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王还没用过早膳,”承恩郡王妃问道:“辰时怕是拜寿的客人就要上门了,父母大人先用早膳可好?”


        

礼亲王妃没有第一时间答话,反而转头去看穆红裳和穆铁衣:“铁衣和红裳用过早饭了吗?要不要跟外祖父母再一起用些?”


        

闻鸡起舞的武将家娃一起乖巧点头,笑眯眯地答道:“用过了,谢谢外祖母惦记。”


        

穆家孩子一向起得早,早起要随着师父上早课,普通人家的孩子们刚刚起身的时辰,武将家的一群娃已经做完早课开始吃早膳了。因此来拜寿虽然出门非常早,对于穆红裳和穆铁衣来说,也就是按照平时的时辰起身就好。


        

“既然如此,”承恩郡王妃笑道:“那不如让孩子们一起玩,他们表兄弟姐妹一向少见,让家里的孩子们陪陪红裳和铁衣。”


        

“大哥大嫂不用忙着张罗,”安国公穆承毅笑着开口:“今日家中客人多,本来就忙碌,我们是来给爹娘拜寿的,怎能添乱。让铁衣陪着他妹妹就好,大哥大嫂不用操心。”


        

安国公这话说得倒也没错,辰时一过,拜寿的人将陆续上门,许多人都是拖儿带女的举家前来,礼亲王家里的孙辈也是不得闲的,朝中权贵家里的少爷小姐们到访,总得有人陪。


        

按理说,安国公一家子作为女儿女婿,是需要帮着礼亲王府迎客陪客的,但礼亲王府并不敢安排穆家人出面陪客也就罢了,他们一家子过来拜寿,还需要礼亲王府安排人作陪可就太添麻烦了,客气至此,也真的不像一家人。


        

见安国公夫妻态度如此,礼亲王一家子倒也没坚持,礼亲王妃点点头,开口吩咐自己的大儿媳:“如此也好,辰时客人陆续才到,距离开宴可还早着呢,让阿萝一家子先去休息休息,孩子们早上起得早,再睡会儿也无妨。”


        

承恩郡王夫妻两个答应着一齐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夫妻两个一齐亲自送安国公一家子去客院的架势,礼亲王妃见状并没有阻止,反而又絮絮叨叨地多嘱咐了两句:“茶水点心要上点儿心,留几个机灵的丫鬟伺候着,还有,孩子们零嘴儿别缺了。”


        

“母亲放心,”承恩郡王妃点头答应:“大厨房一早就备下二十四色点心,等下就送去阿萝妹妹院子。铁衣和红裳少来,也不知道这俩孩子喜欢什么口味,各样点心都备上些。”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母亲,”穆红裳的表姐,承恩郡王尚未嫁人的嫡次女又赶忙开口补充:“今年的桂花好,前些日子我采了不少腌起来了,昨晚上就吩咐人做桂花甜汤,刚好给表哥和表妹尝尝。”


        

“多谢表姐了,”穆红裳圆圆的大眼微微眯起,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喜欢吃桂花甜汤。”


        

“那刚好!”这位表姐立刻急急忙忙地开口:“今年桂花好,我腌了许多,给表妹带两罐回去。”


        

承恩郡王的嫡次女这一开口,似乎给了家中这些表姐表妹灵感似的,这个说从家里带了白玉霜糕,那个又说打发人去京里最大的酒楼魁星楼买招牌红豆酥,简直不能更热情。


        

而承恩郡王夫妻则一路陪着安国公一家子到了客院,又说了不少客套话才离开。承恩郡王夫妻离开客院之后,安国公夫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倒显得有几分落寞,她低下头,轻轻地叹了口气,但什么都没说。


        

安国公倒是很理解妻子的模样,他伸出手来握住夫人的手,笑着说道:“这不是阿萝的错,是我的错。穆家情况特殊,嫁进来这些年了,阿萝总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回娘家,是我对不起你。”


        

“瞎说什么。”安国公夫人轻轻推了丈夫一把:“这怎么能是你的错。我自小在宫里长大,嫁人之前跟娘家人也不算亲近,与你有何干系。”


        

“但也不至生疏客套至此啊……”安国公叹了口气,搂住了夫人的肩膀,安慰似的拍了拍她:“是我对不起你。”


        

穆铁衣和穆红裳小哥俩安安静静地对视一眼,一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腾个地方给自家爹娘说体己话。穆红裳像是没注意到爹娘的对话似的,笑嘻嘻的模样,直接开口问道:“爹,我们平日里少来外祖家,外祖家的园子修得倒漂亮,让我和哥哥出去逛逛吧?”


        

“可以是可以,”安国公夫人立刻抬起头来点点头:“但不许淘气,这可不是在家里,别爬高上低的。铁衣照顾好妹妹,也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娘,我们不是小孩子了,知道的,”穆铁衣笑着答道:“您放心好了。”


        

“的确不是小孩子了,”安国公夫人似笑非笑地扫了穆红裳一眼:“可也没见你们懂事多少。红裳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四月间……”


        

“娘~!”穆红裳立刻凑上去,眨巴着大眼睛露出讨好的笑容:“您都念了半年了,还不累啊?我都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做让您担心的事,您就放心吧!”


        

“娘您放心,”穆铁衣也是一副大包大揽的模样:“我看着妹妹,不让她淘气,她要是再爬高上低,我揍她。”


        

“小兔崽子你可真长本事了,居然敢打妹妹,”安国公闻言眉毛一立:“是不是皮痒了?这么大个人了,本事不见长,倒是会欺负妹妹。”


        

“我哪有!”穆铁衣立刻对于自家亲爹的偏心眼表示愤愤不平:“我这不就说说而已嘛!再说红裳若真的不听话,那不得动手制住她嘛。”


        

“你也得有本事制得住,”安国公十分不给面子的冷哼一声:“明年就要去北境了,居然躲不过妹妹的小擒拿手,真是越来越‘有出息’。”


        

“我那是让着妹妹,”穆铁衣瞟了笑嘻嘻的穆红裳一眼,十分不服气的模样:“我若是不让她,她这点本事,想抓住我是做梦。”


        

“你妹妹才十二,”安国公毫不客气地揭了儿子的老底:“你十二岁的时候,被征衣按着打,毫无还手之力。行了行了,懒得看你,带妹妹出去玩,别在这里吵吵嚷嚷,我陪你们母亲休息一会儿,等下外头要坐席,怕是要累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