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红裳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挡了郑瑛的路,因为这条沿湖碎石路到这里就已经是尽头,转过湖石之后,就是她和穆铁衣喝茶的石桌石凳,并没有路了。


        

她原本以为,她道过谦之后,这个陌生男人会转身离开呢,但那人并没走,反倒往她身后望去。


        

穆红裳反映了两秒钟之后,才想起来,是自己挡了人家的路,她一边往路边让去,一边很热心的提醒:“对不住,挡了你的路,但是往前没有路了,若是要往回廊去,或是往花厅方向,你还需得原路走回去。”


        

“没路了?”郑瑛微微一愣。若是没路了,这小姑娘又是从哪跑出来的。


        

正在此时,荷叶也转过湖石追了上来,她从湖石拐角处望过来,一眼看到了穆红裳为了给郑瑛让路,恰好站到湖边。


        

荷叶立刻急得喊:“小姐!快回来!夫人交代了多少次,不要您接近湖边,这石子路离湖这样近,你还是跑得这样快,奴婢……”


        

荷叶一边喊一边绕过湖石追了出来,追到石子路上,才发现她家小姐原来不是一个人,有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年轻男人正站在路上,似乎在跟她家小姐说话。


        

荷叶看到郑瑛的脸,立刻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怎么会有人长得那么好看?!她还以为自家的公子们已经足够好看了呢!没想到居然有人比大公子、二公子还有三公子更好看,这么好看,都不像真人了!


        

不过就算郑瑛的颜值很有震撼力,荷叶毕竟也是训练有素的大丫鬟,她也只是懵了两秒,就很快定了神,接着几步走到了穆红裳身边,伸手扯住了穆红裳的衣袖。


        

“小姐,不要站在湖边,”荷叶扯着穆红裳回到石子路上:“奴婢看着害怕。”


        

“没事的,”穆红裳抬起小脸朝荷叶笑:“放心吧,我掉不下去。”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得了!荷叶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自家小姐真是哪哪都好,就是这个胆子,也忒大了点。上次在公主府,谢小姐落水,她伸手去捞人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真能让人放心倒好了。


        

荷叶没有回答,反倒看了一眼站在路中央的郑瑛,她不知道这个在路边的漂亮男人是来做什么的,在荷叶看来,她家小姐是一直在跟这人聊天。因此急于将自己小姐哄离湖水岸的荷叶直接上前两步,朝郑瑛行了一个福礼。


        

“这位公子,”荷叶微笑地开口建议:“湖边风大,公子与我们小姐还是去那边的石桌坐坐吧,用些茶水点心,湖石可以遮一遮风,在那边说话岂不是更好。”


        

“啊?”穆红裳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荷叶是误会了,她笑着朝荷叶摆摆手,正想解释人家只是路过,不是来找她说话的,却没想到一直闷不吭声的郑瑛却点头应了声。


        

“好!”郑瑛朝荷叶笑笑,接着率先迈步,绕过了湖石,沿着石子路继续向前走去。


        

咦?穆红裳愣了两秒,她不知道原本是路过的郑瑛为什么会同意荷叶的建议,这个人她分明不认识啊,两人也没说两句话。


        

不过这个人出现在礼亲王府的花园,又穿着赭红描金的锦袍,带着精致的金冠,穆红裳倒是知道,他一定是某个身份很高的宾客,来给外祖父贺寿的。


        

大约是沿着湖走累了吧……穆红裳想,从这里要走回花厅,确实也挺远的。因此穆红裳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跟在郑瑛身后,一齐走回了湖石畔的石桌旁。


        

穆红裳转过湖石回到石桌旁时,郑瑛已经站在石桌旁边了,低头看着桌上丰盛的茶果点心,还有摆在石桌上的两套茶盏。


        

茶盏中有残茶,看样子这小姑娘之前是同人在一处喝茶啊……只是不知为何,最后就剩了她一人。


        

荷叶看到郑瑛站在石桌边,立刻急急几步跑了过来,收掉了穆铁衣之前用的茶盏,又从茶盘中拿了新的茶盏摆上,倒上茶,接着请郑瑛坐下。


        

郑瑛微笑着朝她道了谢,接着坐在了穆铁衣之前坐的石凳上,安安静静地端起茶杯,姿态优雅地一边喝茶,一边往湖上望去,似乎真的打算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赏景。穆红裳一头雾水地跟着走了过来,带着两分好奇看了郑瑛两眼,却没多说什么。


        

其实郑瑛跟过来喝茶,倒没有想太多。这里人少清净,而距离开席还早,他也的确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呆一会儿,这湖石背后的石桌,倒真是个好地方,只可惜这个好地方,已经被这个小姑娘和她的丫鬟占了去。


        

荷叶出言相邀时,郑瑛的确犹豫了一下。但想着这个小女孩年纪很小,观其言行又颇为懂事有分寸,想来坐下喝杯茶应该是无妨的。看起来小姑娘和他一样,对对方并不算好奇,并没有要出言打听名姓来处的意思,因此只当他占了小姑娘一杯茶的人情吧。


        

两个陌生人,分享一张石桌,还有难得的片刻清净。


        

郑瑛是如此想,但穆红裳却不知道郑瑛为什么会接受荷叶的邀请。不过既然人已经坐下了,她也没有再将人赶走的道理。这人虽然她不认识,但穿着华丽,应当是外祖家的客人,而且他人虽然坐过来喝茶,却没有多和她说过一句话,穆红裳想,大约真是累了想歇脚吧?


        

因此她也依着荷叶的招呼,又坐回了石桌前,荷叶照顾自家小姐比照顾郑瑛这个陌生人可细心多了,她给穆红裳换了茶,又打开点心匣子,捡了两块点心出来,摆在桌上,很仔细地嘱咐:“小姐,开席还得一会儿呢,茶喝多了伤胃,你吃些点心。”


        

“哦,好!”穆红裳听话地捡起筷子,从盘子里夹起一块点心,突然想起是不是该礼貌些,让客人也吃点心,因此她抬起头,望向郑瑛,刚想开口,却又住了声。


        

眼前的陌生男人端着清茶,眼神专注地望着远处的湖水,似乎赏景赏得很认真,让穆红裳觉得好像……不应该出声打扰他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