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钟浪,慕将离问:“粟老有没有说,比他如何?”


        

他们都知道,柳拭眉要留下钟浪,是为了己方阵营有绝顶高手。


        

从前,钟浪在江湖中排名前五。


        

但隐世高手都不出现,说不好听,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钟浪与粟威等比起来,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


        

可他如今!


        

突破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越是绝顶高手,越是能够隐藏自我。


        

这个人,你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是个有本事的。


        

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他到底有多少本事,你又看不清晰。


        

因为人类总是如此,能看穿比自己低一些的,比自己高的往往都是望尘莫及。


        

皇甫令尧答道:“师父说,没能交手,所以无法判断。不过,钟浪没有可以隐藏,看得出来……假以时日,钟浪跟枫无涯一战,不在话下。”


        

“枫无涯中了毒,战力削减了。”慕将离直接问:“你要不要和拭眉聊聊,让钟浪直接去北齐,把枫无涯给弄了?”


        

皇甫令尧看着他,道:“可你觉得现在这个时候,信得过钟浪吗?”


        

别人的话,皇甫令尧还不是很想听。


        

他非常想听慕将离的意见。


        

因为,慕将离跟钟浪原本,是有仇隙的!


        

当初柳泉的文武贴身随从“文贵武强”二人。


        

查出来,是文贵被收买了,对柳泉下了慢性毒药。


        

后来,武强难过于自己没有保护好主子,化名武多思流落江湖,一心求死。


        

挑战高手,在于钟浪的对战中,武强被断了一臂。


        

再之后,慕将离找到了武强,知道这一段事。


        

慕将离历来是一个十分护己短的人,他很冷静理智没错,但在对待自己人这一点上,立场也很准确——


        

维护自己人!


        

因此,他对钟浪本就不太待见。


        

加上钟浪后来几次玩忽职守,让柳拭眉陷入生死危机。


        

慕将离对钟浪的意见,也到达了顶峰。


        

正是因此,钟浪静思己过后,与柳拭眉辞别,不知去向。


        

皇甫令尧就想知道,慕将离现在对钟浪是什么看法。


        

“信得过信不过……”慕将离面色冷漠,道:“也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


        

皇甫令尧抿了抿唇,道:“我是想让他直接去北齐,搞一个算一个。但媳妇儿不同意。”


        

慕将离问:“拭眉是什么意思?”


        

皇甫令尧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媳妇儿的意思是,钟浪的武功如果真的能跟枫无涯一战,反倒是想把他当做底牌放着。”


        

听这话,慕将离立即明白:“拭眉就是单纯,对钟浪怎么能这样信任!”


        

对于“单纯”二字,皇甫令尧英雄所见略同,疯狂点头:“没错!我媳妇儿单纯又善良,如果不是她善良,这些人早就被弄死了,哪儿还能蹦跶欢快!”


        

话语虽然夸张,但两人对柳拭眉的维护态度,是一致的。


        

慕将离想了想,道:“我去劝说拭眉,让她将钟浪差遣去北齐。”


        

枫无涯的毒,没那么容易解开。


        

要去杀他,必须趁早。


        

万一被他解开了,以后的事就难说了。


        

药君用药独步天下没错,但医道永无止境,也是事实。


        

从前甘露露中了慕将离的毒,后来都能被解开,慕将离并不能自大到自己对枫无涯下的毒,能够弄死枫无涯。


        

提到这个,皇甫令尧难免抱怨一句:“我说你也是的,既然都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跟他对上了,为何不下更黑的毒。什么入口要命啦、见血封喉啦的那种毒,你做不出来吗!”


        

慕将离给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反问:“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绝对实力?”


        

是他做不出来吗?


        

他对枫无涯下的毒,已经是要命的了!


        

但架不住,枫无涯的武功太高!


        

因为跟孙清混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不可能没有做过任何抗毒的训练,身边也不可能没有任何解毒药。


        

能让枫无涯短时间失去战力,这本来就是慕将离的最初预判!


        

皇甫令尧摸了摸鼻子,问:“真有这么厉害?”


        

慕将离冷冷地看着他,再一次反问:“我只是被他一点掌风扫到,差点丢命。你说呢?”


        

换句话说,如果当时与枫无涯对战的是皇甫令尧,皇甫令尧必死!


        

不是慕将离自以为武功比他高多少。


        

而是,皇甫令尧不懂医理。


        

那种状态下,需要磕什么药,他知道吗?


        

关键是,他有药吗?


        

柳拭眉厉害是厉害,可柳拭眉做的药,皇甫令尧也不可能把所有都带在身上。


        

退一步讲,全都带了,眼花缭乱的时候,他能知道吃哪一种才能保命?


        

绝对实力面前,慕将离还能活着回来,全仰仗着他会用毒!


        

如果枫无涯不是不想死,或者,拼死也要杀了他,那他更是死定了!


        

皇甫令尧想想,顿觉头皮发麻:“再等等,魏逊应该已经到北齐京城了,不知道他是否和那个女人碰面了?”


        

对此,慕将离沉默。


        

他还没有收到消息,所以不能给答案。


        

慕将离从御书房出来,决定回去看金爽。


        

而这之前,金爽正在与完颜熙说话。


        

完颜熙看着她的神采明显比前段时间要好,语气难免有点酸:“心爱的男人回到身边,真是不一样!”


        

金爽:“……”


        

懒得解释。


        

他一脸恨铁不成钢:“我真搞不懂你这种想法,你为他生孩子,一脚踩进了鬼门关。可你还觉得他好得很!”


        

“他是好得很啊!”金爽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师兄当然好了,长得好看、身子也好摸!有才华、有实力,有谋略、有勇气……他有哪里不好?”


        

完颜熙:“……”


        

确实很好!


        

同样身为男人,完颜熙都不敢说:我比他好!


        

他无奈地道:“行吧行吧,我不说你了。我过来是告诉你,我打算回一趟北齐。”


        

金爽愣住:“你没杀了我,没立功,还能回去呢?”


        

完颜熙也愣住:“你怎么知道他们要我杀你立功才能回去?”


        

金爽摊手。


        

完颜熙顿时尴尬了。


        

“算了,你回去吧。希望你不要出什么问题。”金爽本来也没想跟他计较。


        

她本意就是想让完颜熙回去的。


        

有些事,不可能永远避之不见,迟早是要解决的。


        

完颜熙默了默,道:“谢谢你,小金!”


        

谢谢她,明知道他被下令要杀她,却还信任他、还给他解毒。


        

“谢什么啊谢,你真要谢谢我,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


        

金爽不好说:我给你解毒,用的是我师兄留下的锦囊,他对你下手了,而我竟然不知道他下的手在哪里!


        

太丢脸了!


        

学了一辈子,还是比不上师兄!


        

完颜熙没再多话。


        

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走这一趟是不是还能活着。


        

以后,还能见到小金吗?


        

慕将离回来的时候,刚进入宫门,刚好看见完颜熙从里面出来。


        

——


        

(https://.bqkan8./41756_41756191/123950019.html)


        

.bqkan8..bqkan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