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铁衣走了,就剩下穆红裳一个人守着小石桌上的茶果点心。红裳再听话乖巧,也不过只有十二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哥哥走了,没人陪着她,老实了片刻便有些坐不住。


        

只是穆红裳到底是个懂事孩子,就算想乱跑,也牢牢记着哥哥的话,就在这里等哥哥,哪里都不能去。


        

她在石桌旁站起来又坐下,接着伸着头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很是不老实的样子,荷叶一看自家小姐这样子,就知道她有些坐不住,因此笑着说道:“大小姐可是答应了二少爷的,就在这里等,不乱走。”


        

“我知道的。”红裳转过头,朝荷叶笑着点点头:“荷叶姐姐,我不乱走。”


        

十六岁的荷叶倒是挺想惯着穆红裳,她清楚,自家小姐虽然年纪小,但很懂事,轻易不会做出让人担心的事。因此她想了想之后说道:“小姐要是坐不住了,就在这湖石周围转转,不能走远了,二少爷回来瞧不见您,要担心的。”


        

荷叶虽然这样说,但穆红裳却摇了摇头,她指了指湖畔的碎石道说道:“不用!我不乱走,我就到前面碎石道看一眼,这里湖石挡着,什么都瞧不见。沿湖那边可以看到回廊另一头,我瞧瞧花园里人还多不多,若是人少些了,等哥哥回来了,我们去回廊那头转转。”


        

只是到湖畔的碎石道啊!荷叶立刻点了点头,应道:“行,只是小姐……”


        

结果荷叶一句话还没说完呢,穆红裳只听到了一个“行”字,已经忙忙地站起来往碎石道方向窜了出去,速度极快。


        

见到穆红裳一溜烟跑了,荷叶立刻有些发呆。说好了听话懂事呢!不能让她讲话嘱咐完再跑吗!唉!荷叶摇摇头叹气,只好迈步跟上自家小姐。


        

穆红裳没跑远。应该说她原本也没打算跑远,真的只是想要转过湖石,看一眼回廊另一头而已。却没想到她一跑出去,却差点撞到了旁人。


        

奇怪!穆红裳有些疑惑地抬起眼看了看那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这人的脚步声她居然没听到,不应该啊……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疑惑归疑惑,穆红裳清楚地知道,这个人的脚步声不管她有没有听到,人家都是在沿着湖畔碎石道好好走路,她突然跑出来,差点撞到人,是她的错。


        

因此穆红裳只是愣了短短几秒,就立刻低下头,很老实地朝那人行礼道歉:“对不住了,是我不对,突然跑出来差点撞到你。我错了,请你原谅。”


        

郑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娘,也有些发愣。礼亲王府前来贺寿的宾客极多,四处都很喧闹,六弟去了玲珑楼,但他又真的不太喜欢喧闹的鼓乐表演,因此才独自留在花园。


        

既然想独自走走,清净些更好,因此郑瑛将承恩郡王长子给他留下的那个小厮打发去了月亮门附近,而他独自沿着湖边的碎石路慢慢走。


        

已是深秋,湖上吹来的风带着水汽,其实已经有几分寒凉,但对于郑瑛来说,这样寒凉的风其实刚刚好,能让他的头脑更清醒。


        

他沿着碎石路沿着湖慢慢走,一路走一路想着最近宫里发生的事,越走越偏僻,喧闹的人声渐渐远了,碎石道末尾处十分清净,只立着几块巨大的湖石。


        

因是深秋,湖石上攀援的藤萝已经开始凋零,被风一吹,落叶纷纷而下,倒显出几分萧索。此处没什么景好赏,自然也不会有人,至少一开始郑瑛是这样认为的。


        

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样僻静的地方,其实还是有人的,比如这个突然从湖石另一侧冲出来的小姑娘。


        

应当也是那位朝臣家的小姐吧?或者是礼亲王府的女孩子?郑瑛低头看着一脸愧疚的穆红裳。


        

这小姑娘年岁不大,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身量还没长成,梳着小女孩才会梳的双螺髻。


        

大约是因为贺寿,衣裳穿得倒是喜庆热闹,大红色连珠小团花纹的宋锦衣裙,滚着朱红番莲纹的云锦镶边,宝花纹的云锦腰带,这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穿得起的衣裳。


        

只是这衣裙料子虽金贵奢华,样式却只是简单的窄袖胡裙,裙摆似乎还比寻常的裙子短了一截似的,并未遮住脚面,反倒将小姑娘的一双绣鞋露了出来。可这胡裙看起来分明很新,衣袖衣领也合身,并不像是穿小的旧衣。


        

贺寿是喜庆的场合,来拜寿的小姐们大多打扮得极尽华丽,大多穿着京里新近流行的牡丹裙、八幅石榴裙或者样式繁复的流仙裙、如意裙,这是谁家的孩子,参加寿宴还打扮得如此朴素,穿个短一截的窄袖胡裙就跑出来了。


        

郑瑛好奇之下抬头仔细看了看小姑娘的脸,看眉眼倒是个挺漂亮可爱的孩子。这虽是个女孩子,却长着一对略平直的浓眉,倒像是男子的剑眉似的。她的眼睛又圆又大,眼尾略略上挑,眼瞳黑白分明,一眨一眨地瞧着人看时,总像是带着三分好奇似的。


        

不知怎地,一看到这双眼睛,郑瑛就想起了皇后宫中那只西洋进贡来的猫。那猫眼也是这样又圆又大,瞧着人的样子,总像是带着三分好奇。


        

不过这小丫头可比一脸毛的猫好看多了,小脸圆圆,小嘴红润,大眼睛亮晶晶,看上去聪明讨喜,再加上这孩子盘着双螺髻,童女才会留的刘海微微遮住饱满的额头,越发显得像是年画里的娃娃,或是庙里观音像旁的莲花童女似的。


        

郑瑛虽然差点被撞到,但他又怎么会跟小孩子计较,况且这孩子看起来也算懂事,道歉十分痛快。因此郑瑛没说话,朝穆红裳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看到郑瑛没有计较,穆红裳立刻笑了起来,她又端端正正地朝郑瑛行了个礼,笑着说道:“是我冒失了,幸好你不计较。”


        

郑瑛还是没说话,但表情很温和地又朝穆红裳点了点头算是回答,这小姑娘挡了他的路,已经道过谦了,是不是该让开,让他继续沿湖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