗子。


此刻的杨玉娇向众人行了一男子礼仿佛就是那曲中的祝英台,倔强的眼神处理的恰到好处,似愿放弃一切与山伯同生共死,化蝶比翼。


少女很好地利用了自己此刻的外形准备,又利用大家对梁祝的理解,悄悄地偷换了里头的情感意境。不过很成功,苏满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缜密”准备。


随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苏满也不由地替对方鼓了掌,演奏瑕疵不少,但是效果真的很不错。


玉珠《梁祝》在前,她此刻再弹《梁祝》就有些东施效颦了,重点是苏满更本就不信那份情感,原本就是想借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渲染气氛,容易等分。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原本输赢无所谓,可是这次影响着黄班的荣誉,苏满竟有一些紧张了起来。此刻的自己开始悔恨之前的一些日子太过散漫了,应该再多练习练习曲子,或改良一下也行。


果然啊,投机取巧肯定比不上那些有真凭实力的。只是这个杨玉娇也确实是欺人太甚。


“没关系的,我们都知道你是认真练习过”李元芳轻轻拍了拍苏满给她打气,比起这种弹的如此生疏的人而言,苏满弹奏旋律上高级多了。


“就是就是”宋慈附和着,但更多的是气愤道“那么多曲子,她这么就选和你一样的,前两日还听说这丫头要弹奏《寒鸦戏水》么,怎得今日就弹奏了《梁祝》,还这副装扮,分明就是故意的么!”


其实想知道她弹奏和曲目并不难,但一般会去打听别人的只有苏满这种菜鸟。为得就是避免这种与高手“撞”曲的尴尬。


既然杨玉娇知道自己会弹何曲目,联想之前宋彤彤上台前的眼神,苏满可以知晓这位也是知道内情的。那么估计人群里是有着不少知情人的。


自然,那些人都是等着看好戏的,苏满扫视了一圈人,却发现自己班里方子健看向杨玉娇时脸色似有些不解与痛心?


那小胖子脸上的八字眉都快要变成“11”了。随后小胖子方子健看向苏满的方向时,四目对视后立马躲闪了,一阵羞愧。


苏满大概是知晓了一些原因了,不过即便没有方子健泄密,对方若真想知道也有的办法。苏满深吸了一口气,又看了眼书院的朱漆大门的方向,锦绣公主还没有回来。


一如往常,一如那世,不同的是她早已不是那个期待父母的孤独孩子。只是......


也罢,自己不是原主,若是那孩子在此处的话可能也会一阵神伤吧。其实她和她有些地方很相似,这算是一份穿越时间与空间的缘分么?


如果能见到原主,她和她会说些什么,会有怎样的交流呢?


“小成黄班苏满同学,准备上座”看了眼未过来的苏满,一位教工微微叹息了一声。


方才在下面他听到了杨玉娇的几位蜜友的交谈,原来这《梁祝》是苏满准备的曲目,那杨姑娘故意选择这曲目无非就是让苏满知道自己更本就不是什么“才女”。


那些外头传言与圣人的赏赐不过就是碍着她父亲的功勋而已。她和她的父亲一样不过就是个难登大雅之堂的粗陋之人。官场里的勾心斗角,就连书院中也有余波。


那教工看了眼那头走过来的苏满略微失落的眼神,对她有些同情,可是他亦无能为力。


“你说说刚才杨老头孙女的那乐律如何?”


“对于音律节奏的把控十分熟练,只这曲......该是只练了没几次吧。多处音色不全,可是杨姑娘凭借自己熟练的手法和节奏的把控将那部分的不和谐给掩盖了过去。


可是她演奏的是一曲关于凄美的爱情。学生只听到了缠绵悱恻的悲,动感天地的爱并无感觉。


虽然杨姑娘很会调动气氛,学做祝英台,但是这曲子......最多只能算是乙下”


“哦?只是乙下?”宋明倒是绕有意思看了眼男子,微微一笑。他看着松柏下已经上座的苏满,眼眸里是有一份期待。


宋慈没在府里少提苏满,他自然也知道了苏满练习的就是《梁祝》。而就那孩子平日里在学堂乐艺课上的造诣,明显与杨玉娇不在一个水平线。


此刻,他倒是很想看看那头的小丫头可以带给他多少惊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