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媳妇子,此时,她在所有人的目光洗礼中摇摇欲坠。


        

灵光一闪,方夫人大喝:“所有人都在关心少爷,你关心一串糖葫芦做什么?”


        

问得好。


        

噗通,媳妇子跪了下去,委顿在地。


        

“娘。”方夫人眼含泪,原来竟是自家出了内鬼,可怜她的儿,差一点,差一点就...


        

方老夫人内心****,面上一派沉稳:“请大人费心了。”


        

若是发生在内宅,她有手段审讯。已经闹上公堂,官家比她更有手段。


        

御史盯着呢,不管外敌还是内鬼,这事就得光明正大的处置了。


        

人被拖下去。


        

栗书生仍继续,直到上马车。


        

京兆尹请方老夫人:“请这边相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盐阿郎看郝灵,郝灵示意他安静,这事到了这,她的任务就完成了,不用再管。


        

盐阿郎挡着众人视线:“那颗糖葫芦——”


        

别糊弄他,我看见你咽下去了,还跟我显摆味好,还嫌弃我没用。


        

郝灵小小声:“我百毒不侵。”


        

盐阿郎一笑,郝灵晃了下眼,这家伙只是笑的模样,还挺不错。


        

商量出来,京兆尹面对郝灵已经和气:“你想要什么补偿?”


        

直接结案了。


        

郝灵直爽道:“小胖子已经跟我道过歉了,这茬算过了。”


        

京兆尹嘴角抽了抽,姑娘,您真不适合说别人胖。乌鸦嫌猪黑呢。


        

“我差点儿被毒死,凶手是不是得严惩?”


        

京兆尹点头,必须啊,方家也是这要求,还彻查呢。


        

“我得要补偿吧。”


        

京兆府也点头,人家方家得给。


        

“好吧,凶手给我补偿应该的。那我替小胖子挡灾他家得感谢吧。”


        

京兆尹一噎,这是要两份?


        

当然不是。


        

郝灵:“凶手赔我是赔我的。小胖子感谢我是感谢我的。”她似笑非笑:“大人,你知道我的职业了吧,该给我的不给我,后果很严重的。哦,若是凶手判死刑,不给也行。毕竟人死万事消。”


        

京兆尹:...就感觉哪里怪怪的。


        

郝灵转了个身,直接面对方老夫人:“感谢我是一份。找着那猫,另算一份。算清楚对你们好,记着一定要给哟。”


        

郝灵潇洒的带着人走了,没人留她。


        

接下来,方家要顺藤摸瓜。


        

京兆尹:不如你们回家自己查?


        

方家:这哪能行,官都报了,我们只相信官府。


        

管里头有什么内情呢,被逼上公堂的方家人突然就觉得这样也不错,多省事。


        

京兆尹:若谁家后宅阴司内斗都找自己,自己能忙得过来?


        

但方阁老的心腹带话来,人家方阁老也是这个意思,一事不烦二主,您查吧,尽管查。


        

京兆尹:...


        

小婵还在留恋,遗憾没看到结果:“小姐,你说究竟怎么回事呀?”


        

“不知道。”郝灵撇了撇嘴:“小胖子总是无辜的。”


        

小婵:“所以小姐你一看到那糖葫芦就知道有毒了?”


        

郝灵两根手指比比自己的眼:“雪亮雪亮的。”


        

小婵愤愤:“还是个孩子。”


        

栗书生感慨:“大家族的孩子,难啊。”


        

盐阿郎:“你不难?我不难?”


        

大家族的孩子都难,穷人家的孩子不更难?不然说穷人出不了头呢。大家族再危险,手握资源,总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哎哎,就跟我唱反调,难道你不觉得那小胖子可怜?”


        

盐阿郎:“他不是遇着郝灵了?”


        

也是,运气好,捡回一条命。


        

小婵猜破脑壳:“谁下的毒呢?”


        

郝灵:“关我们什么事,快,去福庆楼,他们白天不歇业的吧。敞开了吃,姐请得起。”


        

可不是请得起,人方家还给你送银子呢。


        

师婆婆心里道倒霉,什么事都让她遇到,歪财一打一个准。


        

接下来,可别再出什么事,不然那福庆楼真是她的福地。


        

见一行人这么快就回转来,且毫发无损,多少眼珠子掉下来踩爆一地。


        

老熟人似的聚起来:“回来了回来了,咋的,方家输了?”


        

京都的人民,总有一股邪乎的热情,比如,此时此刻,他们就像是她的二大爷之流,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呢。


        

郝灵也自来熟的轻快道:“跟我这边了了,这会儿跟别人打官司呢。”


        

“谁呀谁呀?究竟怎么回事呀?”


        

“哎哎,我跟着去跟着回的,京兆府关了门没让看。我说大侄女,究竟怎么回事啊?”


        

还真把自己当二大爷了。


        

好几个跟着去看热闹呢,热闹没看着,急得团团转,那口八卦的气梗在嗓子眼不上不下,急人得很。


        

头可断血可流八卦不能休。


        

不打听着这个月都别想睡着。


        

这些人真有意思,换个别人,兴许烦了,但她郝大师如今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她慢慢在人群中踱步,慢条斯理的嗯嗯啊啊:“对啊,我这头结了,毕竟是他们不对嘛,赔礼道歉我再不依不饶不是给咱大气的京城人丢面嘛,嗯,是,是有毒,我没事我吐了啊,官府得查啊,方家?方家当然得查。凶手?谁知道哇,看京兆府的能耐了。我回来吃饭啊,后头事人也不让咱掺和啊,对,您说的对,咱小老百姓的,要个公正就行,可不能讹人家...”


        

问啥说啥,不能说的一句没说,又和气又谦逊,跟家里乖孙女似的。


        

大家伙儿听得很满意,尽管并没得到实质内容。


        

已经走到门口,郝灵站上台阶,里头看一眼,转身,外头扫过,双手一抬一压。


        

莫名,大家伙儿就没了动静,全看着她。


        

郝灵说:“大家伙儿抬爱,都请记个话啊。”


        

底下不少人接口:“你说,只管说。”


        

郝灵指着自己的脸:“记住了啊,郝灵,城南三才巷,正宗玄门传人。有那要捉鬼除妖的,驱邪镇魔的,卜吉凶,测生死的,记着来找我。老少爷们大姐大嫂们,多多捧场。”


        

人群“嗬”的爆开。


        

这说的啥?张罗买卖呢?这不是——神婆?


        

好事的笑叫:“算不算前程?”


        

郝灵笑着回:“不问前程只问道。”


        

哎哟,还只问道呢。


        

郝灵笑着又加了句:“城东鬼灭门那案,就是我找出的尸骨。刑部衙门认证的有真本事,大家伙儿惦记着啊。”


        

说说笑笑的人群又是一静,那案子?那邪乎案子?她?真是啊,好像里头说的就是一个小神魔嘛——


        

郝灵宣传完自家,微一点头:“你,对,就你,带我们去包厢啊,生意不做了?”


        

同样醉心八卦的小伙计反应来,点头哈腰请他们几个进去,不管是神婆还是什么,人家在方家手下保全了自己就证明不可小觑,楼上请!


        

楼上不是最贵的,最贵的在里头呢,但小伙计打量了他们的衣物,为他们着想,先楼上吧,头次来呢,熟悉熟悉再说。


        

至于为什么说是头次,简单啊,这么宽的女孩子若是来过,凭他们店员互通有无的,绝对都能知道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