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们亲自到客院,安国公夫妻自然一齐迎出来见礼,因为安国公夫人也在,因此郑瑛和郑瑾并没有在客院多做停留,连茶都没喝一杯,就这样站在院子里和安国公夫妻寒暄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郑瑛和郑瑾特意过来跟安国公打招呼,自然是给足了安国公面子,事情不过片刻就通过下人们的嘴里传了出去,所有来贺寿的人都知道了,两位皇子还特意去了安国公夫妻所在的客院。


        

郑瑛和郑瑾对与礼亲王府下人们的效率十分满意,毕竟,父皇让他们这么高调地来给礼亲王贺寿,就是要让群臣百官都知道,天家对于安国公的恩宠。


        

按理说,事情办完,礼亲王府的筵席两位皇子留不留下都可以,但这两位从客院出来之后,谁也没提告辞这茬,反而像是对礼亲王府的花园十分感兴趣的样子,神情颇为自在地赏景。


        

皇子们逛的倒是自在,作为主人家的礼亲王却有些为难,皇子过来宣旨贺寿,连茶水都没喝上一碗,一直在逛园子,怎么看他们礼亲王府都有些招待不周的嫌疑。因此,郑瑛和郑瑾在花园没逛多大工夫呢,礼亲王已经打发人来问了三四趟。


        

陪着逛园子的承恩郡王长子头上有些冒汗,因此忍不住建议两位皇子去玲珑楼坐坐:“家里请了京中最好的丝竹班子,就在玲珑楼那边,眼下离开席还早,殿下不如先去玲珑楼看鼓乐?喝杯茶用些点心?”


        

郑瑾不置可否,转身想往玲珑楼方向去,而郑瑛却在湖边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我倒不耐烦听鼓乐,这湖畔景色甚好,我就在这里吹吹风,等下开席再回花厅。六弟若是想去玲珑楼,也不必在此陪着我,你们也随他去就好。”


        

“这……”承恩郡王长子的脸上露出几分为难:“五殿下一个人在此恐怕不妥,不如……”


        

“无需客气,”郑瑛转身看着承恩郡王长子,微微笑起来:“难不成我在你礼亲王府还能走失不成?留个小厮跑腿传话即可。”


        

“可是……”承恩郡王长子还是神色纠结,然而此时,六皇子郑瑾却开口笑了:“五哥一向爱清净,我们在这里陪着他,他怕是还嫌着我们打扰了呢。不如就麻烦谢公子陪五哥赏景,我们先去玲珑楼。”


        

六皇子郑瑾提出让谢沐风在花园陪五皇子郑瑛,这让谢沐风着实纠结了一下下,能够留在这里陪五皇子当然好,他们谢家虽然是五皇子的母家,但平日里并没有太多机会相互交往,能有个机会陪五皇子单独待会儿也挺好。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可祖父分明嘱咐过了,旁的都不要紧,最要紧是不要让六皇子单独接触穆家小公爷,若要看着六皇子,那分明还是跟着他更好,因此谢沐风着实为难了一下下。然而事实上,也不用谢沐风继续犯愁,郑瑛已经帮他做了决定。


        

“不用麻烦,”郑瑛转过身朝弟弟笑笑:“你们都去吧,我一个人随意走走。”


        

“也好。”郑瑾点点头,并没有坚持,转身往玲珑楼方向走去。而承恩郡王长子有些不放心的样子,找了个机灵的小厮,很是仔细的嘱咐了几句,才匆匆追上郑瑾的脚步,陪着他一起离开了。


        

人都走了,郑瑛转过身,背起手来对着幽深一片的湖水,就这样沉默地站着不动,也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才开始沿着湖岸的碎石小道慢慢走,似乎真是在赏景似的。


        

同一时间,穆红裳和自家哥哥还坐在回廊拐角处的石桌旁,热闹地喝茶吃点心呢。红裳的丫鬟荷叶叫了个礼亲王府的小丫鬟过来添茶,红裳一边看那丫鬟忙碌,一边闲不住地问这问那。


        

小丫鬟自然不敢怠慢这位金贵的公府大小姐,恭恭敬敬地有问必答,红裳和铁衣哥俩很快就知道了,客人很多,三座花厅都坐满了,几位当朝一品都到了,皇上派了皇子过来宣旨拜寿,礼亲王府请了丝竹班子,正在王府西侧的玲珑楼演鼓乐。


        

穆红裳听到了有鼓乐班子,十分心动想去看看热闹的样子,但是又想起父母嘱咐的,不许往人多地方走,因此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并没有闹着要去玲珑楼。


        

穆铁衣怎能不知妹妹的心思,他伸出手摸了摸红裳梳着双丫髻的小脑瓜,安慰似的说道:“等下开宴之后,大家都去坐席了,哥哥带你去玲珑楼瞧瞧。”


        

穆红裳笑起来,似乎开心得不得了,圆圆的大眼睛眯起来,小嘴翘起,她朝穆铁衣用力点点头。


        

“我们再过半个时辰就回去,巳时末刻应当就要开席了。”穆铁衣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顶。


        

听到穆铁衣这样说,添茶的小丫鬟抬起头大胆地开口说道:“小公爷,开席怕是要到午时初刻了,两位皇子今日都会留在咱们王府坐席,奴婢听说刚刚两位皇子往国公爷和夫人休息的客院去过。”


        

“他们去了客院?”穆铁衣微微一愣。


        

“回小公爷的话,”添茶的小丫鬟答道:“去了,两位皇子一起去的,眼下又离开了,奴婢过来添茶的时候,听角门上听差的小厮说,皇子是往玲珑楼听鼓乐,所以奴婢才说今日开席怕是要晚些,小公爷和大小姐可以在这里多玩会。”


        

“皇子们要留下坐席,那我回去看看,看看爹有什么额外嘱咐的。”穆铁衣站了起来,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妹妹的脑瓜:“红裳自己在这里玩,不要离开,哥哥很快就回来。”


        

“好!”穆红裳很乖巧地朝自家哥哥点点头:“我就坐在这里等你,哪里都不去,你放心吧。”


        

“小公爷……”添茶的小丫鬟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我去花厅找我们府里的五小姐或者九少爷过来陪大小姐?”


        

“不用。”穆铁衣笑着摇摇头:“我去去就回,红裳自己在这里没关系,有荷叶陪着就行,不要打扰表弟表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