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石旁的石桌前,穆红裳安安静静地喝茶吃着点心,而郑瑛则安安静静地端着一杯茶望着湖水,两人相互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随侍在一旁的荷叶觉得有些奇怪,但自家小姐没说什么,她当然也不会多话。


        

小小一方天地,气氛静谧而和谐,许久之后,还是郑瑛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状似正在认真赏景的郑瑛突然回过头,望向一旁的穆红裳,开口问道:“你总是偷看我做什么?”


        

郑瑛的语气很温和,听起来就像是单纯好奇地询问,但还是让穆红裳忍不住红了脸。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郑瑛笑笑,讪讪地开口道歉:“你发现啦!对不住,是我不好,扰到你了,我不看了。”


        

“你不用道歉。”郑瑛摇摇头:“我只是随口一问。你若是要看,大方看就好,做什么还偷偷摸摸。这茶水是你的,这地方也是你先来的,我占了你一杯茶的人情,难不成还能因为你看我就生气?”


        

“实在是对不住,”听郑瑛这样一说,穆红裳反倒更不好意思了,她双颊红红地又道了一遍歉:“实在是我失礼。你莫要误会,我只是觉得你特别好看,所以才忍不住一直看。”


        

不知怎地,郑瑛突然觉得眼前小姑娘脸颊红红地说他好看的样子特别有趣。在他面前脸红的女人可不少,但似乎只有这个小姑娘,脸红是单纯为了自己行为失礼而觉得不好意思。


        

“特别好看?”郑瑛眉头微微挑起,突然有了闲聊的心情:“因为我特别好看,所以你才忍不住一直看?这样说来,是我的错?”


        

“不是的不是的!”穆红裳急忙连连摆手,一脸认真地答道:“就好像夏天的芙蓉花特别好看,我也想一直看一直看,那怎么能是芙蓉花的错呢。”


        

“芙蓉?”郑瑛万万没想到,穆红裳居然蹦出来这样一句话,这是……说他像芙蓉一样好看?可他是男的,哪有人将男人比作芙蓉的。


        

“是啊!”穆红裳一脸诚实地点点头:“我就是觉得你像芙蓉花一样好看。”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穆红裳如此坦荡诚实,一时之间,郑瑛倒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他这个被比作艳丽芙蓉花的男人……呃……是该觉得荣幸还是应该觉得被冒犯啊?!还真是有点让人为难。


        

还没等郑瑛想出来该说什么呢,爱说话的小姑娘穆红裳又多补了一句:“我最喜欢芙蓉花了,夏天开起来花团锦簇,看着多热闹啊!”


        

哈?郑瑛盯着穆红裳,有些发愣。这是说他一个大男人……长得花团锦簇??这真的是夸他吗?!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啊!


        

郑瑛忍不住摇头哂笑:“花团锦簇……呵,你喜欢芙蓉?”


        

“喜欢呀,”穆红裳一脸认真地点点头:“我喜欢那样开的热闹的花。哥哥总是笑我俗气,但花就要开的热闹才漂亮呀。”


        

俗气……郑瑛又是一噎。虽然知道这小姑娘就是实诚地有什么说什么,但作为刚刚被比作芙蓉花的人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为何喜欢芙蓉就是俗气?”郑瑛最终决定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宫里也种了许多芙蓉,哪里俗气了。


        

“哥哥说了,旁人家的女孩子,大多都喜欢梅花、玉兰、栀子、兰草之类清雅的花草,”穆红裳大眼睛微微眯起笑了:“就算是喜欢艳丽的花草,大多也都是爱牡丹、芍药之类富丽的品种,我最俗气,喜欢夏日里处处得见的芙蓉。”


        

原来如此!郑瑛微笑着摇摇头,这一听就是家中的哥哥在逗妹妹玩的戏语而已。看样子这小姑娘和她哥哥相处的不错啊!


        

想起了宫中从不与他亲近的四皇妹,郑瑛突然有点羡慕这小姑娘,也羡慕这小姑娘的哥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张嘴打听一下,这到底是哪家孩子,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端起手中半冷的茶,微微抿了一口。


        

“哥哥一定是胡说,芙蓉又哪里俗气,”郑瑛没说话,穆红裳也不是十分在意的模样,继续笑眯眯地说道:“既然是花,自然要开的多多的才热闹好看,到处得见,随处可见才好。”


        

“哦?”郑瑛抬起头,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何不喜欢同样开得热闹的蔷薇和月季?”


        

“我喜欢呀,”穆红裳赶紧点头:“蔷薇和月季也是好看的,只要是开得热闹绚烂的花,我都喜欢。就是要那种‘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气势才好。”


        

郑瑛仔仔细细地看了穆红裳两眼,突然笑了:“也是,你这样的小姑娘,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与绚烂繁盛的花朵更加相合,若是你说你喜欢清雅的梅、兰,我反倒要不信。”


        

“这样吗?”穆红裳微微瞪大眼:“这哪能看出来啊,其实我也挺喜欢桂花的。”


        

“你喜欢桂花?”郑瑛似是有些吃惊,他略沉吟一秒,又笑着说道:“莫不是因为桂花糖好吃?”


        

“你……”穆红裳惊奇不已,她望着郑瑛,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大,清澈的眼瞳中倒映出了郑瑛的影子:“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喜欢桂花,就是因为桂花好吃。”


        

“自然是好猜的,”郑瑛指了指桌上的点心:“你的丫鬟给你拿了点心,三样里倒有两样是桂花味道,我瞧你只吃了桂花糕,另两样点心确是未动。”


        

“哦,”穆红裳低头看了看点心碟子,恍然大悟的模样:“你心可真细,这都能注意到。这桂花糕味道真不错,比我家里做的还好吃呢,你要不要尝尝。”


        

“我自小少吃这些。”郑瑛微微摇了摇头,拒绝了穆红裳的热情邀请。


        

“你不吃点心吗?”穆红裳大眼睛眨呀眨,似乎有些困惑的样子:“是不喜欢吗?”


        

“习惯而已。”郑瑛摇摇头,温和地答道。


        

郑瑛的回答似乎让穆红裳更不能理解的样子,她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不是不喜欢吃点心,为什么还会习惯不吃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