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要哄娘亲,穆铁衣和穆红裳小哥俩自然十分有眼力价的躲出去。虽然客院里安排了不少伺候茶果的丫鬟,和传话跑腿的小厮,但为了防止娘亲担心,红裳还是特意将荷叶留在了客院,方便跑腿传话,她和哥哥两人则一路出了客院,往礼亲王府花园的方向去。


        

安国公夫人特意嘱咐了让他们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穆家小哥俩自然是心里有数的。穆家的孩子其实懂事都早,许多事都心里有数,虽然穆铁衣平时看起来话多不着调,穆红裳看起来好动又鲁莽,但他们从来都不是不知轻重的孩子,安国公夫妻对他们其实很放心。


        

离了客院之后,穆红裳和穆铁衣并没有乱走,他们直接去了礼亲王府的后花园,在湖边回廊旁,找了张石桌,就坐在石桌附近聊天。


        

礼亲王寿宴,家中热闹得紧,从一大早开始,忙碌的下人川流不息,辰时刚过,已经开始有客上门,然而开宴还早,也渐渐开始有客人在园中闲逛。


        

不过穆家小哥俩找的地方挺背静,湖畔回廊里也有零星几位赏景的客人,但大多都不会离水阁太远,穆红裳和哥哥在湖畔回廊末尾一块高大湖石的遮掩下,这里过来的人不太多,一直以来也没什么人打扰。


        

秋日里,湖上的风虽凉,但阳光正好,礼亲王府花园景色秀美,穆铁衣和穆红裳一边聊天一边赏景,倒是惬意得很。


        

巳时初刻,皇上果然派了五皇子和六皇子一起上门宣旨拜寿,得了信的客人们都往前厅去观礼。不过这跟安国公一家也没啥关系,礼亲王当然不可能特意通知安国公夫妻去前厅陪着跪拜,穆家的两个娃自然也就安安稳稳的坐在原地,并没有乱走。


        

只是穆家人不愿意与皇室宗亲有过多牵扯,不代表旁人不愿意寻机会凑上来。安国公在朝中多年,素来谨慎,这事儿人人都清楚,但没关系,这次他带了安国公府二公子穆铁衣过来,要知道,穆铁衣可是安国公的嫡长子,下一任安国公,能和他说几句话套套交情也是不错的。


        

礼亲王生辰,承恩郡王一家子都在正堂帮忙迎客,作为长孙,承恩郡王的嫡长子真是忙得很,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七八个宗室弟子凑过来打听安国公一家的去向了,其中就包括贤亲王的嫡次子荣康郡王。


        

荣康郡王郑崇景也是领着一份郡王禄米的闲散郡王一个,是个不受重视的宗室弟子,逢年过节进宫请个安,皇上照例关心几句,赏些东西,仅此而已,与京中其余几位郡王的待遇并无区别。


        

郑崇景的曾祖父是孝宗第七子,先皇的亲叔父,生母是贵妃,出身高贵,为人精明强干,据说当年是议储的热门人选。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只可惜这位很有本事的皇子命不长,没等到孝宗立储就死了,据说死得颇为蹊跷,但当时孝宗虽然震怒,却并未细查,只赐死了宫里一位品级不高的宫妃,又杀了几个内监宫女。


        

皇子之死就这样被遮了过去,孝宗追封了皇七子,又封了他三岁的长子为贤亲王,就是郑崇景的祖父。


        

大约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早逝的儿子吧?孝宗薨逝前,特意叮嘱了即位的先皇,让他好好照应贤亲王一家。


        

先皇答应得虽好,却依旧对贤亲王一家不冷不热,日常封赏虽然不缺,但对于贤亲王府的监视却也一刻都不肯放松,直到贤亲王去世,他才安抚似的下旨,让贤亲王长子,也就是荣康郡王的父亲承袭亲王爵。


        

随后又过了几年,先皇驾崩,当今圣上继承大统,贤亲王府在宗室中的尴尬处境却也没改善多少。


        

这一代的贤亲王的儿子们可没那么好运气可以承袭亲王爵了,他两个儿子都在成年之前就被封了郡王爵,成年之时,皇上又以贺仪的名义赐下了郡王府,因此贤亲王父子三人,眼下并不居住在一处。


        

贤亲王府里只有妃妾、庶子还有未出嫁的女儿们,而两个嫡子则刚刚成年尚未娶妻就迁居圣上赐下的郡王府,三座府邸虽然同在京城,但距离一点都不近,相互探望还得乘马车走半天……


        

虽然是处境尴尬的宗室子弟,但荣康郡王长相英俊,为人谦和谨慎、年纪轻轻就才名远播,在宗室弟子中,算是拔尖的人物,皇上对他倒也没有十分打压。


        

郑崇景与皇上的儿子们年纪相仿,五皇子和六皇子开始读书的年纪,皇上特意选了一批宗室子弟入内苑伴皇子读书,其中就包括郑崇景。当然了,他们这些伴读的宗室子弟,和皇上精心为儿子们选的陪读还是不一样的。


        

但郑崇景好歹在内苑读书整整十年,至少与皇子们有两分同窗之谊,而且他为人聪明知进退,与五皇子和六皇子的关系都处的还不错。


        

长大后的郑崇景谦逊有礼,又颇有才情,因此宗室子弟和世家大族的公子们大多与他交好,他在京中仕子中也颇有名望。


        

承恩郡王的长子与郑崇景的关系也不错,但这不代表他会随随便便地将郑崇景领到自己的表弟面前。


        

郑崇景拐着弯的打听了半天,承恩郡王长子只说家中今日忙乱,表弟穆铁衣也在帮忙待客,不知道眼下在那里,多余的一句未说。


        

郑崇景有些失望,但也并未多做纠缠,他朝承恩郡王长子拱了拱手,脚步一转离开了,看样子像是要去花厅喝茶。


        

然而实际上,郑崇景并未走远,他站在不远处,手里端着一杯茶,状似正在和身旁的一位少爷闲聊,实际上正专心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巳时初刻,五皇子和六皇子一齐出现在了礼亲王府的大门口,接旨香案早早就准备好了,礼亲王率领全家跪领圣旨,郑崇景混在观礼宾客中,面带微笑,似乎在认真观礼的模样,但目光四处流转,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安国公一家并未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