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郑瑛就这样站起来告辞要走,不过既然这个陌生人要走,穆铁衣和穆红裳肯定不会挽留,告别过后,郑瑛真的没多和穆家兄妹多说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倒真是有些像歇脚歇够了的样子。


        

并未与这个陌生人互通名姓的穆铁衣望着郑瑛消失在石子路上之后,才转回身,朝自家妹妹眨眨眼,开口问道:“红裳,那人是谁呀?”


        

“不知道呀。”穆铁衣没想到,自家妹妹居然真的摇摇头:“他没说,我没问,他也没问我姓甚名谁。”


        

并未自我介绍,也并未询问妹妹的出身来处?莫不是真的是路过?穆铁衣微微眯了眯眼,还是有那么一两分疑虑,他接着又仔仔细细地询问了那个陌生人在这里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穆红裳倒是很老实地有问必答,本来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嘛!但很显然,穆铁衣听到那一大串芙蓉、蔷薇、桂花糕、玫瑰饼之类不靠谱话题,显得更懵了。


        

他抬起头,一脸询问地望向安静地站在穆红裳身后的荷叶,荷叶立刻点点头,笑着答道:“二少爷,的确如小姐所说,那人与小姐就说了几句闲话而已,少爷过来的时候,小姐和他正在聊桂花糕和玫瑰饼。其实那人统共也没和小姐说几句话,大半时候,都是安静坐在一旁喝茶而已。”


        

“如此就好。”穆铁衣点点头,直接回头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后脑勺:“咱们也别在这里呆着了,回客院去,等下跟爹娘一起去坐席。”


        

“哦!”穆红裳很显然有些失望,她还以为花园的人渐渐少了,哥哥会带她再四处逛逛呢,不过穆红裳并没有抱怨,而是乖巧地站了起来,跟着哥哥一起回了客院。


        

果然如之前给穆红裳兄妹俩添茶的小丫鬟所说,这一日礼亲王府开宴并不早,接近午时,才有丫鬟匆匆来客院请安国公一家去坐席。


        

礼亲王寿辰大宴宾朋,并没有男女分宴,也不知开了多少桌席面,安国公一家子一路被带着去了玲珑楼对面的碧水阁。


        

碧水阁中的主席上自然坐着五皇子和六皇子,另外几个席面上,则坐着几位当朝权臣的家眷,以及几家地位颇为重要的宗亲。礼亲王夫妻和承恩郡王夫妻在碧水阁陪宴,其余礼亲王府诸人,则没资格入碧水阁。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虽然只是有数的几家人,但人数也不少,整个碧水阁热热闹闹的,因为是来拜寿,大家都一脸喜气洋洋,只有谢淑柔的脸色略显僵硬。


        

没错,谢淑柔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礼亲王府的碧水阁的确挺大的,但是这里有男主郑瑾、男配郑瑛、女主顾仪兰、恶毒女配一号她谢淑柔、恶毒女配二号李云筝,还有当朝首辅宰相林相一家子,另外还有一位举止有礼,长相俊秀的年轻人,看起来和男主和男配有几分熟稔的模样,谢淑柔听旁人称呼他为“荣康郡王”。


        

荣康郡王??那不是女主顾仪兰的前世渣男前夫嘛!!他怎么也混进来了,是还嫌不够乱嘛!!谢淑柔垂着脑袋,状似乖巧地跟在爹娘身后,实际上真想拔腿就跑。


        

不仅仅荣康郡王是麻烦,其实林相一家子也很让谢淑柔担心。林相夫妻,带着林家二爷夫妻,还有林二爷的嫡长子林之霆、嫡次女林明月。


        

林皓霆嘛,不用说,这种出身好、长得好、个性好、有本事有才情的好男人,就是个为女主大人准备的现成深情男配,他在原剧情中存在感虽然不强,但每次出现都是肝脑涂地为女主大人无私奉献。


        

而这位林明月目前十六岁,已经订亲了,不是未来恶毒女配中的一员,然而这其实也并不是啥好事。


        

因为林明月可不是原小说里的路人甲,而是个有名有姓的女配,虽然不是恶毒女配,却是她谢淑柔的死对头,书里的谢淑柔最后下场那么惨,跟林明月也不无关系。


        

林明月是戏份极少的配角,因此谢淑柔对关于她的细节印象并不深,她只记得林明月的相公是六皇子郑瑾的好友,具体是谁……忘了。不过忘了也无所谓,谢淑柔知道,林明月既然已经订亲,那订给谁了满京城都应该知道,回家随便一问就能问出来。


        

让谢淑柔犯愁的不是将来,而是现在。女主、男主、反派男配、深情男配、前世渣夫、恶毒女配一号,恶毒女配二号,再加上她的剧情死对头齐聚一堂,让谢淑柔觉得碧水阁这地方简直不能更危险,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可是……谢淑柔一边紧张,一边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原剧情中,顾仪兰与男主相遇是在这样一个场合吗?没有吧……


        

她记得其实是郑瑛先认识顾仪兰的,顾仪兰及笄的那一年,与家中姐妹结伴游湖赏春,遇到了化名谢璎的五皇子郑瑛。


        

俊男美女在湖畔相遇,当然场景很美很和谐,郑瑛对顾仪兰一见钟情,顾仪兰对俊美的郑瑛印象也不错。


        

不过女主大人是男主的,因此顾仪兰对于郑瑛的印象也只是不错而已,不过女主她妹妹顾仪竹就有点惨了,对郑瑛一见钟情,然后沦为恶毒女配。


        

说起来这个顾仪竹也是她谢淑柔的对头,想起这件事,谢淑柔就忍不住想翻白眼。可以理解,竞争目标都是五皇子郑瑛嘛!


        

至于男主郑瑾,谢淑柔清楚地记得,他们初见是在宫里,皇后娘娘亲自办的赏花宴,几乎将京中所有适龄的公子、小姐都请了去,像个官方相亲大会似的,郑瑾第一次见到顾仪兰就是在赏花宴。


        

所以到底是哪里不对?谢淑柔疑惑地皱起眉。为什么男主和女主是在这样的场合初次相见?跟原著里写的一点都不一样。


        

难不成是因为……女主和男主、反派男配之前虽然见过,但相互都没入对方的眼??所以赏花宴和游湖才算是初见??不能吧?!


        

谢淑柔暗暗瞥了一眼高坐在主宾位置上,像是发光体一样的兄弟俩,又暗暗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美得夺目的顾仪兰。这仨人都这么醒目,怎么可能忽视过去啊……