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灵柩的逃跑。


        

白离并没有表现出多少诧异惊讶。


        

又或者他那张枯瘦干瘪的面庞,也已经摆不出什么表情。


        

“青玄,看来你把自己卖给金袍,还是卖出了一个好价格的。”白离慢悠悠的开口:“只是不知道你爬到这个位置,又坑害了多少人。”


        

那汹涌滔天,如同灭世大河的金色浪涛,在白离面前似乎一下子就渺小了起来。


        

灵柩目光阴晴不定,金色再次疯狂汇聚到他残缺的半个身躯上。


        

很快残缺的半个身躯重新长出。


        

但诡异的是,这半边身躯非常的不协调。


        

半侧脸颊扭曲狰狞,眉毛扭动然后瞬间塌掉,这半边身躯如泥入水,竟然快速的化作一滩烂泥。


        

剩下的半张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


        

鬼渊的力量,阻止着他恢复。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你离开了鬼渊,活不了多久了。”灵柩愤怒低吼:“鬼渊的诅咒会反噬你,你会比我先死!!”


        

“我本来就是一个死人,你认为我会在乎这个么。”白离淡淡的说道。


        

灵柩目光阴晴不定:“文心界注定会毁灭,就算你也阻止不了这一切!”


        

说完,他化作一道光没入金色**,消失不见。


        

“哼!滚出来!”白离冷哼一声。


        

滔天的鬼气汹涌而去,隐约化作一张巨大的鬼脸,竟比那金色**还要巨大,仿佛要将其彻底吞下。


        

金色**震颤纠缠,想要离开,却怎么也离开不了。


        

随后鬼气疯狂的侵蚀金色**。


        

“啊啊!”金色**中传出灵柩凄厉的痛苦哀嚎声,就像是在经历十八层地狱的折磨一般。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随着灵柩歇斯底里的吼声响起。


        

林夕震惊的看见金色**竟然衍化出一个又一个的金袍人,而金海也正在逐渐消耗殆尽。


        

直至金海彻底消失,又出现了近千名金袍人。


        

这些金袍人身躯僵硬,面无血色,如同傀儡,但身上萦绕着浓郁的金光却是货真价实的。


        

仍然是大批的半圣级别金袍。


        

林夕吃惊的扭头望向遍地的白骨。


        

这些金袍人和刚刚死在白离手中的金袍似乎是同一批人,因为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容。


        

怎么会这样。


        

他们复活了?


        

好诡异的手段。


        

禁海消失,身体残缺不堪的灵柩也被迫显形,不过被一众金袍人围住,挡在了最后方。


        

“杀!”上千金袍人疯了似的冲杀上来,金光翻腾。


        

而白离面对这一幕,也只是缓慢的抬手。


        

海量的鬼气轰然落下。


        

轰!


        

金光泯灭。


        

无数金袍这一次不再是化作白骨,而是直接化作齑粉,如粉末般飘散于天地之间,不复存在。


        

那么多半圣与合体修士,在白离面前,不过是覆手可灭。


        

林夕心中感受难以言说。


        

原来白离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等等,灵柩哪儿去了!”林夕急了。


        

这些金袍人化作齑粉后,却没有发现灵柩的身影。


        

白离沉默了一会儿:“他跑了。”


        

林夕悲痛:“怎么能跑了呢!!他杀了我们青云宗这么多人,他怎么能跑!”


        

“赐予金袍人力量的存在,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圣人层次,鬼渊的力量都没办法彻底与之抵消。”


        

白离沉默,如同死寂的枯骨,过了很久才给出了这个答案。


        

是的,灵柩还是逃跑了。


        

“不过他永远只能有半个身体,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了。”白离又突然说道。


        

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自语。


        

虽然青云宗死了那么多修士,林夕心中悲痛无比,但他也明白,如果不是白离赶到,不仅仅是青云宗,整个文心界都要被毁掉了。


        

自己自然没有资格再多苛责什么。


        

“多谢白离前辈出手相救。”林夕艰难起身,惨然行礼。


        

随后一瘸一拐的走向青云宗。


        

“还有谁活着?”


        

“石重,江小夕,在吗?”


        

“老韩,袁殿主,你们在吗?”


        

林夕声音沙哑,呼唤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


        

回音回荡在空旷的青云宗中。


        

满目疮痍,遍地尸体。


        

太惨烈了。


        

“我......我还在。”废墟中,灰头土脸的江小夕探出头来,心有余悸环顾四周,声音微微发颤:“好可怕。”


        

“我也在。”


        

半座坠落的山峰下传来沉闷的声音。


        

林夕急忙过去搬走山峰。


        

看到石重黯淡无光的躺在碎石中,满脸虚弱。


        

林夕不由落泪:“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已经结束了吗?”江小夕有些迷惘,小心翼翼的躲在林夕身后。


        

她真的被吓坏了。


        

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


        

只感觉混乱中,到处都是敌人,她竭尽全力自保,灵宠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勉强保住了小命。


        

林夕艰难吞下一颗菩提子,补充了一下亏空的本源,勉强恢复了一些力量。


        

任由药力在经脉中流淌,滋润着糟糕不堪的紫府。


        

随后林夕将石重挖了出来,又开始寻找其他青云宗的人。


        

一路上他看到了好多熟悉的身影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看到这些,林夕心情越发沉重。


        

这一战,太惨烈了。


        

只活下来很小一部分。


        

连飞升者都死的七七八八了。


        

“对了,有人看到小白龙在哪儿吗?”林夕紧张询问四周。


        

石重道:“当时我看情况不对,就把他转移到青云宗地下的密室中了,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那还好,总算没死的不明不白。”


        

说着还好,但林夕脸上的神色依旧糟糕。


        

这时,一道青光在空中绽放出来。


        

众人不由抬头望去。


        

看见那厉鬼模样的白离,此刻竟然缓缓褪去了可怕的鬼气,身上散发出柔和青光,不再阴戾,而是有股淡淡的温和之意。


        

“这是......”林夕迟疑:“白离前辈?”


        

白离干瘪的身躯逐渐充盈起来,褴褛的衣裳也挡不住他卓然的气度,那骷髅般的面庞发生了变化。


        

肌肤如玉,剑眉星目。


        

眼眸之中仿佛有漫天的星辰。


        

那是一位丰神俊朗的年轻修士,身形挺拔,长发飘荡,有种不羁与难言的潇洒,脚踏青光,犹如朝阳。


        

“没有时间忙着悲伤了,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你们振作起来应对。”白离轻声开口。


        

声音温醇,有些淡淡的沙哑味道。


        

这便是白离真正的模样。


        

可白离恢复成这个样子后,他的身体却逐渐虚化,仿佛要隐没于青光之中,有种怪异的不真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