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知道安国公带着全家来给岳父拜寿,但看到他并未跟礼亲王府的人一同接旨,大家就知道了,开宴之前,安国公一家怕是不会出现。


        

像郑崇景这样不肯死心的,也许会凑上去打听两句,而大部分的人则像是没注意到安国公府的人没出现似的,都在忙着寒暄交际。


        

只有谢淑柔有点着急,她一到礼亲王府就四处寻找穆红裳,可惜没看到。谢淑柔其实一点都不想跟那些不太熟的小姐们寒暄,她就想抓紧时间去巴结她的金大腿穆红裳,只可惜她并不敢乱走,只能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几位小姐们说笑,一边暗暗盼着赶紧开宴。


        

赶紧开宴吧……开宴的时候,红裳一定会出现……


        

只是谢淑柔没有盼来穆红裳,先看见了另一个人。


        

谢淑柔看见一位穿着一品官服的老者,头发都花白了,带着雍容华贵的夫人和两位年轻小姐走了进来。这位老者大约是朝中重臣,谢淑柔看见承恩郡王夫妻一齐迎了过去,将他们带到正堂方向去问候礼亲王夫妻。


        

他们走近时,走在老者另一侧的那位年轻小姐将正脸露了出来,圆润的鹅蛋脸,皮肤白皙,双颊泛着健康的淡粉,眉毛细长秀丽,一双顾盼生辉的水润眼眸透着几分天然柔媚,琼鼻樱口,墨发漆黑,不就是重生女主顾仪兰嘛!


        

谢淑仪和一群小姐们站在一起,暗搓搓地打量这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重生玛丽苏。不得不说,顾仪兰的确是有些人见人爱的本钱的,长相上真能担得起“艳若桃李”这个形容词。


        

谢淑仪判断这位女主大人现在大约已经完成重生这一伟大人生阶段,因为顾仪兰现在年岁不大,只有十四岁而已,双颊微鼓,眉眼还未完全长开,带着几分少女的青涩稚嫩,但举止却沉稳大方,像是个雍容华贵的贵妇。


        

她的长相其实很艳丽,但气质优雅从容,一颦一笑清雅端方。既艳丽,又清纯,既稚嫩,又成熟,这一切杂糅在她身上,却意外和谐,让顾仪兰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奇异魅力。


        

因为年岁不大,因此顾仪兰跟着长辈来拜寿,也未梳什么复杂的发式,简简单单地梳着双环髻,也未有过分华丽的装点,插着两朵彩宝珠花而已。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也因为是来拜寿,顾仪兰穿得倒是鲜艳,杏红色雨丝锦衣裙,款式是今年京中最新流行的八幅牡丹裙,带着缃色薄纱的披帛,如此鲜亮的衣裙,将衬托得顾仪兰更加肌肤胜雪、艳丽无匹。


        

其实顾仪兰来拜寿的衣服是顾夫人给做的,和一起来拜寿的顾家六小姐的衣服一模一样,颜色也相同。


        

赴寿宴又不是赴赏花宴那样争奇斗艳的场合,其他都没所谓,最重要得打扮得鲜亮喜庆,因此顾夫人干脆给两个孙女做了一模一样的杏红衣裙,图的就是个喜庆热闹。


        

谢淑柔看了看顾仪兰,又看了看站在顾仪兰身旁,跟她穿着一样衣裙,梳着精致望仙髻的顾六小姐,森森觉得这样鲜艳的衣裳其实不太好穿,也就顾仪兰这样的金手指长相能压得住,穿在身上甚至有几分锦上添花的架势。


        

而相比较而言,她身旁的顾六小姐就有点惨,顾六小姐其实也是个漂亮姑娘,只是长相偏清淡,更加适合白色或者青色之类衣裙,太鲜艳的颜色有些压不住。更惨的是,她是走在顾仪兰身旁,越发被艳光四射的顾仪兰衬托得黯淡无光。


        

唉!女主就是女主!谢淑柔忍不住感叹,真是漂亮,称得上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虽然谢淑柔自己现在这张脸也是漂亮的,作为从头蹦跶到尾的一号恶毒女配,她长了一张超级标准的白莲花清纯无辜脸。远山眉,眼尾微微下垂的大眼睛,自带三分我见犹怜,鼻梁精致,丰润的樱桃小嘴,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好看,越看越像白莲花的那种好看,怎样都比女主差着几分的那种好看。


        

谢淑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细腰,唉!唯一能拿出来说嘴的,大概就是她比女主瘦吧?也是,标准白莲花形象怎么能不瘦?最好是风一吹就倒的那种,否则怎么诬陷女主欺负人啊!想起自己在现代社会为了漂亮隔三差五减肥的努力样子,谢淑柔就觉得心塞。


        

谢淑柔穿越以前就喜欢纸片人身材,可她自己基因所限,虽然也不胖,但却是那种胸是胸、臀是臀的身材,为了当纸片人,她可没少努力。现在可好……换了个地方,换了个身体,真成纸片人了,可她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唉!不想那么多了,努力自救要紧。女主来了,还是离她远点。谢淑柔不着痕迹地挪了挪脚步,躲到了一群世家小姐身后。远离主角,保命第一,她这个小身板,可扛不住跟女主大人面对面硬刚。


        

只是谢淑柔的运气着实不咋样。女主顾仪兰到场后没多久,前厅处一片喧闹,听说是五皇子和六皇子一起到场贺寿宣旨。


        

唉呀妈呀!女主来了,男主和一号男配果然跟着就出现了。谢淑柔又往后缩了缩,她一点都不想去观礼,压根就不想跟那两位皇子打照面。


        

谢淑柔果然没去观礼,她“没赶上”。这没什么,客人那么多,也不是人人都能赶上去前厅看皇子宣旨的。她慢吞吞地走在人后,等到了前厅的时候,礼亲王一家早就已经接了旨,香案都撤了,皇子和礼亲王一家都已经不在了。


        

这真是太好了!谢淑柔想,一点都不想看到红颜祸水的女主和蓝颜祸水的男主男配!


        

“柔儿,你怎么在这里,我寻了你半日,你到哪去了?”套路性质到前厅转一圈的谢淑柔还没转身,就有人在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她转身一看,正是自己那个便宜哥哥谢沐风。


        

“和陈家小姐在一处,”谢淑柔抿抿嘴,努力细声细气地答道:“我病了许久未出门,陈小姐她们惦念我,见到了自然要多问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